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7日 星期四

三個你最喜歡的城市@串連之旅
分類:非關旅行

我最喜愛的六個城市
被點名了兩次,所以要寫六個最喜愛的城市。
這樣也好,因為只寫三個城市的選項實在讓我傷透腦筋,畢竟這世上有許多獨特又美麗的城市,就算是寫六個還是有許多遺珠之憾。
以下就是我的答案:

1.巴黎
我大概是中了浪漫「花都」之毒。雖然在那兒有過旅途上最讓人討厭的事發生,不過依然無損她在我心中的地位。巴黎,集所有美好形容詞於一身的城市,幾乎是浪漫、美麗、藝術、時尚、美食的具體呈現,是所有旅人一輩子必來朝聖一次的城市。

2.巴塞隆納
除了天才建築師高第幾個充滿浪漫曲線、詭異奇想創作的建築作品外,蘭布拉斯大道上幾乎日夜皆充滿不可思議的熱情、活力及歡笑,瀰漫著一股讓人興奮不已的氣氛。巴塞隆納是個令人興奮、瘋狂的城市!

3.紐約
「大蘋果」紐約就像是全世界的縮影,就是這樣獨一無二的特質與魅力,吸引著世界各地人們離鄉背井前來。一個代表著無窮可能性的城市,一個讓人打造夢想希望的城市。

4.伊斯坦堡
全世界唯一橫跨歐亞大陸的城市,位於東西方的交界,歷經許多不同文化的薰陶,充滿著許多的矛盾與衝突。老城素檀阿梅區裡瀰漫著古風,藍色清真寺和聖索菲雅大教堂美麗典雅。新城伊斯迪克拉爾路上充斥著世俗生活的感官刺激。伊斯坦堡她是個瀰漫著獨特氣味的城市。

5.舊金山
忙碌中又帶點悠閒的氣氛,迷霧中的金門大橋、熱鬧的漁人碼頭,高高低低的坡路和典雅的維多利亞式房屋,當然會讓我選擇這個城市最重要的還是一路充滿歡笑的叮噹纜車,我真是愛死了這交通工具。舊金山是美國西岸非常迷人、可愛的城市。

6.威尼斯
沒有車子的都市,水都威尼斯之所以吸引人,就是在於這些忽而明亮,忽而陰沈,忽而筆直開闊,忽而曲折狹窄的複雜水道、大大小小的橋和巷弄,在威尼斯獨特的迷離情境下,神秘、浪漫的令人著迷。在這兒迷路也讓人開心。

2005年10月23日 星期日

澳洲行(1)
分類:澳洲

雪梨(Sydney)
DSC07667
昨夜九點半抵達機場。領到行李之後,疲倦的我叫了計程車便直奔英皇十字區(Kings’ Cross)。
英皇十字區(Kings’ Cross)是雪梨的銷金窟。這兒早期原本是上流社會的社交場所,不過現在早已成為雅俗並存,紙醉金迷的歡場和不夜城。這兒充斥著牛肉場、舞廳、酒吧、俱樂部、咖啡廳以及各式各樣的餐館和旅館,有許多可以讓人沈溺的娛樂:色情、毒品、搖滾樂,當然也可以只是簡單的咖啡和熱騰騰的一頓餐點。就像是在阿姆斯特丹我選擇住在紅燈區一樣,待在這個區域,只是希望環境多點新鮮刺激而不會無聊罷了。我下榻的青年旅館在地鐵站附近的維多利亞街上。沒有花時間去認識一下這個南半球最大的娛樂及聲色區域,在溫熱夜色和閃爍霓虹中抵達雪梨的第一個夜晚,略感疲倦的我選擇待在臥房裡。通舖臥室裡竟然有台電視,床鋪下的幾個室友正在看電影台,我則斜倚在上舖,茫然盯著電視螢幕,然後在室友們全部外出尋歡後靜靜地睡著。

一早,我跨過倒在街上的空酒瓶,經過幾個渾身酒氣的中年醉漢和看來像是街頭小混混的年輕男子。路上迎面而來幾位中年女子,緊身衣、黑色迷你裙和網襪暴露出已經走樣的身材,臉上濃妝豔抹卻掩不住老態龍鍾,有一位還嘴裡叼著煙對著我大拋媚眼。這樣的過氣女郎,實在令我懷疑她們怎麼可能會有生意作。飢餓的我選擇走進大街上的麥當勞。

