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3日 星期日

澳洲行(1)
分類:澳洲

雪梨(Sydney)
DSC07667
昨夜九點半抵達機場。領到行李之後,疲倦的我叫了計程車便直奔英皇十字區(Kings’ Cross)。
英皇十字區(Kings’ Cross)是雪梨的銷金窟。這兒早期原本是上流社會的社交場所,不過現在早已成為雅俗並存,紙醉金迷的歡場和不夜城。這兒充斥著牛肉場、舞廳、酒吧、俱樂部、咖啡廳以及各式各樣的餐館和旅館,有許多可以讓人沈溺的娛樂:色情、毒品、搖滾樂,當然也可以只是簡單的咖啡和熱騰騰的一頓餐點。就像是在阿姆斯特丹我選擇住在紅燈區一樣,待在這個區域,只是希望環境多點新鮮刺激而不會無聊罷了。我下榻的青年旅館在地鐵站附近的維多利亞街上。沒有花時間去認識一下這個南半球最大的娛樂及聲色區域,在溫熱夜色和閃爍霓虹中抵達雪梨的第一個夜晚,略感疲倦的我選擇待在臥房裡。通舖臥室裡竟然有台電視,床鋪下的幾個室友正在看電影台,我則斜倚在上舖,茫然盯著電視螢幕,然後在室友們全部外出尋歡後靜靜地睡著。

一早,我跨過倒在街上的空酒瓶,經過幾個渾身酒氣的中年醉漢和看來像是街頭小混混的年輕男子。路上迎面而來幾位中年女子,緊身衣、黑色迷你裙和網襪暴露出已經走樣的身材,臉上濃妝豔抹卻掩不住老態龍鍾,有一位還嘴裡叼著煙對著我大拋媚眼。這樣的過氣女郎,實在令我懷疑她們怎麼可能會有生意作。飢餓的我選擇走進大街上的麥當勞。

當我正低頭咬著嘴裡的漢堡時,一聲「fuck you!」讓我趕緊棄漢堡而抬起頭來,一位看來如我剛剛在街上所見,還在宿醉狀態下的過氣中年女郎正指著櫃臺小姐吼。
「fuck you!」讓我吃驚的是穿著麥當勞制服,看來如鄰家女孩的年輕小姐也不客氣地大聲回罵。
中年女子生氣地站起來,將手中的咖啡杯執向櫃臺,不過還沒飛到櫃臺咖啡便灑了一地。服務小姐並不示弱,雙手插著腰站在櫃臺後方,瞪大了雙眼。中年女子嘴裡唸唸有詞欲衝上前,卻被身旁兩位看來也是醉醺醺的中年男子拉住,然後在一連串的咒罵聲中她被拖了出去。

「賤人,我才不怕你!」服務小姐還氣沖沖吼著,趕緊跑出來注意情況的經理還在勸她。雖然身材纖細柔弱,但她鐵定是我看過最強悍的麥當勞小姐了。
雪梨,英皇十字區,一早便顯得不平靜。
DSC07665吃過早餐。我沿著威廉街(William St.)慢步前行。明亮的星期六早晨,路上少有人車,一切似乎還停留在一夜狂歡後的昏沈中,偶爾有霸道的車輛轟隆隆呼嘯而過。我一路走到學院街(Collage St.),然後右轉進入一片青翠綠蔭,沿著藝廊街(Art Gallery St.),我穿過這一大片公園。讓我訝異的是公園內有許多白色的野鸚鵡,牠們在樹梢上發出難聽又響亮的叫聲,在這一片寧靜安詳中顯的格外擾人。

我一直走到公園盡頭的麥奎爾夫人岬角(Mrs Macquraie Point)。在岬角的小丘上,眼前赫然出現一幅令人驚豔且迷人的城市美景:陽光燦爛,海鳥空中飛舞,渡輪在港灣裡來回穿梭,在波光瀲灩碧藍海上劃出一道道白色痕跡,矗立於海灣對面蔚藍港邊的是一個令人再熟悉不過的景象。只要提到雪梨,我想所有人們的印象一定都是雪梨歌劇院(Opera House)的形影。
DSC07671歌劇院是雪梨的地標和象徵。那幾片優美曲線的白色屋頂,彷彿是股滿風的風帆,在清亮的陽光下,顯的耀眼迷人。歌劇院後方則是橫跨雪梨港,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拱橋:雪梨港灣大橋(Sydney Harbour Bridge)。這山丘頂上的景色顯的如此完美無瑕,能夠細細品味這一幅賞心悅目的美景,才讓我有「我已經在雪梨」的感覺。我坐在丘頂的石頭上,眺望著藍天碧波的港灣景色並對此迷戀不已。

懷著愉快的心情,踏著石階走下小丘,沿著海灣邊的散步道而行。這是一條非常宜人的散步道,沿途除了有閃爍著水光的藍色港灣之外,還有景致優美的的公園,而雪梨市區新穎的辦公大樓就在綠樹和青翠的草地的另一頭閃閃生輝。我一路走到雪梨歌劇院的所在地班那隆岬(Bennelong Point)。
DSC07681我緩緩繞了雪梨歌劇院一圈,弧形屋頂的白色陶瓦在陽光下閃耀著,似乎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覺得動人。這座已有三十年歷史的建築,依舊美麗壯觀的讓人震撼,它能夠順利完成也真是個奇蹟。共歷時十六年,花了超出原本預算甚多的經費,令歷任政府頭痛,人事一波三折,甚至連設計建築師也在中途退出,不願在踏上澳洲土地。沒想到一九七三年落成之後,歌劇院竟成功的成為雪梨,甚至是代表澳洲的一個建築典範和符號。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你去雪梨時,有搭渡輪到附近的Manly Wharf嗎?那兒宛如置身美國的夏威夷喔!

阿鏗 提到...

hi
當然有阿
雪梨幾處海灘我都去了
感覺很不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