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1日 星期五

火車遊歐洲(2)
分類:歐洲、義大利

一場意外的賭局
早上七點不到,我和吉村先生便出發前往著名的波特塞門(Porta Portese)跳蚤市場。在特米尼火車站內的地鐵站,當我還正專心研究如何使用販賣機購買地鐵票時,吉村先生就無聲無息地消失了。我買完票後才發現他臉上帶著賊賊的微笑在月台上等我。
「你沒買票嗎?」我問吉村先生。
「羅馬地鐵站內的警察都很混啦,很少查票,不買沒關係,在米蘭可不行。」他笑著回答。
「有這種事?!」嗯,這位行為跟老實長相完全背道而馳的吉村先生再度讓我心生佩服。

DSC01329搭了地鐵至Piramide站下車,我們步行約15分鐘便到達。七點半不到,波特塞門(Porta Portese)斑駁的石牆後已充滿了早晨的喧囂:道路兩旁綿延著密密麻麻的攤販,人們摩肩擦踵地穿梭在攤位間的小路。這兒販賣的商品五花八門:衣褲、鞋子、飾品、日常生活用品、食物等應有盡有,而且價格都很便宜。這裡就像是台灣的夜市,不過攤販數量之多更令人驚訝,據說此處千百攤位綿延有數公里之長。沒多久我和吉村先生便身陷人群之中。除了各式攤販之外,專賣二手貨的區域也是很值得一探。一塊布往地上一舖,物品一擺便能做起生意,有古董、家具、錢幣、衣物、電器用品等等,還有其他雜七雜八、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二手貨。

逛著逛著,我和吉村先生便在驚人的人潮中被沖散了。我發現要尋找他簡直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因此我只好放棄,單獨隨性逛著。心想連一聲再見的話也還沒說便和吉村先生分離了,實在有些可惜。

我信步走著,突然看到路邊幾個中年男子圍成一小圈正熱烈地喊著,我好奇走近一看,原來他們正在賭博。他們圍著一張高腳木製小方桌,桌上舖著一塊藍色方巾,三個小杯子並排在桌上,賭的是小球在哪個杯子中。當莊的是一個大塊頭中年男子,他先將杯子一一翻起來給大家看,然後將直徑約一公分的小白球放在方巾中央,蓋上杯子,雙手快速地交錯移動三個小杯。別看他個兒頭大,手法倒是挺靈活,三個杯子快速移動看得我眼花撩亂。停了下來,周圍的男子便把五十歐元的鈔票放在他們認為的杯子前方。五十歐元,賭一次的代價可不少。

然後莊家便把杯子一一打開,一陣嘆息聲起,這局只有一個男子猜對了。我一連看了幾局,總是輸錢的人多,贏錢的人少,這大塊頭莊家賺得荷包滿滿。這時一個男子加入,他一擠進來,我便被擠到莊家側面的位置,無法正面面對三個小杯。但就是因為這個位置,我竟然發現大塊頭莊家以極快的手法在移動時將小白球捏著,然後在動作即將停止時再將小白球塞入杯中。原來小白球竟是個軟棉球,在手指間可捏得扁扁的。由於一切的動作都在小杯後進行,而莊家的手法又是如此的俐落,因此如果在正面觀看一定被小杯子阻擋而看不到。

我默不作聲繼續觀察了三局,每局我都〝看〞對了杯子,但我並不打算參與賭局,因為我不想在這樣的人群中拿出我的錢包。下一局又開始了,莊家停止移動後,大家又開始一一下注。一個中年男子準備將鈔票擺在最左邊的杯子時,我搖了搖頭,他注意到我的反應,手硬是停在半空沒將錢放下,然後往中間的杯子移動,他以詢問的眼神望向我,我點了點頭後他將錢放下,這局他贏了。

就這樣我〝幫〞這陌生男子一口氣連贏了三局,大塊頭莊家臉板了起來。他要我自己下來玩,我告訴他我只想看不想玩,他不悅地說那就不要在旁邊提示別人。又開始了一局,我一樣聚精會神仔細瞧著,這一局停止時我沒有再提示那陌生男子,這時大塊頭莊家望向我,手指著三個杯子要我下注。
「我不玩。」我搖著頭說。
「沒關係,不用付錢,你指看看。」大塊頭莊家以充滿挑戰的眼神望著我表示。周圍其他的男子也開始鼓譟著要我指出來。
我指了指右邊的杯子。
我又對了,大塊頭莊家從口袋拿出五十歐元的鈔票塞給我。我當然不收,他說這是我贏的,但他非常堅持要我再玩一次。旁觀者幫他把錢塞在我手中。

現在的情況好像騎虎難下了,我雖不想玩但卻被大家拱著非玩不可。大塊頭莊家把小方桌抬了起來,將正面朝向我放下。我心中暗自苦笑,因為角度的問題我知道再怎麼看也沒用了,我只能憑運氣亂猜。這一局開始了,一陣眼花撩亂之後,我輸了這局,周圍嘆息聲起。五十歐元回到莊家手中,他揚起頭露出得意的笑容。哼,跩的呢。
這場意外的賭局結束,我也決定離開跳蚤市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