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3日 星期三

北美行(16)
分類:加拿大、洛磯山

第二天,九月十一日。
我早早便起床梳洗,然後到湖邊漫步。空氣潔淨、清冷的令人感到無比舒暢。晨光下,湖面如鏡一般,山岳在平靜的水中倒映出一片濃濃的深綠。
DSC06741一頓簡單的早餐後,我們在九點半啟程。
東尼先帶我們去看鮭魚(Salmon)迴游。清澈的溪流中,牠們奮力擺動著逆流而上,努力在生命結束之前完成任務——讓更多的新生命誕生。靠近岸邊的溪石間,則散佈著已奄奄一息或不再游動的身軀。這是一條邁向死亡和新生的路,是大自然長久以來的生死循環。雖是我早已熟知的一切,但親眼目睹那一尾尾橘紅色的魚身從躍動著到死亡,還是給了我無比的震撼。
萬物皆獻給了天地。我們也一樣,有一天終將化作天地間的塵土。

DSC06766接著我們來到一個小鎮,除了大家瘋狂地來一段刺激的小型賽車追逐競賽之外,我對那兒的印象就只剩下一隻極愛跟人玩拔河遊戲的大狗。
我們繼續東行,進入了優鶴國家公園(Yoho National Park)。目光所及,都是明信片般的北美式風光:明亮清澈的天空,綴著白雪的嶙峋山脈,高大挺拔的茂密松林綿延成片橫無際涯,碧水奔騰的溪流。還有明信片上感受不到,有著甜美芳香、清新爽利的乾淨空氣。
DSC06768接著我們抵達了今天進入班夫鎮(Benff)前的最後一個景點。時已傍晚,少了明亮溫暖的陽光,空氣中略有清冷寒意。穿過林間的小徑之後,是一面雪峰倒懸的湖。露易絲湖(Lake Louise),一塊嵌鑲在洛磯山脈的翡翠,展現在眾人眼前。湖水呈現一種平靜的藍綠色。遠處小舟緩緩滑過湖面,周圍濃密的松林和層層疊疊濃郁的山色,湖面映著天藍雲白和維多利亞冰河(Victoria Giacier)雪峰美麗的倒影。如詩畫般的壯美景色讓人讚嘆之餘又給人另一種安詳寧適的感覺。她脫俗絕塵的美令人深深著迷。我沿著湖邊行了一小段,岸邊的湖水清澈的近乎透明。

東尼、拉羅和蘇西在大家的驚嘆聲中下湖游了一段。我覺得他們瘋了,因為湖水實在是冷冽冰涼。他們上岸後趕緊用浴巾包起身子,說話時聲音還顫抖著,不過真的是勇氣可嘉。
別了露易絲湖,小巴直駛班夫。
落日已西沈。此時只有遠方山巔沐浴在霞光下,呈現出亮麗的粉紅光彩。山巔以下,顏色加深成玫瑰紅、酒紅,下方的松樹林,早已全染上一層幽暗的深藍色調。光影不斷變換,使風景呈現出動態般如奇似幻的效果。最後,山巔只是一抹暗濃的藍影,不久,窗外的世界已是一片暗沈。

晚上八點半,我們抵達班夫。由於我在溫哥華已經獨自先訂了青年旅館,並打算留在班夫兩天。我告訴東尼這情況,問他可不可以載我到青年旅館。
「沒問題,我先載你過去。我們後天也會到那兒住一晚,到時再接你一起回溫哥華。」
「咦?你不跟我們去傑士伯(Jasper)?」宜蕎問我。
「是啊,我打算在這兒待兩天。」
「唉唷,幹嘛不一起走啦?大家一起去玩不是很好嗎?」她說。
「沒錯啦,但我只是想要有一點自己的時間做想做的事。」
「做什麼事?」
「不一定,我可以去健行啊。」
「你很奇怪耶,真不合群。」宜蕎抱怨著。
我的確只是想要有自己的時間。參加這種當地行程,雖然在交通上不需要煩惱,但缺點就是必須團體行動。因為每天都有行程上的計畫,因此時間一到就必須坐上小巴進行下一段行程。雖然這樣的確可以多造訪一些美麗的景點,但我還是打算放棄傑士伯的冰河風光來換取一段可以更深入接觸班夫的機會。

小巴在熱鬧的班夫大街(Benff Ave.)上停了下來。
「大衛,我們十點會在這家餐廳吃飯,離你住的地方約十分鐘路程,你要不要一起來?」東尼指了指車外。
「沒問題,十點見。」我回答。
兩分鐘後抵達青年旅館。「各位,後天見囉。」我下車前向大夥兒揮揮手。
「等一會兒就見了啦。」瑪西雅笑著說。

那是一家美式餐廳。就像台北市的星期五餐廳(Fridays)一樣,但感覺更為熱鬧。熱門音樂聲不斷,掛在牆上的電視正放著運動比賽,四處瀰漫著喧笑聲。我點了一份漢堡套餐,份量之多足以撐滿胃。晚餐後東尼帶著我們其中幾個還不想睡覺的人一連光顧了五家酒吧。直到凌晨兩點半,我才拖著滿是醉意和疲倦的身體獨自返回青年旅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