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4日 星期一

尼羅河的子民-埃及(2)
分類:埃及

吉薩金字塔之旅
翌日早餐後便出發前往吉薩(Giza),準備一睹這世界七大奇景之一的金字塔群(Pyramids of Giza)及人面獅身像(The Sphinx)。來載我的司機是一位挺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一樣一副真摯誠懇的笑容掛在臉上。

前往吉薩的路上更讓我確定了一件事,若論反應及敏捷度,開羅的居民應該是世界上的佼佼者。任意穿越馬路堪稱是不分男女老幼的全民運動,甚至是行動不便的殘障者也不例外。我真的是嚇壞了,這實在是太瘋狂!所有的人各自尋找喜愛的路線在馬路上流竄,完全不理會飛馳的車輛。有三次我們幾乎撞上穿越馬路的行人,前座的我每次都嚇得大叫「小心!」,我可一點都不希望有人在我面前被撞的血肉模糊,連成為木乃伊的機會沒了,但身旁這位氣定神閒的啤酒肚司機總是以「哈哈哈」的笑聲回應。開羅馬路上的緊張情勢更甚於中東地區,而「像埃及人走路」(Walk like an Egyptian,手鐲合唱團)應該不是流行歌曲而是交通安全示範帶。

DSC00583我被帶到了吉薩金字塔群的外圍,遠遠已可見到在黃沙中的三座大金字塔。我在一處民房前下了車,司機問我想騎駱駝或馬過沙漠到金字塔群去。我本來想也不想當然騎駱駝囉,但這時我看到附近一頭駱駝跑了起來,而坐在駱駝背上像彈簧般跳動的金髮妙齡女子正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嗯,騎馬好了。」經過慎重考慮後我回答。

負責帶我到金字塔的導遊是一位年輕人J,他捲髮小平頭、帶著墨鏡、兩撇小鬍子、體格結實、一臉精悍之色。上了馬,他要我放心,他會幫我控制馬匹,他騎上另一匹馬,左手拉著韁繩,右手伸過來拉著我的一部份韁繩,兩匹馬便開始往金字塔群方向前進。我們先穿過沙漠外圍的民房,破舊民房周圍到處都是垃圾,蒼蠅飛舞,我們隨後進入沙漠。兩匹馬載著我們一步一步在黃沙上走著,炎陽高掛,無比的熱力讓我覺得似乎就會這麼蒸發消失在空氣中,每吹來一陣熱風便會帶起陣陣黃沙,但這樣電影般的情境卻讓我興奮不已。

「抓緊馬鞍。」J轉過頭來微微一笑並牽去所有韁繩。
「喝啊!」在他一聲喝下,兩匹馬發足狂奔!
我整個人在馬背上隨著馬兒奔跑彈了起來!我只能雙手牢牢抓緊馬鞍,希望別跌下馬去。直到我屁股疼痛難耐,我不斷大喊著「停下!停下!」他才讓馬停下。到金字塔的路上,我玩了兩次這樣的刺激遊戲。

DSC00585我們逐漸接近金字塔群,在離金字塔不遠處停了下來,庫夫王大金字塔(Great Pyramid of Khufu)、庫非爾王金字塔(Pyramid of Khafre)、曼卡烏拉王金字塔(Pyramid of Menkaure)三座大金字塔矗立在風沙中,附近則有人面獅身像(The Sphinx)和一些小金字塔。這些在西元前由巨石所堆砌而成,工程方式至今仍然為謎的金字塔,非親眼所見不足以感受其震撼。我下了馬走向這佇立了千年歲月的金字塔,在塔下看著一個個表面因千年來風化而粗糙,比人還高大的巨大石塊,就可以想像當時工程之艱難與浩大。

我想進入塔頂顏色明顯不同的庫非爾王金字塔參觀,但J告訴我遊客不能帶相機進入金字塔。
「那該怎麼辦?」我並不想把相機交給別人。
J從皮夾中拿出他的身份證交給我,請我放心交給他保管。
「小心別弄丟了,不然我就麻煩了。」J提醒我。
我低頭看了看手中的身份證,他竟然是個才二十歲的年輕人。

我花了10埃磅買了票,通過檢查,跟著其他許多遊客沿著通道進入金字塔。塔內的通道狹小,寬度應不足兩人並肩而行,而且我必須彎下身來,才不會一頭撞上石塊。遊客一個接著一個魚貫進入,由於通風不佳加上遊客人數眾多,通道內瀰漫著一股令人難受的汗臭味。我前面是一個中年肥佬,他一個人幾乎就塞滿了整個通道,在這樣屈著身體的姿勢下,除了兩旁的石壁,我所能見到的就是他那快從百慕達短褲中爆出來大屁股,要是他現在放個屁,我相信金字塔內會增加不少雙手摀著鼻子的現代木乃伊,而我絕對是表情最哀怨那一個。通道先斜斜向下,之後是一小段可用正常姿勢行走的空間,然後又是一段必須彎身的狹小通道斜斜向上,盡頭是一個空蕩蕩的密室,裡頭擺了一個空蕩蕩的石棺。老實說我有些失望,心想我這樣彎著身、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冒著被毒氣攻擊的危險來到這兒,竟然是這樣空蕩蕩的結果。不過的確,我要是木乃伊,我會選擇到博物館中的空調室去躺,那兒可舒服多了。

DSC00590出了金字塔,反而感覺外頭真是好多了。我回去找J,他還在烈日下等著我,我們上馬接著往人面獅身像(The Sphinx)前進,途中又玩了一次〝馬兒奔跑我彈跳〞的遊戲。這個一樣在西元前完成,象徵法老王的人面獅身像,鼻子塌了、下巴上的鬍子也沒了,相貌已毀損大半。

時近中午,火熱炎陽高掛,沙海上滾滾黃沙。看完人面獅身像後,我選擇在還沒蒸發之前返回,我告訴J我屁股真的很痛,請他別再讓馬跑了,看他控制馬兒很有一套,便問他何時開始騎馬的。
「七歲。」他冷冷地回答。
七歲的我只會玩騎馬打仗的遊戲吧?

