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20日 星期一

北美行(3)
分類:美國、紐約

紐約生活3
DSC04867翌晨。已經接近八點,而我還在廚房悠閒地炒個火腿蛋,倒了一杯柳橙汁,將土司抹上甜蜜的楓糖醬。旅行中我的起床時間極為規律,或許是捨不得把時間花在睡覺上。過去在青年旅館,每天總是在滿屋子的規律呼吸聲或鼾聲中,我總是準時六點半醒來,輕手輕腳地下床,梳洗更衣,用完早餐後便外出遊蕩。不過我決定在紐約多留個幾天後,時間感覺上倒像是變多了。雖然一如以往,我總是一大早便起床,但卻不用急著出門。接著一連幾天的早晨,我總是悠閒地待在屋內,看看旅遊資料,或和孟依到隔壁樓阿禎宿舍去聊天串串門子。

被英國感冒折騰了好幾天的身體,終於在孟依煮了一壺熱薑湯給我喝之後痊癒。如同在劍橋的怡光學長,這些原本就認識的朋友,他們的親切照顧讓我感動。而對於那些旅途上只是萍水相逢,也對我伸出友誼之手的外國友人,更讓我這孤獨的旅者覺得自己的幸運。
孟依的室友怡珊回來了,因此孟依回她的床睡,而我則改睡沙發。近一星期,孟依有空便和我一起同行,若她有自己的事要處理,我便自個兒出門到曼哈頓四處逛逛,有時怡珊也和我們一起外出。
我參觀了自由女神像(Statue of Liberty)、愛麗斯島(Ellis Island)上的移民博物館(Immigration Museum)、上東區的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以及位於哈林區(Harlem)華盛頓高地(Washington Heights)的修道院博物館(The Cloisters)。
DSC05026我踏上浮靡奢華、光鮮亮麗、人潮熙來攘往的第五大道(The Fifth Av.)和洛克斐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到下曼哈頓(Lower Manhattan)的金融區,逛逛著名的華爾街(Wall Street)、紐約證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九一一攻擊事件後的世貿大樓遺址、熱鬧的南街海港(South Street Seaport)以及砲台公園(Battery Park)。
DSC04810我在時代廣場(Time Square)對著那些大樓外令人眼花撩亂的巨型電子廣告招牌發出驚嘆;到性鮮明的蘇活區(Soho),逛逛琳瑯滿目的個性商店、藝廊和別具特色的鑄鐵建築群。或者躲開了喧囂雜沓,在寬敞明亮的Barnes & Noble連鎖書店尋找一段安靜的午後時光。


DSC05049走一趟布魯克林大橋(Brooklyn Bridge),在橋上的高架人行道體驗了令人難忘的獨特景觀。到聯合國(United Nations)大樓,在導遊帶領下參觀各理事會廳。
在林肯藝術中心(Lincoln Center)旁的丹姆羅許公園(Damrosch Park)以及紐約公共圖書館後側的布萊恩公園(Bryant Park),欣賞免費的夏日音樂會。在東村(East Village)的酒吧,以及位於東27街大樓地下室的Jazz Standard各聆聽了一場爵士演奏。和孟依及她的韓國朋友去了一趟位於小韓國享受一頓韓式料理,像匆忙的紐約客一樣來一份街頭攤子上的熱狗麵包,到西23街的Krispy Kreme品嚐一下各式各樣可口的甜甜圈,或是又回中國城尋找我懷念的家鄉菜。
DSC05124這些過去從書報、雜誌、電視、電影所擷取到的片段紐約印象,就這麼生動鮮明地在我眼前一幕幕展開。我總是比較隨性地一條街一條街走,一棟樓一棟樓的看,走累了就找個陰涼處休息或鑽進地鐵站搭地鐵。這樣的步調,和過去比較不同,我不太像個旅者,倒像個開始累積紐約生活經驗的紐約新鮮人。

DSC04712比起上頭曼哈頓的花花世界,這幾天來地下的紐約我也見識了不少。紐約絕大多數的地鐵站內都是悶熱、擁擠、髒亂、老舊。街頭藝人的樂聲歌聲,伴隨著列車駛進來時發出尖銳的嘰嘰嘎嘎聲,有西裝筆挺的上班族,也有衣衫襤褸的乞丐和和似乎帶著全副家當的遊民。顛頗搖晃的車廂內,有著各種膚色、各種打扮的乘客,絕大多數只是眼光平視前方,視線停留在虛無空氣中的某一點。街頭藝人或行乞者或許會讓人的眼光暫時投注,但多數紐約客依舊表情木然、視而不見。
這或許是大城市裡居民慣有的態度,不過在紐約似乎更加冷漠。

