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5日 星期四

火車遊歐洲(35)
分類:歐洲、德國

蛻變中的柏林(Berlin)

DSC03492翌晨。客廳一角,艾迪絲早已起床張羅早餐,鋪著桌巾、整齊擺放著餐具的雙人餐桌上擺了滿滿一桌豐盛的早餐:烤麵包、火腿、醬瓜、新鮮柳橙汁、還有艾迪絲她自己製作的果醬和優格。
「大衛,你真的不再多待幾天?」艾迪絲問。
「非常謝謝你的招待,艾迪絲。我不好意思多打擾你,而且我在科隆時已訂了從這兒前往柏林的火車位。」
「噢,大衛,你應該多待一、兩天的,不需要這麼急,步調放慢一點,就當作旅途上的休息。」她笑著。
艾迪絲的好意我完全瞭解,但我卻貪心地想多看看其他地方。

用完早餐,整理好行李,艾迪絲載著我前往火車站。
「OK,大衛,祝你旅途一路順利。上帝佑你。」她微笑著向我道別,又給了我一個擁抱。我謝謝她的溫馨款待,背起行李轉身進火車站。不知道下次的相聚會是何時,但這位旅途上的天使我將永遠銘記在心。

我就這樣從伍柏塔爾長驅直入柏林(Berlin)。火車在下午三點緩緩駛進了火車站,我在車站內花了一段時間搞清楚這個城市複雜的地鐵線,抵達預定的青年旅館時已是下午四點。

Circus Hostel,這間新建沒多久的青年旅館,醒目的黃色大樓佇立在昔日東柏林市區Weinbergsweg街角,從Rosenthaler Pl.地鐵站一走出來便可清楚見到。它可說是目前為止我在歐洲待過最新最好的一間青年旅館:二十四小時的接待櫃臺、交誼廳和酒吧,出電梯後到進入房間要經過兩道磁卡感應鎖,乾淨的公共浴室和廁所,房間寬敞舒適,寢具是IKEA式的清爽簡單風格。就青年旅館來說,設備算是五星級的了。我的房間是間八人房。我背著行李走進來時,有兩位室友還在房內:一位是來自英國的光頭中年男子,另一位女孩則側躺在離我最遠的床上,動也不動背對著我正在看書。我將行李放下後便外出到附近去逛了逛。

傍晚回來洗了澡,我趴在床上拿著柏林市區地圖研究未來兩天的行程。
「嗨,晚餐吃了嗎?」那位一直背對著我躺在角落床鋪上看書的女孩,走到我床前問我。
「我是安琪拉(Andrea)。」她一頭深褐色捲髮,白晰的瓜子臉,有著高挑且略顯清瘦的身材。
「嗨,我是大衛。還沒吃晚餐。」
「要一起去買晚餐嗎?」她問。
就這樣,我和安琪拉開始有了交集。

我們一起到馬路對面去買了kabab三明治,然後回到旅館一樓的熱鬧的交誼廳邊吃邊聊。來自美國俄亥俄州的安琪拉非常喜歡德國,過去她也來德國旅行過,但這一次打算來柏林打工以及上語文課。不過因為還沒找到便宜的公寓,所以一直待在這間青年旅館內。
晚餐後本想再出去走走,但身體的疲倦讓我打消了這念頭。

DSC03487一早,當寢室所有人都還陶醉在被窩裡時,我已出了門。
波茨坦廣場(Potsdam Platz),這個昔日東西德的交界處,正在進行龐大的造鎮計畫,許多嶄新、高聳的現代建築,正一棟棟佔據了這區域的街道兩旁。
我沿著Ebertstr.而行,馬路旁是青翠的公園,經過著名的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 Tor),我來到國會大廈(Reichstag)。古典建築的國會大廈上,由英國建築大師諾曼佛斯特(Norman Forster)所設計的玻璃穹頂,已成為柏林的新地標。每天吸引無數的人潮,我待在入口處前彎曲冗長的隊伍裡緩緩前進,等了一個多小時才得以入內參觀。

