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22日 星期日

火車遊歐洲(47)

哥本哈根
離開奧斯陸,火車一路朝哥特堡(Goteborg)而去。在哥特堡我接著轉乘前往哥本哈根(Cobenhagen)的丹麥X2000火車。
窗外的風景飛快地從眼前閃過。寧靜的頭等艙中,我享受著寬大舒適的單人座椅,約六十公分見方的方桌,專人服務提供餐點及飲料,以及放在籃中可以自行取用的新鮮水果。

下午四點抵達了哥本哈根。讓我非常驚奇的是,這是一個充滿腳踏車的都市。人們騎著各式各樣的腳踏車四處穿梭:穿著西裝和套裝的上班族男女、老人及年輕學生,甚至帶著小孩的媽媽也騎腳踏車,小孩專屬的有頂座位則掛在腳踏車後方被拖著跑。腳踏車在大街小巷隨處可見,騎腳踏車在哥本哈根是全民運動,這樣的都市景觀讓我覺得實在是有趣。

步行至青年旅館辦好入房手續之後,為了融入這個城市的生活與節奏,我也打算去租輛腳踏車來代步。我走回火車站旁的腳踏車出租公司,沒想到已過了營業時間,失望的我只好再拖著疲憊的雙腿步行回旅館。
傍晚天空飄起了小雨。青年旅館的交誼廳內,我在沙發上和幾位外國朋友閒聊。一位來自墨西哥的朋友,更利用起居間的鋼琴表演了幾首精彩的演奏,博得所有室友的喝采。
屋外雨不停下著,旅館內卻是充滿了溫馨與歡笑聲。

一早,天氣晴朗。租了腳踏車,踩著踏板,乘著微風,我哼著歌,心情愉快地來一段騎腳踏車遊哥本哈根的新鮮初體驗。由於腳踏車是最普遍的交通工具,因此哥本哈根市區規劃有腳踏車專用道。我一邊騎著腳踏車,一邊看著攤開於兩把手間的地圖,開始穿梭在大街小巷中。

哥本哈根市景略微快速地從我眼前不斷地流過,我突然覺得腳踏車在都市中旅行是非常方便的工具。不像地鐵,可能會錯過地面上可能有趣的景象;比起公車,更保有行動的自主性;相對於步行,腳踏車速度又快的多,節省不少時間。只要天公作美、環境適當,那真是一件愉快愜意的事。
我在市區內東轉西轉,幾乎騎遍了所有市區內的景點:蒂佛里(Tivoli)遊樂場、市政廳廣場、安瑪麗格特大街、安瑪麗堡宮殿、康根紐特廣場、皇家劇場、皇家公園、植物園、國立美術館等等。除了運河、劇院、城堡、博物館之外,當然還有安徒生的小美人魚(The little Mermald)。小美人魚孤單瘦小的身形杵在港邊大石上,身後是煙囪冒著煙的工廠以及起重機所構成乏善可陳的景觀。遊覽車載著旅客前來,一窩瘋地拍照後迅速離開,前前後後不到十分鐘。現場只留下紀念品小販和迴盪在空氣中的悲傷音樂,更讓人感到落寞。

新港(Nyhavn),安徒生第一本小說的完成之處,現在是一處休閒、歡樂的區域。這個運河碼頭中停泊了許多的遊艇,一支支桅桿,港口兩邊五顏六色的十七、十八世紀建築,一樓是一間接著一間的酒館、餐廳以及一整排的露天餐桌,男男女女在這兒喝酒閒聊。雖然是白天,已有不少醉鬼在徒步區上東搖西晃。

斯特洛依大街(Stroget),世界上最長的徒步街,全長超過一公里,涵蓋了五條街道,有著各式各樣的購物商店、餐廳,擁擠的人潮,而街頭表演是繼巴塞隆納的蘭布拉斯大街後所看過最多樣的。我牽著腳踏車在這條熱鬧的徒步街上隨意閒逛。這兒車輛絕對禁止進入,除了載著遊客,顯眼的紅色小火車造型小車在人群中來回穿梭。
回旅館前我參觀了新嘉士柏美術館(NyCarlsberg Glyptotek),館內的收藏令人驚豔,我尤其喜愛館中那個充滿綠意、陽光及藝術氣息的中庭。