當我正低頭咬著嘴裡的漢堡時,一聲「fuck you!」讓我趕緊棄漢堡而抬起頭來,一位看來如我剛剛在街上所見,還在宿醉狀態下的過氣中年女郎正指著櫃臺小姐吼。
「fuck you!」讓我吃驚的是穿著麥當勞制服,看來如鄰家女孩的年輕小姐也不客氣地大聲回罵。
中年女子生氣地站起來,將手中的咖啡杯執向櫃臺,不過還沒飛到櫃臺咖啡便灑了一地。服務小姐並不示弱,雙手插著腰站在櫃臺後方,瞪大了雙眼。中年女子嘴裡唸唸有詞欲衝上前,卻被身旁兩位看來也是醉醺醺的中年男子拉住,然後在一連串的咒罵聲中她被拖了出去。

「賤人,我才不怕你!」服務小姐還氣沖沖吼著,趕緊跑出來注意情況的經理還在勸她。雖然身材纖細柔弱,但她鐵定是我看過最強悍的麥當勞小姐了。
雪梨,英皇十字區,一早便顯得不平靜。
DSC07665吃過早餐。我沿著威廉街(William St.)慢步前行。明亮的星期六早晨,路上少有人車,一切似乎還停留在一夜狂歡後的昏沈中,偶爾有霸道的車輛轟隆隆呼嘯而過。我一路走到學院街(Collage St.),然後右轉進入一片青翠綠蔭,沿著藝廊街(Art Gallery St.),我穿過這一大片公園。讓我訝異的是公園內有許多白色的野鸚鵡,牠們在樹梢上發出難聽又響亮的叫聲,在這一片寧靜安詳中顯的格外擾人。

我一直走到公園盡頭的麥奎爾夫人岬角(Mrs Macquraie Point)。在岬角的小丘上,眼前赫然出現一幅令人驚豔且迷人的城市美景:陽光燦爛,海鳥空中飛舞,渡輪在港灣裡來回穿梭,在波光瀲灩碧藍海上劃出一道道白色痕跡,矗立於海灣對面蔚藍港邊的是一個令人再熟悉不過的景象。只要提到雪梨,我想所有人們的印象一定都是雪梨歌劇院(Opera House)的形影。
DSC07671歌劇院是雪梨的地標和象徵。那幾片優美曲線的白色屋頂,彷彿是股滿風的風帆,在清亮的陽光下,顯的耀眼迷人。歌劇院後方則是橫跨雪梨港,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拱橋:雪梨港灣大橋(Sydney Harbour Bridge)。這山丘頂上的景色顯的如此完美無瑕,能夠細細品味這一幅賞心悅目的美景,才讓我有「我已經在雪梨」的感覺。我坐在丘頂的石頭上,眺望著藍天碧波的港灣景色並對此迷戀不已。

懷著愉快的心情,踏著石階走下小丘,沿著海灣邊的散步道而行。這是一條非常宜人的散步道,沿途除了有閃爍著水光的藍色港灣之外,還有景致優美的的公園,而雪梨市區新穎的辦公大樓就在綠樹和青翠的草地的另一頭閃閃生輝。我一路走到雪梨歌劇院的所在地班那隆岬(Bennelong Point)。
DSC07681我緩緩繞了雪梨歌劇院一圈,弧形屋頂的白色陶瓦在陽光下閃耀著,似乎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覺得動人。這座已有三十年歷史的建築,依舊美麗壯觀的讓人震撼,它能夠順利完成也真是個奇蹟。共歷時十六年,花了超出原本預算甚多的經費,令歷任政府頭痛,人事一波三折,甚至連設計建築師也在中途退出,不願在踏上澳洲土地。沒想到一九七三年落成之後,歌劇院竟成功的成為雪梨,甚至是代表澳洲的一個建築典範和符號。