我們兩匹馬慢慢穿過沙漠,沙漠外圍的住宅區已在不遠處,J突然讓馬兒停下。
「先生,你覺得這趟金字塔之旅愉快嗎?」他問。
「很不錯阿。為什麼問這個?」我心裡隱約覺得他是要跟我提小費的事情。其實給小費我早已知道是埃及文化的一部份,我雖然是自助旅行,但該給的也一定不會少。而且來這兒的路上,我的啤酒肚司機也告訴過我,如果我覺得愉快,請我至少給些美金作小費。

「你要給我多少小費?」他問。果然被我料中。
「十塊美金。」我說。他聽到倒是表情有些失望。
「你覺得我的服務不好嗎?」
我知道他想多要一點小費,老實說給多少小費應該是我的自由,況且行程還沒結束。不過他這哀愁的表情倒是讓我考慮是不是要多給他一點。
「十五。」我想我不會在增加了,就算是幫助這年輕人吧。
「好,非常謝謝你,先生。非常謝謝你。」他總算露出微笑。
「我可以跟你商量一件事嗎?」他又說。
「你說。」
「你可以先給我五塊美金嗎?」
我覺得這真是奇怪的要求,不過既然已答應他要給十五美金,我倒是爽快地從襯衫口袋拿出十五美金遞給他。結果J竟然把十元美鈔退給我。
「為什麼不拿?」我覺得很奇怪。
「先生,我必須讓你明白一些事情。」J告訴我十元美金必須等到我返回,下馬之後再給他,而且必須當著啤酒肚司機的面給他。
「那司機會告訴我老闆你給我多少小費。」J說。
「我做這份工作完全沒有薪水,必須靠小費生活。但那十元美金,我必須繳回給我老闆,我只能從中分到一元。」我聽到後蠻驚訝的,沒想到我給他的小費還會被上頭的人抽走。搞不好啤酒肚司機還能從中獲取一點利潤。
「所以….」
「我知道,你不用再說了。」我突然覺得有股莫可奈何的感慨。
「真的非常謝謝你,先生。我非常感謝你。」

果然,啤酒肚司機在門口等著我們。下馬後,我拿出十元美金交給J,J牽著兩匹馬到屋後。啤酒肚司機要我等他三十秒,他跑進屋子裡去,看來是去通風報信了。
「唉。」我嘆了一口氣。

「你是學生嗎?」坐上車後啤酒肚司機問我。
「不是。」
「你有國際學生證嗎?」
「我不是學生當然沒有。」
「來埃及這國家怎麼可以沒有國際學生證,你所有參觀的門票都半價優待。你之後會去哪些地方?」
「亞斯文、路克索。」我回答。
「那一定要辦一張,可以幫你省很多錢。而且這張國際學生證在其他國家都可以用,我馬上帶你去辦。」啤酒肚司機說著。

他帶我到國際學生中心。
「我等一下會問你的學生證呢?你就說不小心弄丟了。知道吧?」他說完後我們走向櫃臺。
「你的學生證呢?」
「我不知道,遺失了。」我說。
「怎麼這麼不小心。」他演的挺認真的。沒想到之前為了J的小費我配合著演一場戲,而現在,我卻是為了我自己。
「小姐,他要補辦一張國際學生證。」他說完後轉頭笑著向我眨眼。櫃臺小姐拿出一張表格要我填寫。「有照片嗎?」她問。
「我放在旅館。」
「沒關係,馬上幫你拍一張。要收相片的工本費。」說完她拿出相機,帶著我到旁邊拍照。五分鐘後,一張藍色精美的國際學生證送到我面前。
「在全世界都可以用。」啤酒肚司機咧嘴笑著。

DSC00598他接著載著我去伊斯蘭區(Islamic Cairo)看了幾座大清真寺和大城堡(Citadel),以及一整片土黃色廢墟、恰如其名無半點生氣的死者之城(City of The Dead)。我很難想像竟然還有人住在這只有四面牆壁的小方盒子裡,現在我才知道什麼叫家徒四壁。之後我們找了家咖啡屋,我點了杯可樂消消暑氣,啤酒肚司機則像其他的埃及男人一樣,坐在門外,點了水煙斗來吞雲吐霧一番。

回到旅館已是下午近兩點,我沖了個冷水澡,懶散地倒回床上,開羅炙熱的午後只會讓人渾身都滲出濃濃的懶洋洋感覺。

傍晚我再度出門買晚餐兼逛大街,被搭訕次數三次。開羅人除了過馬路的膽識與技術讓我五體投地外,我發現他們也頗為能言善道,纏人本事一流,而且表情、動作都頗具有戲劇張力。由這兩天所遇到的經驗下來,首先他們會臉上堆滿親切又熱情無比的笑容,就像是遇到失散多年的老友,向你說聲「Hello,my friend」,然後伸出友誼的手來跟你握手,握手的力道讓你就真的感受到他的誠懇似的。「從哪裡來?日本?」、「來幾天了?」、「喜歡這裡嗎?」、「你在找什麼?」、「需要幫助嗎?」、「要不要一起喝杯飲料?我的店就在附近。」

在香草廣場(Midan Talaat Harb)這附近的熱鬧街上,只要一上街,沒多久就開始有人熱切地纏著我,他們甚至可以跟著我走個幾十公尺,直到我一再地說「不,謝謝」,他們才肯放我一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