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19日 星期二

火車遊歐洲(22)
分類:歐洲、西班牙

陽光燦爛巴塞隆納

DSC02649當我仰頭望著聖家堂(Sagrada Familia,1883-)那些造型奇特的高塔時,不禁輕聲讚嘆。數座弧形的鐘塔拔地而起,以擎天之姿聳立著,窗口一列列迴旋而上,直至塔頂。塔頂上方一如高第其他作品一般,有著強烈高地個人風格、奇特造型的螺旋狀花蕾裝飾物。
暖暖的初陽灑上身,我繞著建築物緩緩走了一圈。教堂的新、舊部分顯而易見。聖家堂至高第去世之前,只完成了玄關、入口四個塔狀部、地窖以及部分牆面。之後工程停頓了一段時間,西班牙政府決定續建聖家堂工程,卻因建築設計資料損毀而更加困難,目前只能依據高第的建築風格繼續完成。

DSC02667售票處前早已大排長龍,大家都等著進入這目前正一步一步逐漸實現的建築計畫。一樓主殿內四周都還佈滿鷹架,地上散落了大大小小石塊,工人們正在專注地切割石頭、製作模型。高聳的的石柱群使主殿內宛如石林一般,高地師法自然的造型再一次清楚地呈現。依高第的構想,聖家堂不僅是一座教堂,更是每一部份皆隱含基督教義的大型書籍,因此聖家堂各部分都有其內涵及寓意:象徵十二使徒的高塔;描述耶穌故事的三個主要入口:「愛之門」、「望之門」、「信之門」。甚至於在建築各向立面上,不像是石砌,倒像以巧手捏塑而成繁複且精緻的雕刻,也宛如一幅豐富寓意的圖畫。我搭了電梯登上高塔,再順著幾乎僅容一人錯身而過的狹窄階梯而下,由上而下俯瞰這宛如一條盤旋巨龍般的螺旋梯,竟有目眩及驚駭之感。

參觀完這座建築,內心的震撼及感動久久未曾止歇。歷經百多年來的施工,目前還正在仔細推敲琢磨。這座神的殿堂若完成,在建築史甚至是藝術史上將會是劃時代的鉅作。聖家堂,在巴塞隆納必會造訪的建築物。它所代表的,不僅僅是建築物及藝術品,更是個正努力實踐的夢。

DSC02739我接著轉往位於巴塞隆納市區西北方的貝拉達山(Muntanya Pelada),這兒同樣有著高第最偉大的作品之一:奎爾公園(Park Guell,1900-1914)。
一出地鐵站,外頭燠熱的氣溫便讓我吃不消,我買了冰涼汽水及冰淇淋,頂著烈日沿著緩坡而上,盡頭便是奎爾公園。公園外由原石所砌成的圍牆,牆頂彩色磁磚所拼貼的圖案,在陽光下閃耀著綺麗的光彩。
沿著圍牆走至位於主入口處,入口旁的警衛室,扭曲起伏的牆身及屋頂,造型宛如幻化自童話故事中。走進入口廣場,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巨大的弧形樓梯。石階中間,矮牆圈圍出一片如園林般的山水造景。踏著石階而上,便可看到著名的彩色蜥蜴,這隻由馬賽克拼貼、造型可愛的蜥蜴,無疑是遊客們爭相拍照的最愛。

DSC02751我繼續緩步而上,來到圓柱大廳,眼前是一片柱林。石柱近似希臘的多立克(doric)柱,精彩的是柱廳上方多采多姿的圓形馬賽克裝飾圖案,宛如一個個色彩鮮豔的圓盤。由四十支大石柱所撐起的屋頂,上方則是奎爾公園內另一處焦點:一個由弧形長凳所圍塑出的廣場。如巨蟒蜿蜒捲曲,也如同波浪般的弧形長凳,是高第依人體工學原理所設計,其上鋪綴著寶藍、鮮綠、橘黃、豔紅等各色彩色碎磁磚及碎玻璃,組成各式各樣色彩豐富又炫麗的圖案。這一整圈長凳如同一件華麗的藝術品,在陽光下閃耀著。