這座令人驚嘆的玻璃穹頂由鋼骨玻璃帷幕所構成,中央有著醒目的玻璃錐形柱,四周則是繞著穹頂周圍而上的坡道。在這個透明的半球體內,可以十足體驗新的視覺經驗與空間感。從國會大廈屋頂上可清處看見一座座的高架起重機構成柏林市區獨特的天際線,柏林圍牆倒下之後,柏林便以驚人的速度在發展。此時此刻我眼中的柏林,只是這變化中的一個切面,這個城市,正飛快地改變其容貌,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過去。我在想,如還有機會再度造訪柏林,它和我此時此刻所看到的一切會有多大差距?

DSC03500我回到布蘭登堡門,穿過巴黎廣場(Pariser Platz),沿著寬闊的菩提樹下大道(Unter den Linden)散步回昔日東柏林境內,然後隨性的在幾個區域閒逛。穿梭在濃厚歷史感的老市街,偶見在新的個性商店、酒吧或餐館鑲在舊建築裡。吸引我目光的,有街上遊蕩的龐克族和奇裝異服的年輕人,以及街角磚牆上的塗鴉、海報、在陽台上新奇詭異的裝飾物。

傍晚,我前往著名的庫爾菲斯騰大道(Kurfuerstendamm)。這條林蔭大道跟之前屬於東柏林的市區或菩提樹下大道相較之下,便是十足的商業街,充滿熱鬧和喧囂。露天咖啡座、速食店、百貨公司、精品店等,人潮川流不息,五光十色又光彩炫麗,就像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的大都會的商業區一般。據說當柏林圍牆倒下之後,數以萬計的東柏林人湧入在這條令他們美夢成真的大道上狂歡。

老實說,我還比較喜歡柏林中心(Berlin-Mitte),也就是昔日東柏林的區域,除了較具文化、歷史感之外,也較為悠閒,保留了那麼點「德國味」。當初築起了柏林圍牆,使東、西柏林各往不同方向發展,姑且不論制度好壞,但就城市的獨特性及個性而言,昔日東柏林區域顯然比西柏林明顯的多。
當初柏林圍牆高築起衝突、矛盾、對立。在圍牆倒下之後,衝突和矛盾似乎以另一種不同的形式存在著,現在的柏林,正處於新與舊、歷史與未來之間。

DSC03561回到旅館,安琪拉還是靜靜地躺在床上看書。和另外三位來自英國倫敦的女孩比較起來,我懷疑她是否都足不出戶。睡我上舖及隔壁床這三位倫敦女孩,昨晚狂歡到凌晨三點多才回來,雖然她們已盡量壓低聲響,但我還是被她們的說話及上床聲吵醒。而現在她們正專注地梳妝打扮,換上緊身衣褲,灑上誘人香水。
像這樣的歐美年輕男女在青年旅館裡常看到。白天總是躲在棉被裡睡覺,通常在下午起床活動,越晚越有精神,每天到不同的舞廳和酒吧去燃燒青春,凌晨兩、三點之後回到寢室。他們被稱為舞會動物(party animals),旅行在各個城市的酒吧及舞廳中。

「大衛,你晚餐吃了嗎?」安琪拉看我回來後問我。
「吃過了。」我回答。
「那晚點等我吃完晚餐後,我們到酒吧去喝喝酒好嗎?」
「沒問題。」我笑著說。
安琪拉在晚餐後帶我前往旅館附近的一間酒吧。我們倆並肩坐在吧台,吧台後是三位英俊、乾淨的帥哥酒保,他們說起話來溫柔有禮、輕聲細語。包裹在緊身衣或緊身背心下的身軀,如雕像般完美、結實。環顧身旁多數的顧客,幾乎是成雙成對的男子。我想我們應該是來到同性戀酒吧。今天在街上時,我曾幾次看到男人和男人牽手在街上走著,甚至有一次在馬路口,我面前的兩個男子趁著等紅燈時間,便擁抱熱吻了好幾回。柏林的同性戀氣氛及景象令我驚訝,迥異於德國甚至歐洲其他城市。
迷幻的電子音樂、昏暗的燈光,酒吧裡瀰漫著輕鬆、恣意享樂的氣氛。

19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很幸?的碰上你的blog, 非常interesting. ?是你?在的???是2002的故事?我2002夏天也在?洲旅游,?不定我??住?同一?青年旅?。

匿名 提到...

