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18日 星期三

火車遊歐洲(45)
分類:歐洲、挪威

驚險健行
翌晨約十點鐘,我抵達了Myrdal火車站。會再次來這兒,實在是因為難忘昨天從火車上所見到的風光,所以我決定今天特別到這兒來健行。

出了火車站,老實說我並不知道是否有所謂的健行路線,純粹受美景吸引的我,沿著鐵路往南走了一段。經過了小溪流,溪流旁有三間小木屋。木屋旁青翠的草地上,有條只有少許青芽冒出的泥土小徑,明顯是因人行而踩出來的步道,小徑彎彎曲曲往遠處的山裡而去。

既然是明顯有人走過的步道,應該就沒問題了,於是我開始沿著小徑而行。沒多久我發現每隔三、四十公尺,就會有紅色的T字標示在小徑旁的石塊上,這更讓我確定這應該是條健行步道。我就這麼一個人,順著步道而行。
「該走到哪兒呢?」我心想。
「不如就走到那兒吧。」望著遠處如一條白線的瀑布,這麼告訴自己後,我更是邁開步伐往前。

陽光暖暖地灑上身,空氣無比清新。兩邊的山頭上覆著皚皚白雪,瀑布自陡峭的山壁上飛洩而下。越往前行,路況越來越困難,往往一腳踩下才知道是鬆軟的爛泥地。地表除了碎石、青草外,還有苔類以及一些我無法辨識的地被植物,有時踩起來感覺像是一塊大海綿。原本明顯的泥土小徑幾乎已無法辨識,我只能靠著遠方的瀑布當作是指引的方向及目標。我回頭一望,火車站已消失在我視線之外。

接著,一大片亂石堆阻礙著我的去路。表面覆著青苔的巨大石頭,在陽光下閃著奇異的黃綠色。我摸索著比較容易攀爬的路徑,手腳並用地爬過石堆。不久後,一條寬度超過兩公尺的湍急溪流橫在我面前。我往下游方向走了一段,因一大片灌木叢的阻擋而放棄。我只好回頭往上游而行,最後碰到的是將整條溪流覆蓋住的大雪塊,這雪塊一路綿延往山巔而去。

我思索著該如何越過這條我沒辦法一躍而過的溪流。我用力往雪塊上踏了踏,雪塊應聲崩落。行不通的,雪塊濕滑且脆弱,我可不希望因為在雪塊上失足滑倒或因雪塊崩落而跌入湍急的溪中。我又回頭往下游而行,找了溪流中石頭較多的一段,雖無法一躍而過,但我可以藉著溪石來個兩段式跳躍過河。我站在溪邊盤算了一下,選定了一顆表面平整的大塊踏腳石。

我後退、起跑、躍起。當我右腳一踩上石頭,正要發力再往前躍時,卻因石塊濕滑失去重心而滑倒。老實說我不知道在這驚險的一瞬間我是如何辦到的,我竟然沒有跌入溪裡。我兩腳張開各抵在一塊石頭上,右手也撐住一塊溪石,而左手將掛在脖子上的相機袋緊抱在左胸前,我就這樣三角固定在溪上,溪水就在我鼻下不遠處流著。我嚇出一身冷汗,右手慢慢地將身體撐起,站穩,然後跳過溪流。

我渾身冒著汗大口喘氣,慶幸著並沒有落水,不然我會放聲在這無人山裡面大哭。錢可以不見,護照可以遺失,大不了就是回台灣,但過去三個多月所拍的這許多相片卻無法重來。
我突然發現,相機已成了我的第二生命。

平伏了略受驚嚇的心情之後,我繼續獨行在野地上。不久,四周悄然無聲,我宛如被巨大的靜謐包圍,這種感覺就好像我獨自回到了世界的最初。
遠處瀑布似乎又更近了些。

突然一陣狂風大作。我抬頭望向天空,烏雲悄然而至,不一會兒厚重的雲堆便密佈整個天空,似乎將下起雨來。我望著遠方的瀑布,估計至少還要近一小時才能抵達。若下起雨來,我回程的路必定是艱辛萬分,說不定還因此被困在這荒郊野外。不敢再有任何冒險的行徑,我當下決定立即折返。

我加快步伐趕回火車站。又回到了溪邊,上一次的驚險過程讓我怯步。我一直沿著下遊走去,一直來到較窄的一處,而我確信可以一躍而過。我縱身跳過溪流,哪知當腳一踩上對岸時,草堆下竟然是空的,因此我整個人踩入溪中。水勢湍急讓我失去重心,慌亂中我趕緊雙手往岸邊的灌木叢抓去,所幸並沒有全身滑入溪中,但自大腿以下全浸泡在這冰冷中。
我狼狽地爬上岸,褲子及鞋襪全濕透。褲子黏在身體上,加上浸了水的鞋襪,趕起路來很不舒服。但最受影響的還是心情,這一次真實的落水,讓一些古怪意念襲上我腦中:如果不幸滑入湍急的溪中,不幸的撞上大石頭,昏迷,溺斃。要多久才會有人發現我失蹤了呢?

很幸運的在還沒下雨前我回到了火車站,回頭望向方才健行之處,早已籠罩在一整片陰鬱灰暗的烏雲下。
「老天保佑。」我坐在車站外的木椅上,看著濕透的褲子喃喃自語。

5 則留言:

kaya 提到...

這段…太可怕了吧!
如果你爸媽看到,應該也嚇出一聲冷汗,
還好你福大命大…真是勇敢過頭了^_^

ROSE 提到...

呼~
幸好有驚無險...

阿鏗 提到...

to兩位學妹

是啊,真的好險
落水時我真是嚇出一身冷汗了

提到...

哇咧

一個人旅行還是小心點。

什麼奇怪的遭遇和危險都有可能發生在不可思議的地方啊。

阿鏗 提到...

to雪女王
對阿,所以這就是旅行特別迷人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