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24日 星期四

歐亞薈萃-土耳其(10)
分類:土耳其

博斯普魯斯(Bospurus)海峽一遊
早上十點和具利珍在旅館前碰面,今天我們準備搭乘渡輪一遊博斯普魯斯(Bospurus)海峽。我們在艾米諾努(Eminonu)碼頭的三號船站(Bogaz Hatti)買了票,十點四十五分後,渡輪發出噪耳的引擎聲,加拉達橋便在船尾白色泡沫中逐漸遠去。渡輪緩緩破浪前進,海峽左邊是伊斯坦堡新城區,層層疊疊的建築和高地上的幾幢新穎的辦公大樓;右邊則是老城區,最醒目的地標當屬藍色清真寺和聖索菲雅大教堂那屹立千百年之久的圓頂和尖塔。

約十五分鐘後,我們在Besiktas下了船,步行前往位於歐洲岸的朵馬巴恰皇宮(Dolmabahca Sarayi)。一千五百萬里拉的門票費用包含了參觀主皇宮、後宮以及相機的進場費,整個參觀過程必須在專業導遊的帶領下進行。遊客分批進場,進入時還必須在鞋子上套上塑膠套,走在舖好的紅色地毯上,以保護皇宮內的木地板。主皇宮內部真的只能用金碧輝煌來形容,整座宮殿如同由黃金打造一般。我們在年輕美麗的專業導遊帶領及解說下,逐一參觀每一個房間。老實說我完全沒專心聽女導遊說些什麼,我眼裡只有她五官輪廓分明、如寶石般的深邃大眼又帶著微笑的美麗臉龐,這真是皇宮內部另一個吸引我的美麗焦點。

花了一小時參觀完主皇宮之後,我和具利珍在庭園中休息了三十分鐘,等待下一梯次的後宮參觀。下一階段的行程主要是參觀皇室成員的寢室、浴廁等等。這趟約四十分鐘的參觀過程,比起之前一段來,則是充滿了擁擠與煩悶:我們塞在一長條蜷曲而擁擠的隊伍中,在每個房間中繞進繞出,緩慢地魚貫前進。所有的遊客幾乎是一個個前胸貼著後背,我甚至清楚感覺到後面的男子對著我的腦袋呼氣。煩悶的原因是後宮的建築精彩程度略遜於主皇宮,但最主要的是美麗的女導遊竟然換成說話有點大舌頭的男導遊。原諒我,我真的無法釋懷。

結束了上午朵馬巴恰皇宮的參觀行程,我們回碼頭邊剛好趕上一點五十分的渡輪,繼續下午的博斯普魯斯海峽之旅。渡輪不斷地來回穿梭於博斯普魯斯海峽歐、亞兩岸之間。我們悠閒地在陣陣清涼海風中,欣賞著博斯普魯斯海峽迷人風光:海鷗展開雙翼盤旋於渡輪上方,在藍色的天空中滑出優美的弧線;海水波光瀲灩,許多渡輪和小艇破浪而行。兩岸一幢幢白色的典雅別墅,沿著翠綠、粉紅交織的山坡潑灑,海岸邊不時有露天咖啡座、清真寺和古城堡,所見景象令人心醉神迷。經過第一、第二博斯普魯斯大橋後,我們來到了此行的終點站:亞那多魯(Anadolu)小鎮。

一踏上碼頭出了船站,小鎮街道兩旁是一家家的餐館、咖啡館、販賣著新鮮魚貨的商店以及許多賣烤魚三明治的小販。狹窄的街道上滿是搭船前來的觀光客,熱鬧無比。我和具利珍跟著一堆遊客擠在路邊的長椅上,享受香噴噴的烤魚三明治,接著在小鎮內悠閒散步後,我們搭上下一班回程渡輪,約傍晚六點回到了艾米諾努。

亞斯金七點約了我在旅館前碰面,他說要帶我去新城喝點小酒,我們邊走邊聊。
「土耳其之後你要到哪裡去?」他問。
「希臘。」我回答。
「喔。我去過雅典,還在那邊的海灘上認識了不少女人。」
「要是有錢誰會想待在土耳其這國家阿。」他又開始抱怨起這兒的一切。
「對了,台灣有很多政治團體嗎?」他問。
「是阿。每個政黨若以顏色來代表的話,主要有藍、綠、黃、橘等顏色。在台灣有一些民眾,一到選舉時刻,不管是親人、朋友,有時會為了支持不同顏色的政黨而起爭執。」我思索了一會兒後回答。
「很好,很好。」他似乎對這答案感到很滿意。
「你們投票選總統嗎?」他接著問。
「是阿。」
「現在的總統是什麼顏色?」
「綠的。」「上一任呢?」「藍的。」
「很好,很好。像我們這邊的領導者是不用換的,從以前到現在,我不知道他到底做了多久,打從我有印象好像就是他在做了,現在已經七十多歲了吧,還是繼續做,可能要一直做到他死吧。你說這樣國家怎麼會進步呢?去他的土耳其。」我相信若給亞斯金一支軍隊,他鐵定會在土耳其搞革命運動了。
結束了這段政治談話後,我們已走上伊斯迪克拉爾路。

披上夜紗的新城除了熱鬧喧囂依舊之外,附近燈紅酒綠,更充滿感官聲色的狂放氣氛。亞斯金說這區域有上百家的各式酒吧和夜店,兩旁巷內偶爾也可見廉價的阻街女郎,是伊斯坦堡夜生活的主要區域。
「你要是有錢,在伊斯坦堡沒什麼不可能的。女人、毒品,你要什麼有什麼。」他說。
「回教國家民風不是很保守嗎?」我問。
「這你相信阿?那是騙人的。」他哈哈大笑。
「你有興趣嗎?要不要我帶你去找女人?給她們十美金,你要做任何事情都可以,任何事。怎麼樣?」他用手肘頂了頂我。
「不了。」

亞斯金約了他妹妹在一家咖啡館碰面,我們喝了杯咖啡並聊聊天,隨後便轉往酒吧喝酒。我沒想到伊斯坦堡的夜生活這般熱鬧,所有酒館外的露天座位上都坐滿了打扮時髦、大聲談笑的年輕男女,我們一連走了好幾家都找不到空位。

一陣開懷暢飲後,我們在十點多步出酒吧,走回伊斯迪克拉爾路。此刻街道上湧進了成群的年輕足球迷,他們個個披著球隊的旗幟,神態瘋狂高聲歡呼吶喊。亞斯金說他們支持的球隊剛剛在這次土耳其聯盟中獲得冠軍。路上的球迷似乎越來越瘋狂,竟然還有人對空鳴槍。亞斯金建議我不要走路回舊城,可能太危險了。他陪我到塔克辛廣場搭公車,沒想到廣場周圍的交通已被瘋狂球迷所癱瘓。成群的球迷在廣場上四處流竄、大聲歡呼及唱歌,所有車輛都停在廣場上動彈不得,廣場周圍則是為數眾多的鎮暴警察,各個手持警棍和盾牌,頭戴安全護帽,密切地注意廣場上瘋狂的足球迷。

「公車沒辦法坐了,你搭計程車吧。你自己回去沒問題吧?」亞斯金問。
「當然。你呢?」
「我要找樂子去。找女人,你知道的。」他的回答倒是挺坦率。
我們在廣場道別。我坐上計程車,為了躲開球迷聚集鬧事的區域,車子在市區兜了一個大圈子,然後在十一點回到了旅館。

2 則留言:

焦糖 提到...

我只坐一小段船解解讒,很棒又便宜~

阿鏗 提到...

to焦糖
你應該坐完全程的
那是一趟蠻不錯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