2005年10月15日 星期六

紐西蘭Kiwi Experience青春巴士之旅(9)
分類:紐西蘭

DSC07646
翌日,我搭了小巴,和幾位伙伴同遊懷托摩岩洞(Waitomo Caves)。
懷托摩岩洞附近的石灰岩是二千五百萬年到四千萬年以前在溫暖狹窄的海洋底部形成,由貝類外殼、生物骨架、以及地底岩層因長年浸蝕剝落下來的碎片所組成。石灰岩長期遭日曬雨淋,被浸蝕風化形成現有的岩洞、峽谷、窪地、絕壁和倒懸的鐘乳石。岩洞中看起來黑暗無光什麼都沒有,實際上有許多生物在洞中生存,包含動物和植物。

這些岩洞又稱為螢火蟲洞(Glowworm Cave)。在這個佈滿鐘乳石的漆黑洞中,住著紐西蘭特有的螢火蟲。牠們是一種真菌類蚊蟲的幼蟲,外型很像一般的蚊子,這種螢火蟲需要特定的環境才能生存:首先是潮濕,要有充足的食物供應,其次是需要可以懸附的岩壁。牠們的身體會發出一種生物光,在黑暗中很容易吸引其他的小型昆蟲來成為牠們的食物。
DSC07628導遊首先開著小巴載我們到一處山坡。
「你們循著小徑走,我去準備些東西,然後會在山坡底下等大家。」他說。
我們爬過圓緩翠綠的山坡,天氣晴朗,空氣中有一股宜人的爽利。草坡上幾頭吃著草的綿羊在我們經過時紛紛抬起頭來望著,我們走在草坡上,穿過石塊和碎石堆,循著隱約小徑漸漸往下而行。幾個轉彎後,我們穿過生長在山谷中的林木和灌木叢,來到一個山洞,沒想到剛剛經過的野地,下方竟有一個深洞,還有一灣清溪潛流著。
DSC07629「注意你們的腳和頭,別撞上這些珍貴的自然遺產。」導遊提醒。
他要我們在進洞前先將頭上安全帽的小燈打開。在陰暗的空間中,大家在堆疊的岩塊之間,在幽暗晃動的微弱燈光下,小心翼翼地沿著洞邊緣的木平台前進。潮濕的洞內密佈著形狀各異的鐘乳石,形成詭異奇特的景觀。不久我們走到一艘繫於平台旁橡皮艇。待大夥兒一一上船後,導遊將固定在船身和木平台之間的繩索解開,我們開始漂流。導遊靠著固定在上方岩壁的繩索來控制橡皮艇的前進方向。我坐在船首,洞內幽暗的景象在眼前晃蕩著。我們緩慢地溯河而上,不久導遊要大家關起安全帽上的小燈,最後一絲微弱殘光都消失後,我們頓時陷入濃稠、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

倏地大家發出一聲驚嘆。就在我們上方,密佈著光點,宛如在闃暗夜空中一條由繁星串起的星河。無數的光點在黑暗中微微閃爍,彷彿在空中漂浮著,這迷幻景象讓我產生錯覺,感覺這些亮點好像離我們很近,我一伸手便可觸摸到一般。大家都被這如幻似真的奇妙景象所吸引而抬頭癡癡看著。洞內一片寂靜,除了潺潺流水聲之外,只聽到大夥兒嘴裡不斷發出的輕嘆。
DSC07652我們繼續駛向洞內,直到碰上一處小瀑布後停下。在導遊手電筒微弱的燈光照射下,大夥兒一一上岸坐在木頭板凳上,繼續體驗這幅只有在黑暗中才能欣賞到的獨特景象。
接著我們原路返回,又搖搖晃晃的駛向光亮。接近洞口時可以感覺到山洞外午後的陽光正在山谷間發出璀璨的笑容,我回頭又望了望深邃的洞中,除了從黑暗中泊泊流出的那一灣溪流和洞口附近的鐘乳石之外,什麼也看不到了。

翌日,道別了羅托魯瓦。整個漫長的午後,大巴士穿越了綠油油的鄉野。在天色轉為暗灰的傍晚,我結束了這十多天的旅程,回到奧克蘭。或許是因為剛結束這段紐西蘭之行,一路上亢奮的情緒在重回奧克蘭之後沈靜了下來。晚餐後我覺得疲憊,洗過澡後便鑽進被窩中。我平靜地度過在這個國家的最後一夜。

