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8日 星期五

火車遊歐洲(10)
分類:歐洲、義大利

義大利,句點。

DSC01749翌日天氣晴朗。一早我便買了一日卷,搭乘水上巴士遊大運河。沿著運河緩緩前進,初昇的朝陽光燦耀眼,河面在陽光照射下閃爍著金光。河岸邊是一幢幢立面裝飾精美的建築,宛如一位位佳人,身著華麗衣裳,在大運河這座舞台上競豔,各顯風情。極富盛名的黃金屋(Da’D’Oro),立面優美的比例以及乳白色牆面上精巧細緻的雕刻,她無疑是運河上最美麗動人的一顆明珠。


DSC01863接著我前往與聖馬可廣場一海之隔的聖喬治島(San Giorgio),逗留了一會兒,再搭了船前往慕拉諾島(Murano)。慕拉諾島這裡是威尼斯著名玻璃工藝品產地。我悠閒地逛逛運河旁各玻璃工藝品店,買了些小紀念品,也看了工匠師傅驚人熟練的吹玻璃技藝後,便在島上四處漫步。來到外島之後,遊客比起威尼斯本島明顯少了許多,因此清靜不少。在慕拉諾島上吃了午餐,下午返回威尼斯本島,回旅館洗了個清涼冷水澡後,躺在床上便昏沈沈睡去。

醒來後,我漫步前往里亞托橋(Rialto),這是大運河上最古老、最大的一座橋,這一帶也是威尼斯最熱鬧的商業區,一波波湧入的觀光人潮,這附近區域可說是人聲鼎沸。巷弄兩旁各式商店、餐廳及藝品店櫛比鱗次,櫥窗玻璃中展示著在威尼斯氾濫的玻璃藝品和面具。站在橋上欣賞大運河水上風光雖然不錯,但老實說我並不喜歡這樣的擁塞感,雖然接納包容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本來就是這個城市恆久不變的特色。不過,威尼斯的美與浪漫都在這驚人的擁擠、嘈雜人潮中消逝了,我寧可選擇迷失在威尼斯幽靜曲折的狹窄水巷中。

DSC01890萬頭鑽動、鴿群飛舞的聖馬可廣場,在夕陽西下,黑夜來臨後後,開始展現出不同於白天的浪漫氣氛。惱人的鴿群消失,廣場上亮起點點燈火,人們悠閒地在露天咖啡座上用餐,愉快地喝著咖啡;餐廳前的現場演奏及表演,廣場上樂聲悠揚。此處,彼處,一對對情侶們在廣場上忘情地擁吻或是隨著樂聲翩翩起舞。柔和的月色下,夜晚的聖馬可廣場,散發出威尼斯最浪漫迷人的風情和無法形容的魅力。

DSC01901回到旅館,我一打開房門,一位年輕女孩站在洗臉台前,一邊刷著牙一邊滿嘴泡泡笑著對我說嗨,另外兩個年輕男孩則在整理行李。這三位新室友來自英國,高中剛畢業的他們打算來義大利旅行兩週。莉莎(Lisa),頗為活潑,說話速度如機關槍般快速,加上一口我聽不太習慣的英國腔英文,常讓我一頭霧水。另外兩位白淨的小帥哥則是賽門(Simon)和理查(Richard)。
我和三位英國小朋友閒聊了一會兒,在他們外出用餐後,這幾天來一直睡我隔壁床的茱蒂回來了。
「大衛,今天好嗎?」她問。
「還不錯阿。你呢?」
和茱蒂一起來到威尼斯後,雖然白天我們倆各走各的,但每天晚上睡前我們總會聊上幾句,互相交換些資訊。
「今天我好累,要先睡了,晚安。」她說罷便戴上眼罩及耳塞,進入夢鄉。

我趴在床上寫日記時,莉莎他們三人返回。莉莎一進門便對著我說了句話。
「什麼?」沒聽清楚的我停下筆望向她。
「你--上--空--喔。」她笑著放慢速度再說一遍。
「對阿,很熱呢,要我穿上衣服嗎?」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用啦,大衛,別害羞。」她哈哈大笑。真是古靈精怪的小鬼。
悶熱的夜晚。我、賽門和理查都光著上身睡覺。嗯,這就是男生的好處。