爭吵
一早到附近的希臘餐館(Greek Diners)用完早餐後,孟依便和我一起出發前往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
十點多抵達之後,我們一直在耶魯校園內逛著,看到不錯的建築物便進去參觀,中午在附近的小餐館吃午餐,下午我們則看了大師路易斯康(Louis Kahn)的幾個作品。近五點時結束了今天的行程。

「走吧,我們走路回火車站。」我提議。
「我想坐公車。」孟依說。
「天色還未暗,早上我們從火車站過來,坐不到五分鐘就下車了,距離這麼近,走路就好啦。」
「我不想,為什麼一定要走路?這樣很危險。」
「天還這麼亮,有什麼好怕的?」我回應。
「你很奇怪,我就跟你說走路危險,你看路上都沒什麼人。」她開始有些怒意。
「你才奇怪,不想走就說,天都沒黑哪會有危險?坐公車就坐公車,走阿,那就坐公車。」我看她有些怒意,我口氣也開始有點衝。
孟依瞪了我一眼,氣的快步往公車站牌去。我也由的她一個人走在前面。
「這樣也要生氣,女人真奇怪。」我嘀咕著。

「生氣啦?就已經答應你坐公車了,還要生氣。」在公車候車亭時我還是先開口了。
「……」
「不要這樣子好不好?」
「我不想跟你說話。」她冷冷地說。
上了車後,孟依一直嘟著嘴,一句話都不說。老實說我實在不想為了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跟她鬧的不愉快,但看她還在氣頭上,我索性也不說話。
下了車,「你買你自己的票就好。」說完她逕自走進火車站大廳。
買完票後我坐回她身旁,我想再繼續這樣僵下去也不是辦法。
「對不起。」我說,「不要再生氣了好不好?我道歉。」
「你很不體貼。」她說著,淚珠順著臉龐滑落。「你現在又不是一個人旅行,總要考慮一下別人吧。」她抱怨著。
這句話狠狠地敲了我腦袋一記。
「對不起,不要哭了。」我趕緊從背包拿出面紙遞上,實在沒想到只是選擇走路或坐公車會搞成這個情況。
孟依終於在我不斷道歉之後止住了淚水。
「算了。」她說。

我是否真的因為一個人旅行慣了,只在乎自己的喜好和自由,而不在乎別人的感覺?是覺得對任何情況都應付的來的自信?還是開始對任何事情的感覺變的無所謂與麻木?一個人的長途旅行給了我自身深處改變嗎?
這一路上回紐約,我們之間話不多,氣氛也因之前的不愉快而顯的凝重。

11 則留言:

提到...

她累了。走了這麼一整天,應該是累壞了吧。

Nelson 提到...

'Southstreet Seaport"
這張照片~又深深地打拜我
這是我最常去的地方
最常在吃飽飯時散步的地方
(對不起吼~好像和上面的情緒不太合)

阿鏗 提到...

to雪
我想應該是吧
只能說我走習慣了,沒注意她的感受。

to Nelson
哈哈哈
快離開紐約了,所以下一篇開始就不會有你被打敗的情況

情緒合不合沒關係啦

水瓶子 提到...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小說有情愛的場面,你應該寫的殺狗血一點,龍捲風出現也沒有關係啊!

阿鏗 提到...

to水瓶子兄

情愛場面?!
哈哈,您想太多了吧
我是很愛小動物的
殺狗血太慘忍...

有台灣龍捲風還不夠阿
紐約龍捲風就不用了吧

水瓶子 提到...

那我有空就寫一篇紐約爆風雪好了,到時候要來指正。

阿鏗 提到...

to水瓶兄
哈哈
指正不敢啦
到時我一定會收看的

匿名 提到...

Did i cry?

Are you sure?
M.I

阿鏗 提到...

to孟依

拜託
當然非常確定阿...
我日記本上當晚都寫下來了
因為怕你哭完我就沒地方住了
哈哈

匿名 提到...

你所說的在劍橋的怡光學長是不是台大化工系
畢業,到劍橋唸博士的啊?如果是的話,我也認識他耶

阿鏗 提到...

to匿名者
是阿,就是你認識的那位怡光
世界真小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