翌日。我把握上午在這兒最後的一段時間,在這個我前前後後待了近四天的城市大街上閒逛。下午,我在機場候機室的椅子上,闔上眼回想過去這十幾天來的「奇異體驗」(Kiwi Experience)之旅:美麗的水色山光,新鮮刺激的戶外活動,還有這段日子來陪伴左右同伴們的面孔。然後,帶著一絲複雜的情緒,我飛往這趟環球之旅最後一個國家。

2005年10月13日 星期四

講座
分類:非關旅行

V1492講座
阿鏗將在10月30日下午兩點於V1492進行講座
歡迎大家來捧場
謝謝
活動訊息
V1492旅行與閱讀俱樂部

2005年10月9日 星期日

紐西蘭Kiwi Experience青春巴士之旅(8)
分類:紐西蘭

DSC07485
回到奧克蘭之前,我抵達了北島中部的著名的旅遊度假勝地,也是毛利人文化中心的羅托魯瓦(Rotorua)。

入房後的下午,我走了趟青年旅館對面的公園(Kuirau Park)。公園內煙霧瀰漫,有著濃烈的硫磺味。這兒到處都是龜裂的土地,枯槁的樹木以及許多冒著蒸氣的泥漿和沸騰水塘。羅托魯瓦位於火山帶,座落在綿延約200公里的火山裂縫上,是個富藏地熱資源的城市。

除了地熱獨特景致,就像絕大多數的紐西蘭城市一樣,羅托魯瓦也有著令人愉悅的水色山光,市區一角是清澈的羅托魯瓦湖(Lake Rotorua),我花了點時間在那兒信步漫遊。白雲朵朵的晴朗天空下,成群的黑天鵝悠游湖上,人們沿著湖畔悠閒散步,湖對岸是綿延的淡綠色山巒,一切總是顯得平靜且美好。接著,在這樣一個寧靜的午後,我漫步走過這個城市大部分的角落。
傍晚回到旅館,然後照例在晚餐後窩進熱鬧又溫暖宜人的小酒吧中。
DSC07453利用停留在羅托魯瓦兩天半的時間,我參觀了羅托魯瓦附近著名的懷奧塔普地熱保留區(Waiotapu Thermal Wonderland)和懷托摩岩洞(Waitomo Caves)。

懷奧塔普地熱保留區內面積涵蓋約十八平方公里,是陶波火山地區地表層地熱活動最大的區域,保留區內目前有部分區域開放讓遊客參觀。諾克斯女士間歇泉(Lady Knox Geyser)每天早上固定十點十五分噴水。這麼準時?!沒錯,因為它是一個人工噴泉。所有遊客坐定之後,帶著麥克風的解說員便站在噴泉口旁向大家約略述說噴泉的歷史,隆起的噴泉口四周佈滿了雪白色的沈積物。解說員接著向洞口到了包肥皂粉,大家摒息以待,我隱隱約約聽到洞口下方傳來轟隆隆的悶響,像是逐漸沸騰的水正在地表下蠢蠢欲動。不一會兒,噴水口開始有液體夾雜著白色蒸氣溢出,接著泉水開始噴出,白色水柱越噴越高,在數公尺空中隨著風吹四散,前幾排的觀眾在驚叫中紛紛走避。
DSC07555結束了諾克斯女士間歇泉的參觀,接著我選擇了地熱保留區內一條最長的步行路線。沿途每個景點都被冠上特別的名詞,像「藝術家的調色盤」(Artist’s Palette)、「新娘面紗瀑布」(Bridal Veil Falls)、「彩虹口」(Rainbow Crater)、「硫磺山丘」(Sulphur Mounds)。另外也有描述一片詭異顏色以及滾燙猙獰、死氣沈沈如人間煉獄的景象,像是「惡魔的家」(Devil’s Home)、「惡魔的墨水瓶」(Devil’s Ink Pots)、「地獄之口」(Inferno Crater)、「惡魔泉」(Devil’s Bath)等。這個有著多變地形又煙霧瀰漫的獨特區域,有如自成一格的世界,藉著這一個個獨特景致展現它色彩變幻與特質。
DSC07598這兒終年瀰漫著白色蒸氣,蔓延著刺鼻的硫磺味,有滾燙泥沼和熱水池、噴著熱氣的詭異黃綠色澤火山口、深濃色澤的綠色湖泊以及有著奇異圖案線條的矽土梯形丘等。由於多種礦物質如硫磺、矽、氧化鐵、氧化錳、銻等作用,這個區域也呈現出繽紛的色彩:黃、白、綠、紅棕、紫、橙、黑色等。
最讓人驚豔莫過於香檳池(Champagne Pool),它是這個地熱保留區最大的熱泉。水溫高達攝氏74度,池面上總是煙霧瀰漫。池水中因富含許多不同的礦物質而呈現出迷人的色彩且有層次的色塊。白煙下的池水反射出黃綠色彩,淺水區的岩塊則是鮮豔的澄色,岸邊則為灰白色及淡黃色。
大自然的神奇作用如彩筆一揮,在這裡留下奇幻、瑰麗的色彩。

