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6日 星期三

火車遊歐洲(7)
分類:歐洲、義大利

阿西西(Assisi)與聖吉米那諾(San Gimignano)

DSC01604阿西西(Assisi)位於義大利中部溫布利亞(Umpria),會來這兒,是在雅典所遇加拿大老婦人安(Ann)她的極力推薦。
一早約八點的火車由佛羅倫斯出發。我本想在火車上打個盹,卻被火車窗外的翠綠景致所吸引。我發現這一路上田園風光之美,是這幾天來之最,令人捨不得將眼光移開。山坡上的古堡、深綠色森林、青翠草地、淡黃綠色的田園;每一個彎,每一個起伏,每一顆樹,每一幢屋,似乎都是經過精心設計。人工與自然之間,彷彿是不漏痕跡的巧妙安排,展現出天衣無縫般的自然。




出了火車站,遠遠望著盤據在對面山頭上的城邦,那兒就是阿西西城中心了。在火車站前搭了公車往山上去,一路上所見也多是青翠的田野風光。

在城外廣場下了車,順著小路而行。彎曲的小路旁,遍布著布置典雅的小房舍,每一間都如此精巧秀緻。石牆上、窗台邊及入口兩旁,皆點綴許多盆栽,花朵在清亮的陽光下更顯嬌豔。到處充滿了寧靜恬適之意,所見一切都是如此完美無瑕,給我宛如世外桃源的感覺。漫步其中,真是個令人愉悅的經驗。

DSC01609
我來到市政廳廣場(Piazza del Comune),廣場上最醒目的建築是米涅瓦神殿(Tempio)和普利歐利宮(Pinacoteca Comunale),我在廣場上逗留了一會兒,接著往聖方濟各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Francesco)方向而去。
梵諦岡(Vaticano)的聖彼得大教堂和聖彼得廣場無疑是氣勢雄偉令人震懾。阿西西這座矗立在山坡上的聖方濟各大教堂,則給我完全不同的感受。澄淨藍空下,這座優美的乳白色大理石教堂,散發著一股超凡脫俗的神聖之美。這座教堂是阿西西的焦點,也是天主教徒的聖地。教堂分為上下兩部分,上堂最著名的便是二十八幅描述聖方濟各生平的濕壁畫,下堂也有不少作品收藏,但空間較為昏暗。教堂內的氣氛是莊嚴中帶有平和安詳,參觀者總是自律著不發出過大的聲音,只要有人談話聲音一大,周圍便有人發出噓聲。參觀完教堂,從山坡上望著四周一片綠意盎然景象,為了能好好欣賞周圍的田園風光,我決定步行下山回火車站。

DSC01644沿著山路而下,溫布利亞(Umpria)的田園風光讓我暫時忘了驕陽與燠熱氣溫。眼前這片鄉野真是迷人,陽光明燦,天空是柔暈的粉藍色,由深綠、翠綠、芥末黃的混合田野舒展眼前;豔麗的紅花或黃色小花,隨風搖曳在綠色田野間;田野上散佈著深綠林木,或是單獨一棵或是簇擁成群,鄉間小屋點綴其中;遠處,略帶朦朧的綠色山巒如波浪般起伏,滾至地平線的盡頭。

就這麼漫步走著,迷人田野風光伴著我。
上了火車後,濃濃的疲憊感讓我就這麼睡一路回佛羅倫斯。

* * *

翌晨,我照例步行前往聖母瑪麗亞中央車站。一路上是熟悉的路線和景物,我非常自然地就知道該往那個方向去,該在哪兒轉彎,我挺喜歡這樣的自在感覺。這幾天來,我白天到附近其他陌生的山城參觀,傍晚回來時,對周遭環境的一切覺得親切熟悉。佛羅倫斯,還真讓我有些「歸屬」的感覺。