德???南?的?候我在科隆,我??加了游行。

匿名 提到...

?么多entries?! 你太?大了,你?共?了几本旅??

another David

阿鏗 提到...

感謝大家留言回應
不過實在有點難懂??
第一篇:
是阿,是2002年的事,說不定我們真的住過同一間青年旅館

第二篇
我沒參加遊行
看熱鬧倒是有

第三篇
to另一個大衛,
抱歉,內容我真的看不懂

匿名 提到...

Sorry, I don't know what's wrong with my Chinese input.

I wrote all three posts. I stumbled onto your blog and was just amazed at the detailed and poetic travelogues you've written. I also tried to keep a journal when I was in Europe but it's like a child's work comparing to yours. My last post asked you how many notebooks did you go through; or if by chance you are writing all these out of your memory, then, I am simply speechless.

Keep up the good work and I'll come back to savor the rest of your entries.


David

阿鏗 提到...

to大衛

謝謝你的誇獎
旅途上我每天寫日記
寫了厚厚一本旅行日記
光靠記憶要寫出這些東西是很困難的
還好我有日記跟照片

歡迎你常來!

阿貝 提到...

拍手
好好玩的留言
猜謎。
之前我猜,『你太偉大了,你一共帶了幾本旅遊書。』

匿名 提到...

德????那天我也在科隆,?么巧。德?的球迷以?我是??人,和我拍了很多照片。

David

Teng 提到...

看到最後照片

我覺得會不會是安琪拉覺得你
似乎太被動,想測試看看你是
不是同性戀呢?

心機太重的小黃

阿鏗 提到...

to心機蠻重的小黃
嗯...有可能喔
早知道多留幾天
看看她還有什麼要測試的

我不是被動
我只是慢熱????(害羞)

to另一個大衛
歡迎又來玩猜謎
我這次猜是
「德國進決賽那天我也在科隆,這麼巧。德國的球迷以為我是巴西人,和我拍了很多照片。」
是這樣嗎?

to阿皮
繼續猜吧

Rebecca 提到...

為什麼是巴西人,為什麼不是日本人。
那句,我猜的幾乎和你一樣,只有什麼人不同。我猜日本人說

another David
再多寫一點喔!more more,我喜歡猜謎(笑
~)

Rebecca 提到...

還是...是韓國人?

匿名 提到...

巴西人?! 我??有那么黑吧:)

是??????人。 Rebecca 猜?了。可惜我?离得太?,否?有?品。

David

匿名 提到...

"Korean".

I really don't know why my comment is not showing up. Should I change the setting to traditional Chinese?


David

阿鏗 提到...

to 另一個大衛

巴西人我當然是隨口說的
你這次的猜謎應該是:

巴西人?! 我沒有那麼黑吧:)

是韓國人。 Rebecca 猜對了。可惜我是離得太遠,否則有獎品。

我猜是你字型的問題
因為你的字裡有部分簡體字的原因
所以你可能要改為繁體中文喔

反客為主的雪 提到...

另一個大衛:

我想是你打字的時候coding 沒設好。
試試看用unicode

不然打英文好了,你的英文非常好懂

阿鏗 提到...

有勞雪女王指點
叩謝啊orz....

Rebecca 提到...

我喜歡猜謎(大笑~~)
耶~~~我猜對了。獎品獎品~~

阿鏗 提到...

to阿皮
你有沒有獎品要問另一個大衛
不是我出的猜謎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