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13日 星期一

英國行(4)
分類:英國

陰雨、疲憊的英倫尾聲
DSC04654
一早醒來略感不適,倦怠、頭疼加上身體微微發燙,像是患了感冒的症狀。過去這段旅行的時間,我的身體狀況一直相當不錯,一路上幾乎沒有生過病。因此我並不以為意,按照原訂的計畫進行泰晤士河南岸的徒步行。

過了倫敦塔橋,我沿著南岸的散步道而行:球型建築新市政廳、皇家軍艦博物館(HMS Belfast)、海斯商場(Hay’s Galleria)、莎士比亞環形劇場(Shakespeare’s Globe Theatre)、現代造型的千禧橋(Millennium Bridge)。參觀了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後,我一路來到為了慶祝千禧年而建造的英航倫敦眼(British Airway London Eye)。
DSC04656高一百三十五公尺的倫敦眼號稱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觀景摩天輪,它一共有三十二個玻璃座艙,每個座艙可將二十五人帶往高空,俯瞰倫敦景致,它是目前倫敦最耀眼的熱門景點。倫敦眼下,密密麻麻滿是排隊等候的人潮,我正在考慮是否要加入冗長的隊伍時,倏地大雨滂沱而落,整個倫敦瞬間籠罩在一片昏沈陰鬱的天空下。大雨令我感到掃興,原本還猶豫要不要加入等候行列的我便完全放棄了這念頭。我撐著傘跨過西敏橋,在陰雨中欣賞了國會大廈(Houses of Parliament)、大鵬鐘(Big Ben)以及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
DSC04669雨勢頗大,似乎沒有停止的樣子。望著那濕答答的路面,灰濛濛的街景,加上身體的不舒服,我決定暫時先回到旅館。在旅館一樓的交誼廳中,我攤開地圖,看著地圖上交錯縱橫的道路,思索著在倫敦所剩不到三十六小時的行程。

倫敦,這個比我想像中還龐大複雜的城市,豐富、具有悠長歷史且包羅萬象,就像一部活動式的大英百科全書。尤其倫敦的街道名稱堪稱奇趣,光從地圖上唸著名稱便覺得挺有歷史典故的感覺:襯裙巷(Petticoat Lane)、懸劍巷(Hanging Sword alleys)、騎士街(Knightrider Street)、國會街(Parliament Street)、針線街(Threadneedle Street)、麵包街(Bread Street)、牛奶街(Milk Street)等等。
我選了幾處尚未造訪的區域,打算利用明天參觀。外頭雨依舊下個不停,讓我略感沈鬱。

翌晨,照例我一樣六點半就醒來。不過我在床上賴了很久,不像平時通常一睜開眼我就下床。身體明顯不對勁,我不僅頭痛,全身更是酸痛。幸好我帶了些台灣的感冒藥,早餐後吃了兩顆,我樂觀地以為吃了藥或許就會好,在倫敦的最後一天我可不想待在旅館休息。
DSC04676
沒想到我錯了。上午在陰雨綿綿的海德公園(Hyde Park),我頭痛欲裂,一陣陣疼痛就像是用鈍器敲擊我的腦袋,並且我明顯感到全身虛弱且手腳乏力。此刻我才警覺到這或許不是一般的感冒,如果再不休息,我將自食苦果。我放棄了原本安排的所有行程,拖著疲憊的身軀,步履蹣跚地回到旅館。又吞了兩顆藥後我隨即倒在床上,昏昏沈沈地睡去。醒來已是黃昏。

身體的情況似乎依舊沒有好轉,我懊惱著在一開始感覺不對時,並沒有特別在意,因為高估了自己的身體狀況,反而使病情更加嚴重。我就近到旅館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麵包和一大瓶礦泉水,吃完麵包後再吞兩顆感冒藥丸,狠狠地灌了半瓶水。現在我只能期待雙倍的藥量能盡快驅除這英國感冒病毒。
雖然極不願意,在倫敦的最後一天,我病厭厭地躺在床上度過。

翌日,頭雖疼,但程度已沒有昨日那麼嚴重。身體的情況也似乎好了些,不過當沈重的行李一上身,我還是覺得吃力。拖著沈重的步伐走到地鐵站搭車前往希斯洛(Heathrow airport)機場。
在飛機上我閉上眼,爭取可利用的時間休息。期待身體能盡快恢復,下一段旅程正等著我。

2 則留言:

danny 提到...

相對來說,英國比較條例化,從文章來看啦。是不是身體的原因,沒能深入?

阿鏗 提到...

to danny
歡迎光臨

也許吧
沒能深入或許也跟待的天數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