公園內其他場所如弧形的斜柱廊、散步道等,皆巧妙地融入周圍環境,如山脈起伏,如海浪翻騰,人工與自然宛如一體般的水乳交融,也創造出高第作品獨有的質感及空間張力。高第在奎爾公園再度展現了他藝術能力、才華與熱愛自然、師法自然的建築設計觀。

DSC02756在奎爾公園附近用了午餐後,我前往位於市區南端的海洋大道(Passeig Maritim)。同樣臨地中海,法國南部蔚藍海岸的陽光讓我覺得和煦溫暖,巴塞隆納的驕豔陽光則明顯多了熱情、奔放的活力。身旁往來的路人無不除去了身上多餘的束縛,來充分享受陽光的熱力。入境隨俗,我也脫了上衣,身上僅穿著及膝的五分褲,踩著涼鞋漫步在大道上,轉往著名的夏日海灘。
熱情的夏日陽光、藍色的地中海、搖曳的棕櫚樹。最吸引我目光的,還是沙灘上古銅色肌膚、身材姣好的半裸西班牙美女。

n回到旅館中沖了個舒服的冷水澡後,我前往位於蘭布拉斯大道旁的聖荷西市場(Mercat de Saint Josep),這裡是巴塞隆納著名的傳統菜市場,眾多攤販販賣著蔬菜、水果、海鮮等食品,市場裡頭總是熱鬧且人潮擁擠。我接著前往哥德區(Barri Gotic)。哥德區這一帶是巴塞隆納古老的區域,一條條的老街及狹窄巷中保留了許多自十五世紀以來的廣場以及古老的哥德式建築。我漫無目的地信步而行,除了頗具歷史意義的老市街及建築外,在這些深窄巷中一間間的個性商店、餐廳及精品店,也使這兒遊人熙熙攘攘,非常熱鬧。我在這兒四處遊蕩,並前往美術館欣賞了為慶祝高第一百五十歲冥誕,巴塞隆納「2002高第年」在所舉辦的高第作品展。

太陽西沈後,天空披上藍黑色的薄紗,街燈點點亮起。
巴塞隆納白天的酷熱暑氣,總要在九點後夕陽西下才稍減。我回到依舊喧囂熱鬧的蘭布拉斯大道上,在露天座位上愉快地享用著名的西班牙海鮮飯(Paella)。當這一盤混和了蝦、蟹、花枝等海鮮及各色調味料的佳餚入口,我品嚐的不只是它的美味,還有巴塞隆納的夢幻、熱情、狂放、浪漫……

翌晨退房之後。我把握在巴塞隆納最後的時光,一連參觀了幾個高第在市區的作品。奎爾莊園(Finca Guell,1884-1887):鐵門上有著張著血盆大口的巨大怪龍、門後幾隻狗兒在你接近時便歇斯底里般不斷狂吠。威甄斯宅(Casa Vicenis,1883-1888):它靜靜座落於卡洛林街,宛如由樂高積木所組成的夢幻城堡。卡維宅(Casa Calvet,1898-1900),佇立在熱鬧的市中心,一樓是餐廳,必須在解說員帶領下參觀,而且還只能參觀建築外觀及一樓的入口大廳,令我印象最深的倒是大樓內兇惡又態度不佳的管理員。

夜,九點整,火車駛離巴塞隆納。望著窗外點點燈火逐漸隱沒於黑暗中,對著座城市的思念,已開始在心中翻攪。

2 則留言:

阿貝 提到...

穿紅衣女生坐在S型馬賽克椅子上那張,很讚。
還有,好樣的,搬到這,照片可以無限放,尺度也跟著開放啦!上空照

阿鏗 提到...

to阿皮

對阿,照片無限放很棒
至於尺度,夏天快到了
先讓大家體驗一下西班牙的火熱
不過也就只有這一張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