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10日 星期二

火車遊歐洲(39)
分類:歐洲、芬蘭

橫渡波羅的海
DSC03838
翌日,烏雲再度籠罩斯德哥爾摩。
我慶幸著自己能享受到昨日難得的晴朗天氣以及斯德哥爾摩迷人的典雅市景。

雨勢時大時小,雨滴叮叮咚咚敲打著路面,街上昏昏暗暗。撐著傘,我在滂陀大雨中到Kungsg街上的詩麗亞號(Silja Line)船公司。櫃臺後方金髮、白晰、迷人的服務小姐幫我確認了下午前往芬蘭赫爾辛基(Helsinki)的郵輪。雖然說擁有歐洲鐵路聯票(Euro Pass)可以享有折扣,但這趟來回斯德哥爾摩及赫爾辛基的豪華郵輪之旅,還是讓我一口氣多花了好幾天的生活費。
我走回大街上,雖然撐著傘,但雙臂還是被雨水打濕。老實說這樣的天氣,我哪兒也不想去。我便到網咖去打發了些時間,又回到旅館起居室的沙發上窩著,我就這麼消磨了一下午。

我在傍晚的小雨中抵達港口。港邊的候船站大廳內早已擠滿了遊客。辦好了入房手續,通過了檢查,我順著長長的隊伍走進郵輪。入口處笑容甜美的服務小姐看著我手上的鑰匙卡後,指示我該往那個方向去。和我在希臘所搭乘的郵輪相比,詩麗亞號可真是豪華。這艘大郵輪共十幾層高,一共有九百多個艙房,內部華麗氣派,宛如一座海上的五星級飯店。

搭乘了電梯,來到自己的艙房,小艙房內有著兩張單人床和一個簡單的衛浴空間。我卸下行李,重重地喘了口氣,將床鋪翻折下後頹然倒在其上。我的心情並不愉快,不知是因為斯德哥爾摩一整天令人沈悶的雨,還是一下午無所事事的無聊感所造成,我感覺有些疲累。翻過身,我躺在床上,沒意義地望著天花板發呆。

船身緩緩震動,我起身望了望窗外,郵輪已開始駛離港口。我接著又倒回床上,直到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抗議聲,我才打起精神,起身走出艙房。我先四處看看,然後到餐廳享受了一頓豐盛晚餐後,便到電動遊樂場內不斷貢獻我的銅板。接著我前往夜總會,這兒可是人語喧嘩、熱力四射,我點了杯酒,一連看了幾場表演秀:從適合全家觀賞的魔術表演一直到火熱的歌舞秀。

出了夜總會,我來到甲板上,天色雖暗卻未黑。船艙外寒冷且強勁的海風一陣陣襲來,讓我冷的直打哆嗦。迎著海風,我拉緊衣領,凝望著眼前灰茫茫的大海。當今晚渡輪橫渡波羅的海後,我將抵達芬蘭的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沒多久,牙齒打顫、全身發抖的我便受不了這凜冽海風的刺骨冰寒而返回艙中,往頂層的酒吧而去。酒吧裡熱鬧且充滿歡笑聲,酒酣耳熱之際,想一展歌喉的旅客可以點歌到台上去高聲歡唱,台下的觀眾更是對每一位表演者報以熱烈掌聲。直到接近午夜我才回到客艙中,沖個熱水澡,鑽進溫暖的棉被中,閉上眼睛,腦中浮現的還是酒吧中身旁幾位不斷隨著音樂扭動身軀,金髮碧眼的妙齡女孩。

DSC03809八點四十分,郵輪停靠在陽光普照的赫爾辛基(Helsinki)港口內的奧林匹克船站。下了船,碼頭邊泊著一艘艘遊艇,而遠處醒目的地標是白牆綠頂的路德大教堂(Tuomiokirrko)。溫暖的北國陽光,讓初踏上赫爾辛基的我感到舒服。我過了馬路,沿著船站對面公園的步道而行,轉入街巷內,兩旁是一幢幢典雅古老的公寓建築,街道冷清且寂靜。我東轉西轉,花了一段時間才抵達位於市區的青年旅館。
「嗨。」當我辦理入房手續時,身後響起問候聲。我轉頭一看,是一位有著黑髮棕色皮膚的年輕女孩。
「我剛剛在窗邊看到樓下的你,就覺得你是要來這兒的。」她笑著說。
「嗨。」我笑了笑,低頭繼續填寫資料。當我再抬起頭來,那女孩已不見蹤影。