DSC01667火車沒辦法直接抵達有「美塔之城」美譽的聖吉米那諾(San Gimignano),我必須在波吉朋西(Poggibonsi)這個小城下車再轉搭公車前往。在火車站前搭了公車,緩緩地出了波吉朋西城外,沿著周圍滿是橄欖園的蜿蜒山路而上時,偶爾便可見翠綠山丘上的聖吉米那諾那數座筆直入天的高塔。我在聖喬凡尼門(Pota San Giovanni)前的廣場下車,從城門口便可遠遠瞥見城牆內聳立的迷人高塔。進了城,沿著商店櫛比鱗次的聖喬凡尼街(Via S. Giovanni)而行,不久後便抵達聖吉米那諾著名的水井廣場(Piazza della Cisterna)。這個略微傾斜,由周圍充滿中世紀風情的古樸建築所圍塑出的廣場,以廣場中央的一口水井而命名。此刻陽光和煦溫暖,人們悠閒地坐在廣場邊的露天咖啡座或是水井周圍的八角形階梯上。鄰接著水井廣場旁的是主教堂廣場(Piazza Duomo),這個當時作為城內政治宗教中心的廣場周圍,周圍有七座高塔聳立,抬頭而望,擎天巨塔的確令人印象深刻。

DSC01671由主教堂廣場左轉,沿著小路而行,穿過開滿了小花的庭園,踩著石階而上,在城塞(Rocca)的高處,可一覽聖吉米那諾城內眾高塔所形成獨特的天際線及周圍恬雅秀麗的田園景致。四周有城牆圍繞的聖吉米那諾並不大,目前城內高塔僅剩下十四座,實在很難想像全盛時期這個小山城七十多座高塔林立的景象。這些超過五十公尺的高塔除了有瞭望和防禦功能外,也是當時權貴們財富和聲望的象徵。

DSC01695下了城塞後,我在城內隨意逛著。除了少數熱鬧的商店街外,聖吉米那諾城內一切皆保有中世紀古意風情。悠悠歷史的痕跡,刻畫在古老斑駁的石牆上。
下午離開了這個可愛的小山城,傍晚回到佛羅倫斯。

通舖房內又換了一位新室友,他名叫渡邊弘範,來自日本,已經獨自旅行將近一年。
「旅行一年了…」我聽到時不禁輕聲讚嘆。才經歷兩個月旅程的我跟他比起來,可差了一大截。這位大學畢業便出來探索世界的年輕人,在旅行這方面可算是我的前輩了。
渡邊緩緩述著他的旅程。離開日本後,他先到中國,一路下到東南亞轉了一圈,又進了中國。他接著往北到蒙古,然後搭乘西伯利亞鐵路到俄國,再來是歐洲大陸。他選擇義大利作為他旅程的終點,佛羅倫斯之後,他將從羅馬飛回日本。
「一年的旅行,夠了。是該回家了。」皮膚曬的黝黑,一身結實精壯的他淡淡地笑著。我從他眼裡看到了灑脫,還有那種經試煉過而生的自信。
晚上我們愉快地交換一些旅行的經驗,渡邊提醒我到西班牙千萬要注意行李。他曾經在馬德里的火車站,抬頭看告示板約五秒鐘,腳邊所有放在地上的行李就不翼而飛。
「很慘,除了隨身的護照和錢,所有東西都被偷了。」他說,「這趟旅行是很棒的經驗,一段很難忘的時光。」

這是一定的。每一段旅行都應該是難忘的,何況還是一段長達一年的旅程。把自己丟入一個未知的陌生世界一年,不只是時間和金錢的問題,還必須克服身體和心理的狀況,這需要極大的勇氣,途中甚至包括無法預知的命運。
不過和渡邊聊了之後,對自己這趟環球旅行,我心裡彷彿更加堅定。

旅人來來去去,這也是我在佛羅倫斯的最後一夜。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全程都用走的嗎? 不會累到翻嗎? 有可能租到"二輪車"嗎? cindy

阿鏗 提到...

全程是指?
我也想租阿二輪車
但是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