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日 星期一

紐西蘭Kiwi Experience青春巴士之旅(7)
分類:紐西蘭

DSC07428
翌日,結束南島之行,從凱庫拉前往皮克頓(Picton)的途中發生了一段意外插曲。我們在一處停靠點休息後,竟然有個傢伙沒上車,而在巴士出發約半小時後,Jarrad才接到電話。
「fuck! fuck! fuck!」Jarrad講完手機後氣的連罵了好幾句。我從座椅上探頭出去看他,他氣的臉都漲紅了。
「有人沒上車你們剛剛怎麼不說?」Jarrad生氣地透過麥克風問我們。因為每次出發時,他總會問我們看看應該坐在身旁的同伴是否都在。車上原本愉快的氣氛變僵了,大家對這個問題沈默以對。幾秒鐘後,我身後傳來一句「Jarrad,對不起,我沒注意到,很抱歉。」

大巴士在只有雙線道的狹窄公路上很難迴轉,Jarrad又往前開了一陣子,才找到一處可以迴轉的空間。
「很抱歉我剛剛發脾氣,但以後真的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情。」Jarrad說。
「很抱歉,Jarrad。」身後又傳來一句回應。
終於順利接到人,也在中午抵達了皮克頓的碼頭並用餐。這次漏載旅客的事件算是沒有造成旅途上的大問題。下午渡輪緩緩駛離港口。三小時後,我們橫渡了庫克海峽(Cook Strait),抵達位於北島南端的紐西蘭首府:威靈頓〈Wellington〉。

又是個令人沮喪的陰雨天。因此在辦完入房手續之後,我不想出門,連威靈頓的資料都懶得拿出來看,索性待在房內發呆。後來我前往休憩廳,在那兒遇到這幾天來一直同車,來自加拿大的伊恩(Ian)和蜜雪兒(Michell)。剛從外頭回來的他們說,實在難以想像威靈頓這麼一個首都城市,七點半才入夜,外面就像死城一般。
「我們連想買個晚餐吃都找不到地方。」伊恩說。

這真的是在紐西蘭旅遊的小麻煩,夜晚你只能把時間耗在酒吧和少數還營業的餐廳,不會有其他活動了。和他們倆打了幾場撞球後,我在旅館附設的餐廳停止營業前點了一盤吃起來像嚼橡皮的奶油義大利麵。
我對威靈頓的印象就只剩這間位於街角的青年旅館了。
DSC07431翌日下午北上抵達陶波(Taupo)。一大早從威靈頓出發後,這一路上除了風景,沒什麼特別新鮮有趣的事發生。已經無聊了兩天的我,打從心底渴望獲得新刺激。我想起了加拿大洛磯山之行,東尼他們幾個人曾不畏寒冷跳了兩個湖。腦裡突然浮起一個念頭:不如我也下陶波湖(Lake Taupo)去游個泳。

換上泳褲,我從青年旅館一路跑步到陶波湖畔,接著在岸邊做了些暖身操熱身。在我眼前是紐西蘭北島最大的湖泊,廣闊的碧藍湖水跟海一樣,浪花一波波拍打著岸邊。
我將身上的衣褲脫下放在岸邊的椅子上,走向陶波湖。當雙腳踩進湖水裡時,刺骨冰寒的湖水讓我不禁倒抽了口氣。我忍著彎下腰來,雙手舀了些水往身上潑,湖水一上身又讓我哼了一聲,腦子裡開始想著是不是該打退堂鼓?
「既然來了就別退縮。」我心想。一咬牙,我整個人便往水裡跳。
那是一陣幾乎令人暈眩的透體冰涼,我彷彿全身被冰針扎著。
我奮力向前游了約二十公尺,然後轉身游回岸邊,接著再往湖裡游。我這麼來來回回游了幾趟,直到身體不再感到寒冷,而是一股清涼暢快的舒暢感覺。
DSC07432上了岸,湖畔涼風陣陣吹的我直打哆嗦。我趕緊用毛巾把身體擦乾,套上衣褲,再一路跑回青年旅館。頂著一頭濕淋淋頭髮的我,在進門時剛好碰上一位室友。
「怎麼回事?你去哪了?」他疑惑地看我問。
「我跳進陶波湖裡游泳。」我回答。
他睜大雙眼不可思議般地看著我,好像我是個外星生物。
「這個時候在陶波湖游泳?!你瘋了嗎?!」
或許吧。不過箇中滋味,沒有親身下去那冷冽的湖水中是很難體會的。

