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17日 星期三

北美行(19)
分類:加拿大、洛磯山

DSC06964
第五天,九月十四日。
開始啟程返回溫哥華。
我們先來到優鶴國家公園(Yoho)中的塔卡卡瀑布(Takakkaw Falls),這是加拿大境內第二高的瀑布。冰河水從三百多公尺高的岩壁上飛洩而下,轟隆隆的水聲及飛濺四散的水花與水氣,聲勢甚為驚人。
接著是有著祖母綠般顏色的翡翠湖(Emerald Lake)。

DSC07025不知道是因為在露易絲湖游湖上癮了還是怎麼的,這次東尼多號召了英國女孩麗珊跳湖,是貨真價實的跳湖。
「大衛,幫我一個忙。幫我拍個跳湖的照片。」東尼說。
「沒問題。」
他們爬上橋邊的木扶手,然後縱身躍下翡翠湖。不過由於按下快門後到相機反應有個約一秒半的時間差。因此一連兩次我都沒有順利拍到東尼的照片。
「東尼,很抱歉。我又錯失了。」我站在橋上喊著。
他再一次苦笑著游上岸。
「大衛,拜託,這次一定要拍到,我可不想再跳了。」他告訴我。老實說我一直以為他挺熱愛跳湖的。
「會的,這次一定會成功。」我將相機調整為自動連拍三張,我相信應該不會再漏掉了。如果再失敗,我想東尼可能會把我丟下湖去。
我順利地離開了翡翠湖。

晚上六點半,我們抵達了甘露市(Kamloops)。
才剛剛放下行李,東尼便問大家有沒有興趣攀岩,有興趣的人可以和青年旅館內有另一團體一起到室內攀岩場去。

攀岩場高度約兩層樓半,周圍的水泥牆上有許多各種不同顏色的攀抓點。經過指導員親身示範解說之後,我們被分成三人一組輪流攀爬。因為扣在身上的繩索穿過固定在天花上的拉環,被另一名隊友緊拉著,如果真的不慎摔下,也不至於馬上摔落而會先掛在半空中。攀到最高點後,再由隊友將繩索放鬆,使攀岩者緩緩落下。
如果只是隨意的攀爬,當然不會太困難。但要是按照不同顏色來,那可就困難多了。尤其是最難的一級,更讓我攀到一半高度就手酸腳酸大感吃不消。
DSC07031玩了一個多小時後,指導員告訴大家要進行一個遊戲。
指導員挑了一個女孩先示範一遍。她左右各有一條掛在天花板的繩索扣在腰際。然後指導員們以另一條繩索將她緩緩地拉上天花板處,她整個人高掛在那兒。
「OK,放手。」指導員在下面喊著。女孩將手中的繩索一放,碰的一聲巨響,整個人就像玩盪鞦韆一般,從約二樓半的高度直盪了下來。
「Shit!」女孩尖叫大罵了一聲,然後又一連罵了好幾次「Fuck!」。雖然大家早猜到,但在毫無預期的情況下突然一聲巨響就盪了下來,連我們在下面看的人都驚呼一聲。她在空中來回飛了約六、七趟後,擺盪幅度越來越小,女孩被接了下來。受到驚嚇的她臉色發白,嘴裡還罵個不停。

「好,你是下一個。」指導員指指我。看了一次之後,心裡對於接下來會發生的情況已經有了底。指導員們幫我將將繩索扣好,把我拉上天花板。我放手盪下,雖然早已有心理準備,但盪下的一瞬間和過程還是讓我覺得刺激。在場所有的人都玩了一遍,幾個女生還是免不了尖叫連連。
空著腹進行攀岩這樣消耗體力的活動,大家早已飢腸轆轆。結束了活動,晚上十一點多,我們接著來到旅館附近的維多利亞街上,找了間餐廳狠狠地大快朵頤一番。

第六天,年九月十五日。
一路往西。每次下車來活動,我就教瑪西雅和莉莉安娜練習數字一到十的中文說法。在Abbotsford,英國女孩麗珊和蘇西兩人要玩高空墜落,但由於天候狀況不佳,小飛機沒辦法起飛,因此在她們倆等待的這一個多小時時間,我們其他人則在大草坪上玩飛盤、打排球和踢足球消磨時光。
DSC06962在麗珊和蘇西她們終於興奮地降落後,我們朝向這趟旅程的終點前進。
這是我旅途上第一次跟一群人共同生活好幾天。我們一起坐小巴、一起吃飯、睡同一間通舖、一起活動。幾日相處下來,彼此間都有一種共享一切的親切感。車內沈靜許多,我想此刻大家心裡都有一些離別的情緒。沒人問何時會回到溫哥華,但大家都清楚知道這時刻總會到的。我雖早已習慣旅途上多次的聚散離合,但此時心裡還是有著感傷。
我拿出日記本,請這些伙伴們留言。就當作是洛磯山之行的甜蜜回憶吧。

回到下著大雨,灰撲撲的溫哥華。是旅程結束的時候。
「大家保重,再見。」每位下車的同伴揮手向大家道別。
我們曾在旅途上短暫地相聚,共享一段難忘的快樂時光。現在,大家將各自開始另一段屬於自己的故事。
DSC07060* * *

在溫哥華又待了一天半。沒有什麼特別的事,除了漫步史坦利公園,碰上了一隻毫不怕人的野浣熊之外,我又約了怡臻一起吃飯,也撥了電話給安。
九月十七日下午。溫哥華逐漸在加拿大航空的AC033號客機的緩緩上升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窗外是廣闊無垠的天和海。
閉上眼睛,我開始想像燦爛的陽光、湛藍的天空、潔白的沙灘、婆娑搖曳的棕櫚樹和色彩豔麗的比基尼。

6 則留言:

Chat Noir 提到...

哇!好清楚的浣熊照片!!cute!

阿鏗 提到...

to chat noir
是啊
因為牠就走到我面前
不過我還是不敢太靠近
因為旁邊的路人一直提醒我要注意

匿名 提到...

浣熊可是很vicious的動物喔
我有摸過一隻浣熊的小手
很軟很軟
在stanley park摸的
不過他們是真會咬人的


前溫哥華住戶

阿鏗 提到...

to l

所以你被咬過囉?

匿名 提到...

當然沒有被咬過
它們有傳染病的

但加拿大的同學之後有告知我過
而且後來常在路上看它們互咬
所以再也不敢摸了
不過摸過一次
是很棒的感覺

阿鏗 提到...

to l

能親手碰觸到真是不錯的經驗
常在路上看牠門互咬?
感覺好像遍地都是浣熊??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