2005年10月3日 星期一

紐西蘭Kiwi Experience青春巴士之旅(7)
分類:紐西蘭

DSC07428
翌日,結束南島之行,從凱庫拉前往皮克頓(Picton)的途中發生了一段意外插曲。我們在一處停靠點休息後,竟然有個傢伙沒上車,而在巴士出發約半小時後,Jarrad才接到電話。
「fuck! fuck! fuck!」Jarrad講完手機後氣的連罵了好幾句。我從座椅上探頭出去看他,他氣的臉都漲紅了。
「有人沒上車你們剛剛怎麼不說?」Jarrad生氣地透過麥克風問我們。因為每次出發時,他總會問我們看看應該坐在身旁的同伴是否都在。車上原本愉快的氣氛變僵了,大家對這個問題沈默以對。幾秒鐘後,我身後傳來一句「Jarrad,對不起,我沒注意到,很抱歉。」

大巴士在只有雙線道的狹窄公路上很難迴轉,Jarrad又往前開了一陣子,才找到一處可以迴轉的空間。
「很抱歉我剛剛發脾氣,但以後真的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情。」Jarrad說。
「很抱歉,Jarrad。」身後又傳來一句回應。
終於順利接到人,也在中午抵達了皮克頓的碼頭並用餐。這次漏載旅客的事件算是沒有造成旅途上的大問題。下午渡輪緩緩駛離港口。三小時後,我們橫渡了庫克海峽(Cook Strait),抵達位於北島南端的紐西蘭首府:威靈頓〈Wellington〉。

又是個令人沮喪的陰雨天。因此在辦完入房手續之後,我不想出門,連威靈頓的資料都懶得拿出來看,索性待在房內發呆。後來我前往休憩廳,在那兒遇到這幾天來一直同車,來自加拿大的伊恩(Ian)和蜜雪兒(Michell)。剛從外頭回來的他們說,實在難以想像威靈頓這麼一個首都城市,七點半才入夜,外面就像死城一般。
「我們連想買個晚餐吃都找不到地方。」伊恩說。

這真的是在紐西蘭旅遊的小麻煩,夜晚你只能把時間耗在酒吧和少數還營業的餐廳,不會有其他活動了。和他們倆打了幾場撞球後,我在旅館附設的餐廳停止營業前點了一盤吃起來像嚼橡皮的奶油義大利麵。
我對威靈頓的印象就只剩這間位於街角的青年旅館了。
DSC07431翌日下午北上抵達陶波(Taupo)。一大早從威靈頓出發後,這一路上除了風景,沒什麼特別新鮮有趣的事發生。已經無聊了兩天的我,打從心底渴望獲得新刺激。我想起了加拿大洛磯山之行,東尼他們幾個人曾不畏寒冷跳了兩個湖。腦裡突然浮起一個念頭:不如我也下陶波湖(Lake Taupo)去游個泳。