* * *

早餐後,打包了堆積了三天的衣物,到自助式洗衣店洗衣。趁著一個小時的等待空檔,我則在附近區域到處逛逛,體驗威尼斯的巷弄之趣。威尼斯除了運河和水道之外,據說這城市也密佈著數千條大大小小的巷弄。

威尼斯的巷弄之所以吸引人,就是在於不可預測的樂趣。這幾天來我常常邊走邊看著地圖,但不知怎麼地走進似乎不在圖上的巷中。我發現畫的再詳細的地圖,當實際應用時,很多時候也被這些迂迴複雜的巷弄搞得派不上用場。因此我後來索性連地圖也不看,帶著摸索探險的心閒逛。迷糊了之後,總是會抵達一處我能辨識的場所,試個幾次總會找到正確的方向。
有時候突然就變成了死巷或是撞上無法越過的運河;有時候會鑽入一處靜謐的迷人小廣場或是一些令人讚嘆的美景;有時忽而明亮,忽而陰沈,忽而筆直開闊,忽而曲折狹窄。這些巷弄連接著大大小小的橋,混著複雜的水道,在威尼斯獨特的迷離情境下,神秘、浪漫的令人著迷。

下午則跑去看Jackson Pollock的畫展。我會來這兒參觀,是昨晚茱蒂推薦的。這位著名畫家的畫風獨特、用色大膽,不過對繪畫藝術史沒啥研究的我,只抱著純欣賞的態度,在各展覽室裡隨意瀏覽他歷來的畫作。看著他的生平簡介時,有句話倒是吸引我的目光:「The painting is self-discovery , a good artist paints what he is.」

獨自旅行,其實也帶有某種程度自我的發現。旅途上偶爾的孤獨、不安、徬徨、迷惘,甚至是不知所措,在只能自己面對自己時,感覺總特別強烈。這些都是考驗,也是自我的發現和審視。排除了不管是心理上、身體上或是環境上的困境,繼續邁向下一段旅程,這個自我尋求答案的過程,就像在未知的黑暗中發現光亮一般令人喜悅。旅行,讓人更瞭解自己。

DSC01853出了展示館,穿過聖馬可廣場,從岸邊往東行的斯拉夫人河岸大道,是威尼斯著名的河濱步道。大道上擠滿了往來絡繹不絕的人潮和兜售各式紀念品的小販,和聖馬可廣場稍有不同的是,少了到處飛竄的鴿群。連接著總督府和監獄之間的嘆息橋(Ponte dei Sorpiri),是河岸大道上的著名景點。不過在大熱天要穿過人潮,擠在人堆裡才能一睹其面貌,未見到我已先嘆息。

DSC01899傍晚搭乘了一趟著名的貢多拉(gondola)。很難想像這個城市裡如果沒有這些船將會喪失多少樂趣,它們幾乎已成了威尼斯的象徵。貢多拉船頭有一塊不鏽鋼的弧形裝飾,黑色船身纖巧扁平,有的船內部甚至舖上了地毯和裝上靠墊,船邊漆上金色油漆,看來更顯高貴華麗。這些遊客最喜愛乘坐的貢多拉,在船夫俐落地操控下,以優雅的姿態穿梭在威尼斯大大小小的運河和水道中。

隨著船身的輕輕搖盪,船夫搖槳入水,在迂迴水巷中漂浮穿梭,我享受了一段貢多拉上的愜意時光。

約了茱蒂一起吃晚餐,因為她明天一早便要離開威尼斯前往科摩湖(Lake Como),而我明晚也將結束義大利之行。此刻夕陽西下,天空染成了一片紅暈;晚風徐徐,撫去陣陣暑氣。遠離了人潮,我們選擇了水道邊的一家義式小餐館,在露天雅座上愉快地用餐,一切都是那麼美好,除了帳單上的驚人數字。

清晨,茱蒂拍醒我向我道再見。退房後,我也把握最後的時光,再一次將威尼斯這些迷人的大小水巷留下我的足跡。午後,和英國三位小朋友就在旅館樓下隔壁餐廳裡度過短暫的歡笑時光。威尼斯,這個有著獨特魅力與迷人風情的水上之都,作為我義大利之行的終點站,倒是個完美的句點。

八點四十六分。再見了,威尼斯;再見了,義大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