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24日 星期日

北美行(14)
分類:加拿大、溫哥華

溫哥華2
我坐在怡臻的深藍色小轎車中,眼前掠過的是街燈一圈圈鵝黃光暈,和屬於溫哥華星期五晚上的溫熱夜色:餐廳外的露天座位坐滿了人,酒吧外閃爍的霓虹燈下滿是準備狂歡的年輕男女。
怡臻是我唸書時所認識的朋友,她算是小留學生,國中就來到加拿大,現在已經唸大學了。幾年來我們一直保持聯絡,在她幾次回台灣時也碰過了面。和老婦人安(Ann)定下了晚餐之約後,我接著打電話給她。
「哥哥,你住哪?我處理一些事情,晚一點去找你。」
她略顯稚嫩的聲音在話筒那端說著。我們約了時間後,我掛上電話,漫無目的在溫哥華市中心幾條熱鬧的街道信步閒逛。

我們在市區繞了繞後,她帶我來到一家名為因巧克力而死(Death by Chocolate),這是專賣巧克力甜點的點心店。我們就座後享用著甜蜜可口的點心並好好寒暄。我聊著起旅行上的種種,還有一些過去共同的朋友,也聽著怡臻述說她的留學生活,以及我過去從不知道,她在這兒生活上一些有趣的點滴以及私人的小秘密。我們一直聊的很起勁。直到午夜,怡臻才開車送我回青年旅館。
DSC06604接著三天,我就拿著旅遊指南,隨性地在市區內四處走看。加拿大廣場(Canada Place)、蓋斯鎮(Gastown)、耶魯鎮(Yaletown)、中國城、卑詩省大學(UBC)、人類學博物館(Museum of Anthropology)、北溫的隆黛爾碼頭公共市場(Lonsdale Quay Market)、格蘭佛島(Granville Island)等等。

走在街頭,我偶爾感到淡淡的失落。我並不是對溫哥華失望,老實說依山傍海,有著優美市景的溫哥華的確是個很不錯的城市。我的失落感來自於「異國情調」的喪失。
或許來到北美後,我走的不夠遠不夠邊陲,加上選擇的停靠點都是幾個大都市,看多了所謂「現代都市」或「現代文明」。城市,對我而言已經快喪失了那種因空間移異所帶來的強烈視覺刺激的陌生感、不確定感和新鮮感。這種跨越邊境的浪漫異想,在城市中心內可預期的,並且大量繁殖的筆直街道、高樓、購物中心和連鎖店等標準面貌中似乎沒有存在的空間。或許我需要暫時遠離都市,走一趟北美大山大水的風光。
不過依過去旅途上的經驗,一出了城市外,體驗了天高地闊的秀麗景致之後,我便開始懷念起城市的便利性和舒適,以及附帶的污染空氣和令人討厭的人車喧囂聲。這或許是我這麼一個在都會生活了近三十年,早已習慣大都市的一切,一位十足城市人不可擺脫的宿命。

雖然沒有從城市中獲得新刺激,不過在這兒確有友誼的溫暖。
星期天傍晚,怡臻載著我到她所居住的本那比(Burnaby)地區的日本料理店去狠狠地大快朵頤一番。
或許老闆和主廚都是日本人的緣故,店裡的顧客幾乎都是亞洲面孔,絕大部分也都是日本人。這讓我想起了台北市林森北路附近的幾家日本人開的料理店。店內的口味越是道地,越能吸引日本顧客來消費。
「哥哥你多吃點!難得來一趟,不要客氣喔!」怡臻每隔幾分鐘便催促我趕緊用餐。怡臻點的菜色很豐盛,有鮮美的生魚片、熱騰騰的鐵板牛肉、香滑的鰻魚飯、以及焗烤海鮮。我拼命地吃,嘴巴和手幾乎沒停過。
晚餐後,怡臻帶我去了趟本那比山,參觀她就讀的賽門菲沙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然後再回到溫哥華市區吃冰淇淋。

星期一,我和安約了下午六點見面。我提早了約一小時抵達,逛了逛濱海的散步道,坐在沙灘上看看海景以及運動的人們。安住在海灘大道(Beach Ave.)1011號,一幢三十一層樓的住宅大廈。我準時按了門鈴,一走出電梯,安已經在十一樓的走道上等著。
「好久不見,大衛。」我們很自然地張開雙臂互相擁抱。
「先進來再說。另一個大衛和他女友等一會兒就來。」
Ann安一個人獨居在這兒。以米色和白色為基調的室內顯的乾淨典雅。起居室旁是餐廳、方形的餐桌上擺了四套餐具。餐桌旁的落地窗外有個對著迷人海景的陽台。
安的兒子大衛和他女友凱倫約五分鐘後到達。安向他們倆簡單介紹了當初我們的相遇。安說她準備了一些傳統加拿大晚餐讓我嚐嚐,接著香噴噴的烤牛肉、馬鈴薯泥、肉醬汁、花椰菜被端上餐桌。
「我們邊吃邊聊吧。」安說。

餐桌上的氣氛當然是極其愉快。讓我感覺我不像是個外人,而是安一個相識多年的老朋友。回想起來,其實我們在雅典的餐廳中並沒有太多的交談,但這位老太太卻親切地留下聯絡方式。或許她對我這位和她兒子同名,年紀相若的旅人有著莫名的親切感。
人和人的相遇就是這麼奇妙。在旅途上身邊來來去去的旅人,就算是同住一個房間的室友,雖然總會說說話,但從旅途上的萍水相逢,到變成能在友誼上有更進一步發展,這樣的事情,還真是有「緣份」的意味存在,完全勉強不來的。
其實,在這麼一段長時間的旅行之後,我逐漸發現,對於旅遊書上所介紹的觀光點,我越來越覺得看不看都無所謂。我反而更期盼和這些旅途中所相遇友人彼此的互動和交流。我甚至可以這麼說,除了自己的堅持之外,旅途上這些朋友們的親切關懷更是這一路上我能夠持續地走下去的一大助力。
晚餐後安的兒子大衛和凱倫有事先離開。我則繼續留下來和安聊到八點半。當我要離開時安抱了抱我。
「大衛,保重。希望你剩下的旅程也非常愉快。」

6 則留言:

提到...

我聽說溫哥華比LA還誇張的多台灣人呢!

阿鏗 提到...

不只是台灣人
亞洲人都很多??

匿名 提到...

我有send mail 到你Yahoo 信箱, 有收到嗎? cindy

匿名 提到...

花了一整天的時間...
看了自出發到 7/24 的這一篇...
心情隨著一篇篇的文章起起伏伏...
心也隨著飄到了筆者走過的地方...
真是充實的一天...
很開心!!

還好今天的工作不多,
否則可能要留下來加班呢..
呵呵...

Maureen

阿鏗 提到...

to Maureen
一次看完?!
給你拍拍手!
很高興你看了開心

匿名 提到...

溫哥華 很舒服的城市 難怪移民很多 亞洲移民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