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17日 星期日

火車遊歐洲(20)
分類:歐洲、法國

有趣的理髮經驗
下午告別了艾克斯,回到同樣陰雨綿綿的馬賽。在旅館房內瞥見鏡中的自己,才發覺出國前染成亞麻色的頭髮又長了不少,頭上已經有三種顏色。距離上次在土耳其剪髮已過了一個多月,也應該是整理的時候了。依稀記得從港口前往聖母守望院的路上好像有間理髮店,我動身前往並在一處小圓環邊找到了它。我推開門進入,理髮店並不大,橘色系的室內裝潢,白色的洗髮台,有著簡潔明亮的風格。

「Bonjour。」正在幫女客人剪髮的年輕小姐笑著向我問好。店內沒有其他的工作人員,是間個人的工作室。
「Bonjour,我想要剪頭髮及染髮。」我以英語跟她說。
小姐楞了一下,她有點不知所措地以一口生硬的英語表示她不太會說英文。
「@$#@%」椅子上的女客人對她說了句法文。
「啊~~Yes..Yes。$%$^&^*%」理髮小姐回應了一句,她似乎懂了。
「她問你要剪什麼樣式的髮型?」女客人問我。小姐手上也沒停著,一邊幫女客人處理頭髮,一邊以法語跟她交談,而這位女客人則當起我們之間溝通的橋樑。
「剪短就好。」我回答。女客人一段法語溝通之後,理髮小姐拿了本染髮的色樣給我,讓我挑選。
「你最好到外頭去,在自然光下選顏色。」女客人補充。
「疑?#$#︿%&」小姐似乎不懂女客人向我說什麼,於是轉頭問她,接著又是一段法語交談。
「啊~~Yes..Yes。」她懂意思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著她比手劃腳表示處理完女客人後便輪到我。
「OK?」她問我。
「OK。」我笑著回答。

女客人頭髮整理完後便離開,我們之間溝通的橋樑消失,我想情況將會變的非常有趣。
「我,英語,不好(I , English , no good)。」她一邊剪著頭髮一邊笑著說。
「沒關係。」我回答。
「你…你…」似乎要問我什麼,卻不知如何開口,連剪髮的動作也停了下來。思索了一陣之後,她笑著說「我,法國。你?」
「台灣。」啊,這樣就簡單多了,總會想到表達的方法嘛。
「啊!台灣!我知道,我知道。台灣,日本,韓國,香港,新加坡。」她接著說出一些亞洲國家來。
「世界杯,在日本和韓國。」她接著說。歐洲果然是足球瘋。
「你,嗯…旅行,在歐洲?」她問。
「是,義大利,奧地利,瑞士。」
「啊,義大利!我喜歡。Ciao Ciao(發音喬,義大利的打招呼語)」她俏皮地說起義大利文。
「Si Si(發音系,義大利文的是)明天,西班牙。」我笑著說。
「阿!明天,我,巴黎。你,巴黎?」
「巴黎,在西班牙之後。」
「阿,我,明天,巴黎,嗯…嗯…」她拿著剪刀用手筆了筆剪髮的動作,我猜是去巴黎進修剪髮。

我們就這樣聊著,因為她總是一邊說一邊比手劃腳表達,因此剪髮的過程停停頓頓,但真是有趣。其間來了一些其他的客人,她都請他們下次再來。
「你,今天,最後。」她說。我想也是,照這情形剪下去,後面的客人肯定會等很久。
這時一位年輕斯文男子走了進來,她過去吻頰,男子給了她一個擁抱,我想那是她男朋友。他們以法語交談著,她邊說邊笑,大概是向他提及之前的狀況,除了台灣,其他我都聽不懂。
「Hi。」男子笑著向我打聲招呼後到旁邊坐下來看雜誌。
「男朋友。」她笑著,臉上掛著紅暈。
三個小時後,我的頸部以上以全新姿態展示。雖然是邊聊邊剪,但她細心處理的態度讓我印象深刻。這真是一段難忘又有趣的理髮經驗。

* * *

翌晨,在普羅旺斯的最後一天。將行李寄放在櫃臺後,我上街無目標地隨意逛逛。如果剪髮工作室那位有趣的小姐沒到巴黎,或許我會過去找她學學法文。
旅館附近每晚總是樂聲嘈雜的小酒館,門外還散落了一地的空酒瓶,昨晚似乎又是恣意瘋狂的一夜。

我漫無目的的閒逛,經過一處電影院時,心想不如看場電影消磨時間。抬頭看了看廣告看板,有幾部法語片以及一部由李查吉爾(Richard Gill)主演的電影。看法語片太冒險,因此我還是選擇了熟悉的好萊塢電影,希望老帥哥陪我度過在法國南部的最後時光。

買了票入場,電影廳內並不需對號入座,因此觀眾可以自由選擇喜愛的空位。電影開始放映後我就傻眼了,本以為會以英語原音配上法文字幕播放,但我錯了,螢幕上的帥哥美女都說著一口流利法語,而且也沒有任何字幕。對我而言,這場電影彷彿就像有聲的另類默劇一般。我坐足了兩個小時,盯著螢幕,天馬行空地編入我自己喜歡的對白。

火車在下午三點駛離馬賽。我座位對面是兩個身材高大的黑人,他們一身花襯衫,脖子、手臂和手指上穿掛的金金亮亮,似乎家當都上了身。兩人在我對面以極為擾人的音量高談闊論,讓我整顆頭轟轟響個不停。直到站長來查票,將這兩個傢伙趕到應該屬於他們二等艙去後,頭等艙內才恢復了寧靜。
鐵軌不斷地向前延伸,火車喀拉喀拉地在軌道上飛馳。知道已離開法國國境時,我心中便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奇妙亢奮。

在歐洲搭乘火車旅行,最特別、最有趣的經驗便是能常常體驗跨越邊境與國界的刺激感。歐盟成立之後,對旅人來說便是國與國的界線模糊了。因空間移異所帶來國與國之間的區別,只剩下語言、人種、生活習慣、以及各國風土獨立鮮明的文化和個性。一次歐盟申根簽證、一種貨幣、一張歐洲十七國通用的火車聯票(EURAILPASS)及一本歐洲火車時刻表,跨越歐洲大陸各國邊界將只是幾個小時的問題,甚至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看著時刻表上的連接歐陸各大城市的各個班次:威尼斯—維也納、巴黎—馬德里、阿姆斯特丹—柏林、巴塞隆納—佛羅倫斯、羅馬—法蘭克福、斯德哥爾摩—哥本哈根。心中便有湧起恨不得趕快跳上火車展開一段旅程的強烈慾望,來體驗這片大陸種種迷人之處。

2 則留言:

Takol 提到...

這種國界的模糊感,在歐盟真正成立之前,是個台灣出生的人所無法想像的產物。不過其實歐洲各國自古以來就不是真正被國界分隔,而是類似諸侯城邦領地那種關係。想想,也挺有趣的。

那鍋理髮小姐,對你有意思嗎?可惜後來男朋友進來了,否則可以用彼此的身體來學習中文和法文。這是何等浪漫的事情呀。

阿鏗 提到...

理髮小姐應該不是對我有意思
takol先生想的太美了
夢想跟現實真的差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