DSC03675我將行李丟入房中後,便攤開地圖尋找岩石教堂(Temppeliaukio)的位置。這座教堂是在柏林青年旅館中,睡我對面床鋪的一位芬蘭女孩介紹的。教堂位於赫爾辛基市的北區,這樣的位置,讓住在南區的我,正好可以一路步行穿過市中心地帶來認識這個城市。我一路而行,經過艾斯普那帝公園(Esplanade Park)、市區熱鬧的主要大街曼納罕大道(Mannerheimintie)、雄偉氣派的中央車站、造型新穎的美術館。

岩石教堂(Temppeliaukio)靜靜地座落在住宅區內的一塊高地上,從外表看只見到圓頂以及四周以岩石砌成的的高牆,主入口上方有個頗具藝術感的銅製十字架。教堂所在之處原本就是一塊巨石,因此教堂是由岩石所鑿成,內部壁面仍保有原石的粗獷感。陽光從上方的環形天窗灑下,在牆上形成獨特的光影。銅製圓形屋頂下方是的教堂的主廳及主祭壇,左側有著一座造型顯眼獨特的大管風琴。年輕女士坐在鋼琴前彈奏著,平和悠揚的樂聲從跳動的指尖流洩而出。遊客們靜靜地在樂聲中參觀,教堂內瀰漫著樸實且神聖的氣氛。

DSC03692結束了教堂的參觀,我漫步穿過古樸寧靜的住宅區,約十五分鐘後,一幅迷人的湖景呈現眼前。Toolonlahti和Elaintarhanlahti是市區內的兩個大湖,湖邊圍繞著是濃密的樹林,還有在風中搖曳的淡紫色丁香花。我沿著湖邊,懷著愉悅的心情漫步繞了一圈。北歐的大城市中似乎都有著令人羨豔的廣大綠地和湖海,斯德哥爾摩如此,赫爾辛基也是。

傍晚,天空又變的陰霾。我來到市議會廣場(Senaatintori),這兒是赫爾辛基的的歷史區。廣場上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二世像、四周的新古典主義建築包括路得大教堂、參議院、赫爾辛基大學等等古建築,展現了做為國都的雄偉氣勢。廣場周圍舖設在路面上的電車軌道,頭頂上方交織的電纜線,當電車緩緩駛過時嘎嘎作響。我繼續往東而行,來到烏斯本斯基教堂(Uspensky)。這是北歐最大的東正教堂。暗磚紅色的牆身,金色的屋頂,濃濃的俄國風顯示過去曾受俄國統治的歷史。

grace倏地下起滂陀大雨,積了水的路面每當車子經過便濺起一大片水花,我狼狽地撐著傘在驟雨中沿著Pohjoisranta走著,膝蓋以下的褲管和鞋襪都濕了。原本就冷清的港邊更顯寂寥,一棟棟老舊的建築在雨中顯的陰氣沈沈,一股灰色的陰鬱似乎正籠罩著整個赫爾辛基。我繞了一大圈回到市中心,穿過濕漉漉的街頭,結束了這一天的市區徒步之行,返回旅館痛快地洗了個熱水澡。
晚上我坐在寢室外走廊的沙發上休息並寫日記時,上午那位有一面之緣的女孩正好走過。
「嗨。」我叫住她。「我是大衛,來自台灣。」
「我是Graziella,來自巴西。」
「恭喜,世界冠軍。」我笑著伸出手。
「噢!哈哈!非常謝謝你!」她咧開嘴大笑著和我握手。
就這樣我和這位有著古銅膚色、陽光般開朗笑容的Graziella坐在沙發上聊了起來。她對我環球之旅一路上的行程很好奇,總是很專注地聽我敘述著。當然,我也沒忘了提及在科隆火車站內的火熱森巴舞。
「噢,森巴!我相信那一定非常精彩。」
「大衛,下次來巴西玩記得通知我喔,我有許多親戚遍佈巴西各地,你來這兒旅行不會有問題的。」熱情的Graziella笑著表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