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2日 星期六

火車遊歐洲(3)
分類:歐洲、義大利

羅馬著名景點一遊

DSC01333搭地鐵回市中心後,我步行前往萬神殿(Pantheon)。這座有「天使的設計」美名的建築物,殿內最著名也最吸引人的莫過於圓頂上那個直徑九公尺的圓洞。晴天時,你可以在室內看著頂上片片雲朵飄過,陽光穿透圓洞射向陰涼的室內,在圓形大殿內精美的弧牆上緩緩劃出光的軌跡。雨天時,雨水透過圓洞灑進室內,再隨著大理石地板的洩水坡度緩緩流入落水孔中。而且因為這圓洞,在室內任一處說話都不會有回音,真是絕妙的設計。
星期天的早晨,這兒有禮拜正在進行。十點整,合唱團唱起聖歌,我閉上眼睛隨著眾人靜靜地享受這神聖莊嚴又充滿和平安詳的感覺。似乎一切都靜止了,只有悠揚的歌聲在空氣中迴盪著。待兩首聖歌唱完,我緩緩步出萬神殿,前往納佛那廣場(Piazza Navona)。


DSC01346羅馬三大廣場之一的納佛那廣場(Piazza Navona),最受人矚目的莫過於長方形廣場中的三座噴泉:海神噴泉(Fontana di Nettuno)、摩爾人噴泉(Fontana del Moro)與四河噴泉(Fontana dei Fiumi)。這三座噴泉不只為人們在炎炎夏日帶來一絲絲清涼感,今日更成為狗兒的戲水池。幾個當地民眾牽著狗在廣場上散步,才一解開扣環,狗兒就朝著噴泉飛奔而去,然後跳入池裡,在狗主人大聲呼喝後,才在周圍眾人笑聲中,渾身濕漉漉地從池裡爬出來。廣場上,除了往來的觀光客、賣力表演的街頭藝人之外,也有不少學生架起圖板,聚精會神地對著三座噴泉上栩栩如生的雕刻素描。廣場周圍,一支支白色帆布遮陽傘提供了躲避豔陽的陰涼場所,人們在露天咖啡座上悠閒地喝咖啡及用餐。在這個充滿歡樂氣氛的廣場上逗留了約一小時後,我轉往翠比噴泉(Fontana di Trevi)。

DSC01367我從小巷中轉到這座羅馬城眾多噴泉中最具盛名,位於波麗宮(Palazzo Poli)背面,俗稱為許願池的翠比噴泉(Fontana di Trevi)。壯麗精美的灰白色的雕刻,略顯淡綠色的池水,承載著眾多許願者願望的錢幣,在陽光下如黃金般閃爍。翠比噴泉旁狹隘的廣場四周圍滿了遊客,人群一直蔓延到周圍的階梯上。最接近許願池的人,除了展開笑容好好地駐足拍照之外,也一一背對著噴泉許願,然後將錢幣拋入池中。據說如此必將會重遊羅馬。

接著我來到康多堤大道(Via Condotti)。這條羅馬著名的購物大道,匯集了世界一流的各式名牌。大道兩旁時尚精品店櫛比鱗次,路上則是人潮擁擠,我目光所及幾乎都是一個個逛街購物者的腦袋和陌生面孔。購物人群中,最受矚目的當屬由日本年輕女孩所組成的宣揚國威海外血拼團。她們每個人手裡提著大大小小袋子,還不斷來回穿梭各個精品名店之間,態度之執著以及購買力之強由此可見。順著烏鴉鴉人潮往大道盡頭望去,聖三一教堂(Chiesadella Trinita dei Monti)靜靜佇立在盡頭的山坡上。

DSC01425康多堤大道盡頭便是著名的西班牙廣場(Piazza di Spagna),這兒的人潮比起納佛那廣場(Piazza Navona)只有過之而無不及。從廣場上的破船噴泉(Fontana della Barcaccia),一直到著名的西班牙階梯,到處都是觀光客。除了遊客之外,在這裡我也終於見識到惡名昭彰的吉普賽女孩,她們身著五彩長裙服裝,三兩成群,帶著狡黠的眼神,似乎在人群中尋找著下手的獵物。其他的遊客看到他們靠近,總是會特別注意他們的一舉一動。踏著佈滿美麗嬌豔花朵的西班牙階梯而上,穿過坐在階梯上休息及談天說笑的的人們,我來到山丘上聖三一教堂前的廣場,在這兒俯瞰整個西班牙廣場及康多堤大道上密密麻麻的人潮。

DSC01431康多堤大道上有間著名的希臘咖啡館(Caffe Greco)。這間有兩百多年歷史的咖啡館,過去一直是文人及藝術家聚集的場所。一踏進來,似乎就甩開了門外康多堤大道上花花世界的嘈雜擁擠。安靜的咖啡館內瀰漫著懷舊氣氛:典雅的暗紅色裝潢,古典樣式的沙發座椅,牆上的畫及照片更在娓娓述說著咖啡館過去的悠悠歷史。留著兩撇小鬍子、身著黑色燕尾服的中年服務生以優雅的姿態穿梭於各桌的顧客間。我在這兒悠閒地品嚐了一杯卡布其諾(Capuccino)與提拉米蘇(Tiramisu)。

步行了一整天,太陽西沈時,我回到房中。多了個新室友躺在隔壁原本是吉村先生所睡的床上。他一頭微紅的短髮,嘴唇周圍一圈鬍子,呈大字形懶洋洋地躺在床上。和我打了招呼後,這位來自以色列的Omer又倒了回去,眼神空洞地望著天花板。他床頭邊擺了支吉他。
「你帶著吉他旅行嗎?」我問他。
「是阿。」他回答,聲音也是懶洋洋的,他繼續動也不動地躺著。
通舖房內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旅人。

今晚的四人房內,除了大夥兒閒聊之外,還多了Omer略帶頹廢慵懶嗓音的自彈自唱。我們其他人閒聊時,看來委靡不振的Omer他終於坐了起來。當他拿起吉他彈奏時,我和其他室友不由自主都靜了下來。他緩緩地唱著,彈唱樂聲中,聽不出歡樂的感覺,反而流洩出一絲落寞的淒涼哀傷。
「這是他現在的心境嗎?」我疑惑著。
自由自在的旅行不是快樂的嗎?為什麼他的感覺是哀傷呢?過去的路上他看到了什麼景象?他體驗的世界和我們不一嗎?
大家並沒有多問,只是靜靜地聽著。那一絲悲傷氣氛隨著樂聲在房內飄盪著,滲入了牆壁、天花和我的心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