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1日 星期三

火車遊歐洲(51)
分類:歐洲、法國

再遊巴黎
起了個大早,漫步至塞納河畔。巴黎,沐浴在夏日的晨曦下,微微染上一抹金黃。往來的人車都少,微波蕩漾的塞納河在淡淡陽光下閃耀著點點金光,我沿著河畔散步道慢慢走著,享受清晨巴黎街頭在甦醒過程中片刻恬靜迷人的時光。接著我來到的蒙馬特區(Montmartre)。蒙馬特區過去以洋溢著藝術與波西米亞氣息聞名,過去是藝術家、文人及其信徒聚集的地方。不同於巴黎盆地的地形,斜坡和階梯是位於巴黎市區北邊的蒙馬特區內最常見的景象。

地標聖心堂(Basilique du Sacre-Coeur)矗立在山丘頂上,在初陽下散溢著耀眼的白色光彩。我一步步踏著石階而上,一口氣登上丘頂讓我氣喘吁吁。在聖心堂前大廣場階梯上,眺望巴黎市景,微風輕撫,令人心曠神怡。著名的帖特廣場(Place du Tertre),一早尚未湧入大量的觀光人潮,廣場上及廣場周圍滿是是露天咖啡座、街頭畫家、紀念品小販和街頭表演者。過去的藝術家狂野、放浪情懷已不復見,因觀光客而生的商業氣息已逐漸取而代之。

鑽進了附近的幾條小巷中,這兒反而是蒙馬特區我最喜愛的區域。雖處在巴黎大都會中,卻靜謐的宛如鄉間小鎮。典雅的古宅、青蔥的綠樹,人們悠閒地走在彎曲的街道或長長的階梯。我在幾條小巷中逛了逛,下了山坡接著來到有許多名人長眠其中的蒙馬特墓園(Cimetiere de Montmartre)。陽光透過樹梢灑落了一地的光點。綠樹參天的墓園,並無陰森之意,對我這外國訪客來說,也無哀傷惆悵之感。相反地,這兒像是個寬闊的靜謐花園。墓碑以及其上的雕刻,就像是藝術品一般,一排排矗立在散滿落葉的小路旁。也有不少遊客抱著鮮花來此憑弔心中所景仰的名人。

走上Clichy大道,大道兩旁是著名的夜總會以及一間間的情色商店,經過阿姆斯特丹的情色洗禮之後,這兒的情色商店對我來說就顯得平淡無奇了。

用完午餐,我回到了市中心區,跨過塞納河,到左岸聖傑曼德佩區(St-Germain-des-Pres)愜意散步。這兒是左岸的高級商業區,也是巴黎知識份子、文人匯集之處。隨處可見優美典雅的建築、雅淨的商店藝廊,當然也少不了知名的咖啡館。
穿著白襯衫黑背心的侍者進進出出,男男女女擠在小圓桌前窄小的露天咖啡座上,談笑間看著街上往來的人車,而他們也是其他人所觀賞巴黎市景的一部份。我並沒有進雙叟(Deux Magots)、花神(Caf? Flore)等聞名遐邇的咖啡館去品嚐一杯香濃的巴黎左岸咖啡,我繞回到波光粼粼的塞納河畔,一路徐徐地散步到艾菲爾鐵塔(Tour Eiffel)。
這座為了一八八九年巴黎萬國博覽會所建造的鐵塔,是巴黎的地標,也可以說是法國象徵,幾乎是到巴黎的旅人必來朝拜之地。鋼結構的雄偉氣勢中帶著優雅的曲線,在藍天下格外動人。
「好美!」對於艾菲爾鐵塔初次具體呈現在眼前時,我忍不住讚嘆著。
鐵塔前的大草坪上滿是享受陽光的人們。橘紅色的電梯載著遊客不斷地來回上下,本想登上鐵塔,但排隊等候的人潮讓我望之卻步。我躺在大草坪上消磨午後時光,呼吸著巴黎的空氣,一邊望著艾菲爾鐵塔,一邊沈浸在周圍愉悅的氣氛中。此刻的人生可真是美好。

入夜後,成雙成對的戀人在廣場擁抱、熱吻。艾菲爾鐵塔,在沈沈的夜色中,散發出美麗璀璨的光芒。她是巴黎最優美的天際線。

* * *

終於在有如市集的擁擠人群中搶到一處空位,望著蒙娜麗莎那一抹舉世聞名的微笑時,我突然覺得,參觀像羅浮宮(Musee du Louvre)這種知名博物館有時也是一件苦差事。而如果只花一天的時間要欣賞羅浮宮的收藏,那也實在是太天真。
一早我便步行前往羅浮宮美術館,加入了玻璃金字塔主入口前等候入場的隊伍中。老實說參觀博物館並不是我旅行的主要目的。但在巴黎錯過的羅浮宮以及建築大師貝聿銘的玻璃金字塔,感覺上總是會有一絲絲遺憾。至於羅浮宮眾多收藏品中要看些什麼,我則優先選擇了旅遊書上所提到的羅浮宮鎮館三寶:蒙娜麗莎的微笑、維納斯以及勝利女神像。