傍晚,我坐在床邊看書。騎了一整天的腳踏車,讓我屁股隱隱作痛。
「大衛!我的天!世界真小!我們又見面了。」
我抬頭一看,麥可和克里斯多夫背著大背包站在房間外。
「你們住這兒?」我笑著問。這是繼羅佛騰群島、奧斯陸之後又一次碰面。
「是阿,還是同一間房呢。」麥可回答。剛到哥本哈根的他們,走進房內卸下行李。我們三人寒暄了一會兒。
「大衛,你去過Christianshavn嗎?」麥可問我。
「沒有,那地方特別嗎?」我問。
「我聽說那是哥本哈根一處特別的區域,一個可以公開輕易買到大麻等毒品的地方。」他說。
「喔?!的確是該去瞧一瞧的區域。」我心想,那就是明天的目的地。

* * *

一早我先到市中心一處名叫使用它(Use it)的旅遊中心使用免費電腦。接著我便騎著腳踏車前往Christianshavn。

昨天麥可告訴我之後,我查了一下Let’s Go Europe,我發現我還真是不夠用功,看的不夠仔細。Christianshavn,依據書上所記載,是一處「自由」區域,位於哥本哈根的南區,區內多為被遺棄的軍營,在一九七0年代被年輕族群所發現,隨後進駐了許多年輕藝術團體及思想家。在聖誕節其間,販賣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貨物。在Pusher Street區域,可以買到各種大麻,但在這區域所有行為也必須小心,絕對不要擅自拍照。

今天也是個晴朗天氣,我心情愉快地踩著踏板,沿著大馬路旁的腳踏車道前進。經過一處十字路口時,我看見了在腳踏車上,因為紅燈而停在馬路中央的日本女孩大岩知子。
「啊!啊!」我們同時看到對方,也同時驚訝地叫出聲來。
我趕緊停下腳踏車。驚訝於剛剛才在旅遊服務中心寫了封電子郵件問她旅行到了何處,沒想到過了十分鐘就得到了答案。納維克一別後,竟在哥本哈根的街上再次相遇。就如我一路上遇到麥可和克里斯多夫三次,世界,有時還真小呢。

「大衛,沒想到還會遇見你!」大岩知子叫著。
「是阿,我也沒想到會再遇見你。」
「你要去哪?」她問我。
「Christianshavn。」
「Christianshavn?那是什麼地方?」於是我向她簡略說明。
「要不要一起去?」我問她,她皺著眉想了一下。
「好像有點危險,我不敢去。對了,你知道哪裡可以上網嗎?」她問我。
「知道阿,剛剛我才寫了封信給你呢。」
「真的阿?!哈哈,實在太巧了。」她笑著。
我把旅遊中心的位置告訴她後,她請經過的路人幫我們倆合照了一張相。
「大衛,保重喔。希望你旅途一路順利。我好高興再遇到你。」她說。
「你也保重,希望有天我們能再見面。」我笑著說。

和大岩知子告別後,我繼續往Christianshavn的方向前進,不久,道路旁圍牆上色彩鮮豔的塗鴉,讓我知道我已經進入這個區域。我沿著圍牆來到主入口,鑄鐵的門架頂上寫著鮮豔顏色的Christiania。兩個金髮年經女生背著大背包,請我幫她們對著主入口拍張相,照完相後她們只在入口處探望著,似乎不打算進去。
「你們不進去嗎?」我問。
「不了,我們不進去。」她們說完後便轉身離開。

我下了腳踏車,牽著它往內走去。入口旁有間一層樓的舊房子,幾只空酒瓶散落大樹下,五個中年男女一臉醉態,歪歪斜斜地坐著。從我一走進來開始,他們便盯著我直瞧,眼光掃的我不怎麼舒服。我繼續前進,路邊豎著禁止拍照的標示版。接著我來到一個小廣場,廣場上擺了許多攤位,幾個大鬍子男人蹲在地上瞧著我。

「嘿,要大麻煙嗎?」一個黑人問我。
「不。」我回答。對於成為周圍眼光的焦點,我覺得不自在,一隻隻盯著我的眼睛更讓我開始發毛。我環顧四周,發現目前好像只有我一個「外來者」,我開始考慮獨身進入這裡是否是個錯誤。
「來個大麻煙吧?很便宜。來了就買一些吧。」另一個頂著一頭散亂金髮,嘴裡叼著煙的男人對著我說。我搖搖頭,心想該是離開這個具有潛在危險性區域的時候。我騎上腳踏車,頭也不回地離去。

下午回斯特洛依大街(Stroget)渡過我在哥本哈根的最後時光。傍晚七點的火車,載著我繼續下一段旅程。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I heard Little Mermaid's head got stolen several times, did you see any welding marks on her neck?



David

阿鏗 提到...

to 另一個大衛

沒有ㄟ
我沒注意到她脖子上是否有痕跡

匿名 提到...

NSU - 4efer, 5210 - rule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