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5日 星期一

澳洲行(5)
分類:澳洲

黃宜棻
離開雪梨之前,某晚我和宜棻又在她位於北雪梨的Macquarie大學碰了一次面,我們到學校附近學生常去的熱鬧酒吧,在學生宿舍的交誼廳和她同學打撞球,然後我在她宿舍舖著軟墊的地板上過了一夜。

如同紐西蘭的奇異體驗(Kiwi Experience)巴士一樣,澳洲的稱為歐茲體驗(OZ Experience,澳洲大陸被簡稱為歐茲)。我搭上綠色的大巴士,而這一趟短暫的三天兩夜歐茲巴士之旅。

巴士從雪梨啟程後沿著東海岸的公路而下,我們在凱亞瑪(Kiama)、烏拉都那(Ulladulla)做短暫的停留與用餐。我一直以為今天就是個單純看東岸風景的旅程,並不會無聊,但就是有那麼點平淡,不過在午餐後情況有了改變。
午後我們抵達佩布利海灘(Pebbly Beach)。佩布利海灘位於姆拉瑪蘭國家公園(Murramarang National Park)內,有著一大片柔軟的白沙灘、優美的自然風光和閒散寧適的氣氛,是個適合水上活動、釣魚以及露營的區域。不過,最令我驚奇的是這兒成群的野生袋鼠。佩布利海灘這附近許多住家的前後院總有許多大大小小的野生袋鼠蹦蹦跳跳,初見這景象時真讓我目瞪口呆嘖嘖稱奇,感覺好像這些袋鼠才是這兒的主要居民。如果這時有一隻袋鼠從屋內開了門跳出來,我想我也不會覺得太意外。

這些野生袋鼠並不怕人,有些甚至當你對牠輕聲召喚時,牠還會拖著長長的尾巴慢慢地跳過來。最可愛的當然是袋鼠寶寶,當牠從母袋鼠腹部袋中探出頭來,睜著大眼四處瞧時,模樣可真是惹人憐愛。
對生活在這兒的居民來說,這些在住家附近自由活動的袋鼠們已經是生活的一部份,一定早就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但對我這麼一個觀光客來說,能夠和這些野生袋鼠這麼近距離接觸,比起在動物園裡,更是令人興奮!真是既新鮮又有趣的經驗!
DSC07804今天的第二個驚奇,算不上有趣,它是今晚我們將停留的城市,澳洲的首都:坎培拉(Canberra)。
進入坎培拉市區前,巴士先駛上了市區近郊的山丘頂。我們先在這兒下車鳥瞰坎培拉市景。山丘底下除了幾棟地標性的建築物外,所有的一切幾乎被一片綠海所覆蓋。巴士在傍晚緩緩駛進了坎培拉市區,我們僅在幾個著名的景點短暫停留:國會大廈(Parliament Houses)、戰爭紀念博物館(War Memorial Museum)、大使館區等等。無可否認,這的確是座市容優美的城市,市區內林木蓊鬱,綠意盎然的像座超大公園一般。但詭異的是,作為首都城市,它竟是如此缺乏人氣和活力。我幾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當巴士在市區裡繞行時,除了偶爾見到在馬路上慢慢滑行的車輛之外,一共就只看到兩個人在路上走路,就只有兩個人喔!整個城市寧靜到不可思議!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只有兩個人在街上走路的城市會像是個一個國家的首都嗎?

坎培拉是當初為解決雪梨與墨爾本的首都之爭而刻意設計出來的人工都市,座落在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南部一處偏僻又廣大的農業區。坎培拉對外交通不便,沒有鐵路經過,距離連接雪梨和墨爾本之間的主要道路修姆公路(Hume Highway)也還有一大段距離。
這個城市被審慎地規劃和控制,由於它並非因商業目的而建立,因此市區內幾乎看不到那種商業區略顯雜亂的都市景觀。這個城市整齊乾淨的不可思議,到處是美麗的圓環、林蔭大道、修剪的整整齊齊的綠地和綠籬,城市中央還有一座超大人工湖泊,簡直就是個花園城市的最佳典範了。令人疑惑的是,人都到哪兒去了?

晚餐後我到青年旅館外逛逛,但不到十五分鐘我便放棄了這無聊的行為而回到青年旅館地下室的酒吧,因為一路上我根本不見半點人影。
坎培拉對我來說,是個奇異的城市,像個空盪的場景,一個美麗卻缺乏「血肉」的城市。

艾迪絲的信
次日上午,我們展開另一段漫長的巴士之旅。途中除了在Cooma、Cann River有兩次短暫的停留,以及下車進行一小段雨林健行之外,多數的時間,大夥兒都在巴士上看錄影帶。而我,幾乎都在巴士上打盹,在路途之中睡睡醒醒。最後我們抵達Gelantipy,下榻在周圍一片灌木林環繞,荒野中的Karoonda Park YHA青年旅館。

我上網時收到德國婦人艾迪絲的來信。
「親愛的大衛:
旅程還愉快嗎?多麼一段令人羨慕的旅程,已經到最後一個國家了嗎?這段即將結束的漫長旅程,對你而言最特別或最重要的經歷是什麼呢?
我們什麼時候會再見面呢?未來我會再次造訪台灣,我希望來參加你的婚禮,也看看玉山。時間是何時呢?別讓我等太久喔。
愛 艾迪絲」

每一次在螢幕上看到這些旅途上結識的國外友人來信,總是讓我開心,總是再度勾起我旅途上片片斷斷美好的回憶。但這封信,在欣喜之中,也讓我多了些淡淡的哀傷。每一趟旅程都有終點,而我正一步步接近這趟旅程的終點。

打了電話給蓋兒和羅斯,告訴他們我將在明天抵達墨爾本並約了碰面的時間和地點。
「大衛,我們希望盡快看到你。到時候見囉。」蓋兒在電話那頭說著。
掛上電話,我步出青年旅館。空氣清冷,點點群星在夜空中閃耀。周圍一片漆黑中除了微微的蟲鳴,一片闃靜。

「大衛,這段即將結束的漫長旅程,對你而言最特別或最重要的經歷是什麼呢?」方才艾迪絲信中的這句話一直縈繞在我腦中。
回顧這趟環球之旅的點點滴滴,最令人難忘的是一幅幅如畫般的風光?還是一次次令人難忘的刺激活動?
我想,最讓我細細回味的,是旅途上所認識的朋友。旅程中每一次短暫的相遇都是一次美好的邂逅,或許其中多數可能是一輩子都不會再碰面,但他們卻真真實實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份。他們是這趟旅行中我所獲得最重要的珍寶,讓我對這趟旅更程刻骨銘心。

翌日搭上巴士繼續趕路。下午五點,巴士在位於聖科達路(St Kilda Rd.)上的維多利亞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前緩緩停下。我終於抵達這趟旅程中的最後一個陌生城市墨爾本(Melbourn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