電視螢幕中一次猛烈的衝撞,身著深色衣服的球員將白衣的進攻一方成功地阻擋並壓倒在地。
「Yes!!」身旁一陣吶喊,我也忍不住用力握拳歡呼。

從陶波湖回來之後,我用溫暖舒服的熱水澡洗去了身上的寒意。到附近的小餐館吃了晚餐後,我走上位於青年旅館頂樓的酒吧。夜裡的酒吧正熱鬧,吧內滿滿的人興奮地盯著螢幕瞧,螢幕上紐西蘭、澳洲兩國的橄欖球隊正要開始進行一場比賽。無事可做又無處可去的我心想不如留下來看看比賽打發時間,我點了一大杯冰涼啤酒,擠在吧台邊。

我一直很喜愛看運動節目,尤其是球類比賽。歐美比較熱門的球類運動如棒球、籃球、足球、網球等我都愛看。以球類的相似度來說,我對美式足球的瞭解都比橄欖球(rugby)這項比賽來的多。我對橄欖球比賽所知有限,在台灣的體育新聞中也看過幾次國內的比賽,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就是一堆人在泥濘的賽場中,像打混仗般地搶一顆球。我一向認為戴上頭盔、穿上護具的美式足球比賽,四分衛和接球員精彩的傳接,跑鋒拿球後如疾風一般穿破敵陣的防守,其刺激程度和技巧性,遠比橄欖球比賽來的更有可看性。

不過隨著比賽的進行,或許是酒吧內熱烈的氣氛,也或許是第一次這麼專注地看橄欖球賽,我竟然深深地被吸引。我雖然不太懂這項運動的規則,不過這不打緊,只要盯著螢幕瞧,不久你就會被激烈的比賽過程感染而亢奮,如著魔般地又是瘋狂吶喊,又是捶胸嘆息。

隔著塔斯曼海的紐、澳兩國隊伍,如同宿敵世仇對戰一般殺紅了眼。各個身材精壯,虎背熊腰的球員們,在場中展開赤手空拳的肉搏戰。他們的身體就是最原始的武器,每一次激烈地推擠、衝撞及擒抱,雙方不少球員皆因對手的重擊而倒地,甚至掛彩流血。沒了頭盔和護具,讓這項比賽除技巧之外,更充滿原始的狂野暴力。光是看著電視螢幕,比賽的刺激與爆炸力已令人血脈噴張!

紐西蘭隊伍只要成功地推進,總是讓酒吧內歡聲雷動,大夥兒興奮地嘶吼,整間酒吧幾乎因此而沸騰!而每一次被對手痛擊倒地,大家總是表情痛苦發出「嗚?」的一聲。我想一般人如果被這些選手用如此激烈的方式衝撞,下場應該不會比在路上被車子撞好太多,這些選手簡直就是一部部的人肉坦克。

體驗了陶波湖冷冽的湖水之後,有幸能目睹一場令人熱血沸騰的橄欖球競賽。這次的橄欖球初體驗,唯一遺憾的是紐西蘭輸了。
只要是比賽,結果總有輸贏。但從比賽過程中,我知道這是真正男子漢的戰爭。

4 則留言:

Sarah Chen 提到...

從雪那裡找到這裡 (我也住在洛杉磯)
慢慢消化你的遊記中 Hajimemashite

阿鏗 提到...

to Sarah

嗨,歡迎光臨
我想你應該會花一點時間消化吧

最後一句是日文吧?

?迎春 提到...

你好阿鏗
我是中國杭州休閒雜誌社的編輯
非常,非常愛你的照片和遊記
不知可否向你約稿呢
可回我郵件:silver03@263.net
或加我的MSN
silverkokoro@hotmail.com

阿鏗 提到...

to迎春編輯

歡迎光臨
謝謝你的喜愛
不知道你想要我寫的稿子是什麼樣的
msn上再說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