2005年7月14日 星期四

北美行(12)
分類:美國、西雅圖

西雅圖2
DSC06528
我坐在佛瑞蒙區(Fremont)的Still Life咖啡屋裡,喝著冰拿鐵咖啡,吃著手工製的香脆巧克力餅。周圍的顧客有的輕聲細語聊著天,有的默默地在角落閱讀。服務生的態度親切,宛如鄰家女孩。刷白漆的牆上掛著藝術畫作,大面的玻璃窗加上採光天窗,使得室內盈滿了柔和的自然光。看來厚重的木製桌子、板凳以及不成對的椅子隨性的佈置在室內,使室內瀰漫著一股輕鬆、隨性、慵懶的氣息。我的Lonely Planet上說這裡是西雅圖最棒的咖啡館之一。
西雅圖也是個酗咖啡的城市。

在羅馬,義大利人一早在咖啡店喝Espresso咖啡,總是拿起小杯子將那苦澀濃稠的咖啡快速一飲而盡,乾淨俐落不拖泥帶水。這對縱情個人享樂的義大利人來說,真是不可思議。我總覺得這是他們唯一一件做的最有效率的事。一早的咖啡像是某種神聖儀式,沒這麼做可能會壞了一天的規矩。而原諒我這麼說,事實上,這一天的規矩便是凡事大都沒什麼規矩。

在巴黎,街頭露天咖啡座一張張藤椅,一整排的小圓桌,男男女女擠著肩並肩坐在一塊兒。精緻的杯組內冒著蒸氣,我優雅地啜一口咖啡,沈醉於巴黎浪漫風情。巴黎的咖啡,代表的是花都的浪漫、品味、悠閒。對觀光客來說,或許咖啡好不好喝已無關緊要,重點是身在巴黎,是香榭大道,是塞納河,是花神、雙叟、丁香園,多少騷人墨客在這煙霧瀰漫的窄小空間中,一邊喝著左岸咖啡,一邊文思泉湧,振筆完成大作呢。這是在巴黎喝咖啡的感覺,獨一無二的浪漫感覺。

西雅圖街頭最常見的便是一間間的咖啡店,除了知名連鎖店如星巴克咖啡(Starbucks Coffee)、西雅圖極品咖啡(Seattle’s Best Coffee)、Tully’s Coffee之外,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小個性咖啡館。在西雅圖,Espresso雖然是義式咖啡,卻在西雅圖的眾多咖啡館發展出許許多多不同的口味。而這些咖啡館,除了連鎖咖啡店有一定的風格之外,其他的咖啡館都似乎有其獨特的個性。
西雅圖的咖啡,是西雅圖民眾生活的一部份。我的感覺是,這兒的咖啡館所販賣的不只是咖啡,不只是Espresso、Latte、Cappuccino、Caffee Mocha,而是生活態度,一種平凡、隨性自在又富個人風格的生活態度。

﹡ ﹡ ﹡ ﹡
DSC06564最後兩天,我把握所剩的時間,到聯合湖畔(Lake Union)看一看精美的船屋;在首都丘(Capital Hill)體驗這個城市狂放不羈的嬉皮風與另類文化;到綠湖公園(Green Lake)、瓦斯廠公園(Gas Works Park)享受片刻恬靜時光;走一趟安皇后區(Queen Anne),這兒除了寧適優雅的住宅環境讓人喜愛之外,凱瑞公園(Kerry Park)更可遙看的令人難忘的市中心美麗景致。佛瑞蒙區(Fremont)除了Still Life咖啡館之外,佛瑞蒙怪獸(Fremont Troll)和等車的人(Waiting for the Interurban)這兩件公共藝術的也讓人印象深刻。
DSC06476傍晚在餐廳又遇到李太太和她的三個兒女們。
「嗨,大衛。來一點螃蟹和蝦子吧。我煮了滿滿一盤,吃不完呢。」說罷她又去拿了個盤子,將幾隻螃蟹和蝦子放入盤中交給我。
「辣椒醬吃完了嗎?還要不要?千萬不要客氣唷。」
在西雅圖的日子,除了咖啡因,還有韓國辣椒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