換上泳褲,我從青年旅館一路跑步到陶波湖畔,接著在岸邊做了些暖身操熱身。在我眼前是紐西蘭北島最大的湖泊,廣闊的碧藍湖水跟海一樣,浪花一波波拍打著岸邊。
我將身上的衣褲脫下放在岸邊的椅子上,走向陶波湖。當雙腳踩進湖水裡時,刺骨冰寒的湖水讓我不禁倒抽了口氣。我忍著彎下腰來,雙手舀了些水往身上潑,湖水一上身又讓我哼了一聲,腦子裡開始想著是不是該打退堂鼓?
「既然來了就別退縮。」我心想。一咬牙,我整個人便往水裡跳。
那是一陣幾乎令人暈眩的透體冰涼,我彷彿全身被冰針扎著。
我奮力向前游了約二十公尺,然後轉身游回岸邊,接著再往湖裡游。我這麼來來回回游了幾趟,直到身體不再感到寒冷,而是一股清涼暢快的舒暢感覺。
DSC07432上了岸,湖畔涼風陣陣吹的我直打哆嗦。我趕緊用毛巾把身體擦乾,套上衣褲,再一路跑回青年旅館。頂著一頭濕淋淋頭髮的我,在進門時剛好碰上一位室友。
「怎麼回事?你去哪了?」他疑惑地看我問。
「我跳進陶波湖裡游泳。」我回答。
他睜大雙眼不可思議般地看著我,好像我是個外星生物。
「這個時候在陶波湖游泳?!你瘋了嗎?!」
或許吧。不過箇中滋味,沒有親身下去那冷冽的湖水中是很難體會的。

電視螢幕中一次猛烈的衝撞,身著深色衣服的球員將白衣的進攻一方成功地阻擋並壓倒在地。
「Yes!!」身旁一陣吶喊,我也忍不住用力握拳歡呼。

從陶波湖回來之後,我用溫暖舒服的熱水澡洗去了身上的寒意。到附近的小餐館吃了晚餐後,我走上位於青年旅館頂樓的酒吧。夜裡的酒吧正熱鬧,吧內滿滿的人興奮地盯著螢幕瞧,螢幕上紐西蘭、澳洲兩國的橄欖球隊正要開始進行一場比賽。無事可做又無處可去的我心想不如留下來看看比賽打發時間,我點了一大杯冰涼啤酒,擠在吧台邊。

我一直很喜愛看運動節目,尤其是球類比賽。歐美比較熱門的球類運動如棒球、籃球、足球、網球等我都愛看。以球類的相似度來說,我對美式足球的瞭解都比橄欖球(rugby)這項比賽來的多。我對橄欖球比賽所知有限,在台灣的體育新聞中也看過幾次國內的比賽,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就是一堆人在泥濘的賽場中,像打混仗般地搶一顆球。我一向認為戴上頭盔、穿上護具的美式足球比賽,四分衛和接球員精彩的傳接,跑鋒拿球後如疾風一般穿破敵陣的防守,其刺激程度和技巧性,遠比橄欖球比賽來的更有可看性。

不過隨著比賽的進行,或許是酒吧內熱烈的氣氛,也或許是第一次這麼專注地看橄欖球賽,我竟然深深地被吸引。我雖然不太懂這項運動的規則,不過這不打緊,只要盯著螢幕瞧,不久你就會被激烈的比賽過程感染而亢奮,如著魔般地又是瘋狂吶喊,又是捶胸嘆息。

隔著塔斯曼海的紐、澳兩國隊伍,如同宿敵世仇對戰一般殺紅了眼。各個身材精壯,虎背熊腰的球員們,在場中展開赤手空拳的肉搏戰。他們的身體就是最原始的武器,每一次激烈地推擠、衝撞及擒抱,雙方不少球員皆因對手的重擊而倒地,甚至掛彩流血。沒了頭盔和護具,讓這項比賽除技巧之外,更充滿原始的狂野暴力。光是看著電視螢幕,比賽的刺激與爆炸力已令人血脈噴張!

紐西蘭隊伍只要成功地推進,總是讓酒吧內歡聲雷動,大夥兒興奮地嘶吼,整間酒吧幾乎因此而沸騰!而每一次被對手痛擊倒地,大家總是表情痛苦發出「嗚?」的一聲。我想一般人如果被這些選手用如此激烈的方式衝撞,下場應該不會比在路上被車子撞好太多,這些選手簡直就是一部部的人肉坦克。

體驗了陶波湖冷冽的湖水之後,有幸能目睹一場令人熱血沸騰的橄欖球競賽。這次的橄欖球初體驗,唯一遺憾的是紐西蘭輸了。
只要是比賽,結果總有輸贏。但從比賽過程中,我知道這是真正男子漢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