蒙娜麗莎,這位達文西筆下的女人有著平直的頭髮、自然交握的雙手、一身素雅的裝扮。臉上平靜表情中的那一抹微笑,看不出是帶著喜悅還是哀傷。我身旁滿是由世界各地前來朝聖的旅行團,導遊們在擁擠而略顯嘈雜的環境,以不同的語言詮釋這位經典畫作中的女人。畫作外的玻璃以及參觀時需維持一定的距離,讓我覺得蒙娜麗莎雖在眼前卻也有莫名遙遠的距離感。

一件件雕刻及一幅幅畫作映入眼中,光是在館內走馬看花也覺得累人。羅浮宮的巨大和擁擠人潮,讓我覺得吃不消也喘不過氣來。約兩個小時後我選擇先步出羅浮宮,當我再回到拿破崙中庭時,心裡有股如釋重負的舒暢感。
在羅浮堤道望著河對岸的奧塞美術館(Musee d’Orsay),我慢步度過皇家橋,來到這座在一九八六年由火車站改建而成美術館。奧塞美術館內部空間的尺度讓我覺得舒服,館內雖也有不少參觀人潮,但比起羅浮宮來,這兒感覺輕鬆自在多了。我逐層參觀了館中收藏的雕塑以及為數不少的印象派畫作。
在奧塞美術館放鬆一陣子之後,我又回到羅浮宮,但沒有多久我便放棄了繼續參觀這座巨大的藝術寶庫,我想我的眼睛跟腦袋都已到了極限。我慢慢走回青年旅館。

坐在旅館一樓的大廳中,沒想到一對友人卻意外的出現。
天一和宜惠是我在台灣辦理澳洲簽證時所認識的朋友,巧的是天一是高中大我兩屆的學長,更令人驚訝的是他們也同樣在計畫環球之旅。因此在這段旅程開始之前,我們便有幾次聯絡並互相交換訊息。他們早我約三個星期啟程,途中我們一直靠著電子郵件通知彼此的行程。在埃及時我便期待能和他們相遇,但卻只在鬱金香旅館中見到他們所寄放的行李。我幾乎以為我們不可能在旅途中碰面,沒想到他們竟然來BVJ國際中心找我,而我正碰巧在旅館大廳中休息。這真是令人意外的驚喜!我們一直聊著旅途上的趣事和經歷,就像是想把之前沒機會說的話給說完。

旅行總有些無法預料的意外,但也就是這些意外,讓旅途更令人難忘,更令人回味無窮。
約了晚上一起吃頓晚餐後,他們返回BVJ位於拉丁區的青年旅館。而我則前往龐畢度中心(Centre Pompidou)繼續我的美術館日。相較於羅浮宮及奧塞美術館,龐畢度中心所展出的作品則以現代藝術為主,其中不乏許多非常前衛的藝術展出。

傍晚收到阿瑪汀的來信,她已返回法國。我打了電話給她,和這位與我在挪威外海羅佛騰群島同遊的法國女孩聊了一會兒。這一路上所認識的許多外國朋友,感覺比較投緣的,我們總是繼續保持著聯絡。網際網路和電子郵件讓身處不同國家的我們距離縮短了許多,向他們報告我的行程,也成了我旅行中一件快樂的例行工作。

我和天一學長約了在西堤島上的聖母院碰面,然後我們三人在拉丁區一家氣氛還不錯的小餐館坐下。露天座位旁的街道人來人往正熱鬧著。雖然是中上價格的簡單套餐,但這頓晚餐是我在昂貴巴黎最豐盛的一餐。
這一頓飯進行的蠻久的,因為我們總是聊起彼此旅行上種種值得一提的事,晚餐過程極其愉快。餐後,我們繼續慢步街頭,一直到凌晨兩點才依依不捨道別。

5 則留言:

wuliau 提到...

我們也在挪威遇到天一跟宜惠!
天一的姊姊竟然還是我家老大的學姊呢!
這世界真小。

阿鏗 提到...

to wuliau

是阿,我真的只能說
世界真小!

阿貝 提到...

喔!原來蒙馬特墓園是那樣

阿鏗 提到...

to阿皮

這照片只是局部啦
不過蒙碼特墓園算是一個蠻適合散步的平靜場所
我去的時候也遇到幾個只是在裡面散步的觀光客

phyllis 提到...

我也開始寫巴黎遊記啦!
真是苦樂參半的一趟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