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8日 星期五

尼羅河的子民-埃及(8)
分類:埃及

路克索西岸一遊
翌晨,八點半便開始了今天的行程:參觀路克索西岸的國王谷地(Valley of The Kings)、皇后谷地(Vally of The Queens)、哈斯普蘇女王神殿(Temple of Hatshepsut)和曼農巨像(Colossi of Memnon)。

DSC00713國王谷地是古埃及首都遷到底比司(今路克索)後,歷代法老王的墓地,這時期已經不蓋金字塔,而是將墳墓及預備給法老王來世使用的陪葬品深埋進山谷之中,以防止盜墓者侵入。國王谷地我們可以選擇三個開放的墳墓參觀,也沒什麼好選的啦,導遊所建議值得一看的,往往就是就是人潮最多的。我們所參觀的每一座墓地,從入口開始到迴廊,最後到停棺室,小小的空間中都塞滿了遊客,讓你充分享受無比擁擠及悶熱空氣。說真的牆壁及天花板上的色彩鮮豔的壁畫還真有可看之處,據說文字和圖畫都來自「死者之書」(The Book of The Dead)。

DSC00716結束國王古地的參觀後,我們轉往哈斯普蘇女王神殿(Temple of Hatshepsut),這裡就是1997年發生回教恐怖份子屠殺58名觀光客之處。不過現在此處並沒有感受到有什麼特別的氣氛,一樣到處充滿了不怕死的觀光客。比例頗為優美的哈斯普蘇女王神殿建在山谷之中,而神廟和神廟之間用坡道相連,從遠處望去,神殿好像跟山壁化為一體。
火熱的太陽把我們曬的發燙,我和班妮在這裡已經熱的受不了,開始買礦泉水倒在頭上消暑了。

皇后谷地則是皇后及皇子的埋葬之地,我們也參觀了三個墓地,在其中一個墓地還看到了一個小嬰孩的木乃伊。谷地中土黃色的山壁,在強烈陽光照耀下似乎都泛著讓雙眼覺得刺痛的白色光芒。遠方的景物也因為高溫,彷彿在漂浮扭曲著。每一次出小巴步行荒谷之中,我覺得我就像一塊在四周烈焰包圍下慢慢被燒烤的烘焙物。我最後只想趕快結束這一連串高溫酷刑之下,參觀死人墓穴的活動。曼農巨像(Colossi of Memnon)就沒什麼了,田野上兩座巨大石像好像是守衛般守護著身後谷地的一切。

DSC00724回程路上我們遇到一輛滿載著甘蔗的火車,火車速度之慢讓幾個小孩輕而易舉地跑過去偷拔甘蔗。我們的導遊也趕緊下車去撿了兩根掉落在地上的甘蔗讓大家享用。回到旅館已經接近下午三點,薩爾和班妮隨即要前往西奈半島(Sinai)。很高興這幾天來和他們相處,我和薩爾握了握手互祝旅途愉快,班妮則死都不伸出手,害我尷尬的手一直僵在那邊。她笑著比了比兩邊的臉頰,然後張開雙臂,原來她要法式的吻頰,早說嘛真是的。

在旅館門口送他們倆上車後,我去買了些食物填飽肚子。我找了間網咖,上網時突然聽到有人在敲我身旁的玻璃。我轉頭一看,身旁落地窗外站了三個背著書包、穿著制服的小女孩。她們有著漂亮的深邃大眼、雪白的牙齒和天真略帶稚氣的笑容,其中一位對著我指了指手裡拿著的一束野花,並將野花遞向我。我隔著玻璃對她們笑了笑,用手勢示意她們自己留下,她們笑著點點頭,對我揮揮手後跑著離開,真是友善又可愛的小朋友。

晚上九點半的夜車回開羅,我身旁坐了位名叫哈珊的年輕人。火車上真是什麼情況都有,這一次是兩個男子為了座位吵了起來,最後竟然動用到火車上的便衣警察出來調解,哈珊說為了安全,埃及的長途火車上一定都有便衣警察。那位身材壯碩的便衣警察褲襠上方腰間處還插了把槍,他最好保佑那槍枝不要走火,不然他一定會後悔把槍插在那兒。哈珊分了些可口的甜薄餅請我吃,我們聊了一個多小時後便各自昏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