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5日 星期二

尼羅河的子民-埃及(3)
分類:埃及

勇闖馬路的開羅人
今天我的第一個目的地是埃及博物館(Egyptian Museum)。早餐後,我慢慢步行至博物館,入口處一早便已聚集了許多遊客排隊等候,除了門票錢,還要為自己所帶的相機買票,並且通過了層層的安檢後才能進入。

DSC00604儘管古文物收藏豐富,但博物館一樓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間略顯雜亂的巨大倉庫,而倉庫內散置著許多這世上珍貴無價的石頭雕塑。眾多的遊客、解說員、管理人員、警衛人員等將本已就凌亂的一樓展示室,變得像菜市場一般嘈雜混亂。但最讓我難以理解的是還有許多的清理人員,我正在欣賞玻璃箱內的展示品,他就在旁面拿著抹布來擦這麼幾下,釘木櫃子、擦窗戶、清理廁所、拖地板等等,他們簡直無所不在,好像他們也只能在開放後進場整理。結束了一樓的參觀之後,我步上二樓。

二樓的展示比起一樓便精彩許多,木乃伊室、圖唐卡門展覽室是兩大重點。為了讓你跟木乃伊一起享受恆溫濕度的空調,所以進入木乃伊室另外要買門票。其內部放置了幾具木乃伊,面容枯槁、身形比想像中嬌小許多。圖唐卡門展覽室則有黃金面具、黃金外棺、各式各樣的黃金飾品、珠寶、陪葬品、以及一些生活用品等等,其飾品製作之精緻以及收藏品金碧輝煌的程度令人瞠目結舌。

整個參觀過程歷時二個多小時結束,我走出博物館往尼羅河畔方向前進,穿越了一條大馬路,汽車駕駛們似乎沒有對我這個觀光客有特別的禮遇。看著尼羅河上航行的郵輪及對岸一柱擎天的開羅塔,我決定在還沒熱昏之前返回旅館休息。我再度展現開羅人過馬路的無畏精神穿過車流,一路上被搭訕次數零,但被計程車司機騷擾三次,十五分鐘後我平安回到旅館。

在沙發上稍微休息了一會兒後上街去買午餐,在馬路口我因為號誌燈轉成紅燈而停下。身後有人拍了拍我,我回過頭去,是一名中年男子。
「為什麼你不走而停下?」他問。
「因為紅燈。」我指著路口的交通號誌燈回答,心裡感覺並沒有任何不妥。
「那是個狗屎東西!我們的生命是交給阿拉真神而不是它!」他說完繞過我穿越馬路去了。

我真的受到極大的震撼!本來開羅人任意穿越馬路對我來說也不過只是件新鮮有趣的瘋狂事情,但聽完方才的回答,腦袋像是被搥了一記,我完全呆住了。如果大家任意穿越馬路的理由都和剛才的中年男子一樣,這是什麼樣的宗教力量?!我驚訝於連穿越馬路這樣的事情也能和信仰扯上關係,心裡有股無法言喻的奇妙感覺,回教世界的阿拉真主果真不同凡響。

午餐後我回到旅館,由於晚上要坐夜車到亞斯文(Aswan),因此早上我便退房了。沒房間可用的我在三樓餐廳窗戶旁,望著下方香草廣場上的人車來打發燠熱的午後時光。

DSC00613居高臨下看著這些將生命交給阿拉真主的開羅人,在圓形的廣場及周圍的馬路上四處流竄,真是怎麼看都不會覺得厭煩,怎麼看都不會膩的事情。就像小時候養小昆蟲一樣,趴在桌上看著透明玻璃盒子裡的小蟲,怎麼看都覺得有趣。這些開羅人有的會先在馬路邊觀察一下,然後逮到空檔快跑著衝過馬路。有些人則是三兩成群,一起大搖大擺慢慢地晃過馬路中央,那種感覺好像在告訴汽車駕駛,「喂,我們可是有三個人喔,你小心點。」還有人一邊走一邊指揮車子如何從他身邊經過。我看了真是忍不是笑出聲來。

在開羅開車的人也很厲害,除非你能利用人數優勢,不然他們真的不會將車速減慢,這些隨意亂闖馬路的人好像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要撞就撞吧這種感覺。大多數的開羅人闖馬路時都是在馬路上視來車的情況而定,他們快漫步伐交替、左右閃躲著通過馬路,有些滑稽的動作還像是舞蹈一般。
馬路上的開羅人真是很神奇的一種生物。

我興趣盎然地趴在窗邊看了一小時。這時旅館老闆的兒子過來問我要不要休息,他可以提供個空房間讓我睡午覺。還真是不錯的人呢,或許他看我一直趴在這兒有些過意不去,但他不知道我可是樂在其中。
有房間可以休息我當然也不會客氣,一覺睡到傍晚,才再度上街活動。晚餐後再回到旅館休息看電視,順便等我的火車票。九點旅行社的人將火車票送來,並表示可以陪我到火車站,我想可能有需要,因為我手上這張火車票上除了價格欄用英文PRICE標示之外,其他的都跟鬼畫符一樣。

拉姆西斯車站(Ramsrs Station)昏暗的大廳中,到處是往來不斷的人潮。開羅這個城市好像到處都是那麼擁擠、紛亂、嘈雜。旅行社的人帶我到座位,幫我把大背包丟上行李架後便向我告別。

十點整,一陣轟然巨響,火車猛烈搖晃著出了車站。離開市區之後,窗外就是烏壓壓一片。二等車廂內可熱鬧無比,談天說笑聲、如雷的鼾聲、小孩的哭鬧聲、食物的香味、霉味(有人似乎把破舊家當全搬上車了)、還有一股不知道從哪傳來的酸臭味。我想現在要是看到一頭羊或豬從走道上晃過,我也不會覺得意外。我身旁是一位埃及中年男子,向我點了點頭之後瞬間就昏迷在椅子上,沒多久我也因無聊而陷入精神恍惚的狀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