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7日 星期四

尼羅河的子民-埃及(6)
分類:埃及

尼羅河二日二夜遊
回到旅館,薩爾和班妮兩人在櫃臺留下訊息給我,他們已經先到郵輪去了。比起三點起床的我,這兩位昨晚應該睡得挺舒服的。我拿了行李隨旅行社人員步行到停泊在尼羅河畔的郵輪。嗯,看是個還不錯的郵輪呢,應該也有個三、四星級。大廳布置得美輪美奐,就是金光閃閃的桌椅讓我覺得俗麗了一些。老實說一開始我還打算來段尼羅河風帆之旅,從亞斯文下路克所(Luxor)。不過在經歷了一連串的焰陽燒烤人肉事件後,我很慶幸當初做了正確的選擇,儘管這個決定使我的荷包小小受損,不過總比曬成人乾好吧。

四點郵輪準時啟程,我拿著行李到艙房中,我的是間單人套房:衛浴間、單人床一張、一個小圓桌、還有個L型的沙發、電視、衣櫃,當然,最重要的是空調。在埃及這些日子,聽到空調運轉聲配合著陣陣冷空氣從出風口吹出來,那可是一大樂事!拉開窗簾,一整面的玻璃窗,尼羅河風光盡入眼簾。哈!我可是越來越欣賞我的睿智決定。

DSC00665我踱上頂層甲板,遮陽棚將刺眼的陽光擋住,底下有座小吧臺、簡單桌椅、運動健身設施,棚外則有躺椅和一個按摩水池。我拉了張椅子坐下,眺望尼羅河風光。我們行經的土黃色河面很寬廣,河中還偶爾有長滿茂密植物的小沙洲,郵輪經過,總讓許多水鳥嚇得振翅而起。沿岸河畔有小村落、人們蹲在河邊洗衣、牛群岸邊低頭輕咬著青草、成群水鳥在河邊刺探著小蟲小魚的蹤跡。一切可都是那麼的平靜美好,除了火熱的太陽高掛天空,燥熱的風一陣陣迎面襲來,讓我感覺口乾舌燥。

七點在柯毆普(Kom Ombo)靠岸,我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上岸去晃晃,我在大廳遇到了薩爾和班妮,聊了聊才知道原來他們就住我斜對面。我們一起上了岸,走上階梯便見到柯毆普神廟(Temple of Kom Ombo)。在漆黑夜色中,它是唯一巨大發亮的醒目地標。除了神廟和旁邊的幾間商店,還真是沒有地方可去呢,一小時已足夠了。我們三人進入神廟中,跟先前所見的神廟一樣,這裡的柱廊、石壁上刻劃了許多浮雕,不過因為人數不多,雖然有燈光照明,夜裡感覺倒挺陰森的。我們把神廟內內外外繞了一圈,感覺並沒有很特別。煩人的是又被幾個當地人纏上了,他們充滿熱誠地想要解釋石壁上的故事給我們聽。千萬要拒絕在先喔,他們劈哩啪啦說完之後可是要收錢的。走回郵輪,一路上有時只見遠處白色衣袍晃動,埃及人有些黑的已溶入夜色中。
我抬頭,穹蒼中群星閃耀。

DSC00676清晨,在船艙內微微震動中醒來,我們已到了伊迪芙(Edfu)。早餐後我和薩爾、班妮共乘一部馬車前往荷魯斯神廟(Temple of Horus),我們在神廟前的市集下了車,沿著街道穿過了眾多小販的熱情呼喚來到荷魯斯神廟。此神廟據說是埃及保存最完整的古蹟之一,規模僅次於路克索的卡納克神廟(Temple of Karnak)。可想而知,這又將是一場在酷熱下與眾多遊客搏鬥的參觀活動。

神廟中照例是人聲鼎沸,「爹地,你來看這根石柱。」「親愛的,你來瞧瞧這浮雕,可真是驚人吶。」「注意,這石壁上的浮雕是刻畫……」,還有導遊們嘰嘰呱呱各種不同語言的說明。初見神廟的興奮與震撼,已漸漸消失。

DSC00678沒多久我們三人就覺得無聊而轉往神廟外的市集。市集街道上擠滿了馬車,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馬糞味,等一會要找我們的馬車回郵輪可得費一番功夫。薩爾想買一個水煙壺當紀念品,但怎麼找都沒有合適的價錢。我們最後決定擺脫小販們的糾纏,趕緊找到馬車,遠離這一團混亂以及享受只屬於我們自己的馬糞味。

在港口邊的大街下了車,我們逛進一家紀念品店。薩爾不死心地繼續找他的水煙壺,我和班妮則隨便到處看看。薩爾挑了一個小水煙壺,老闆一開價就是二百埃磅,薩爾轉過頭來徵詢我的意見。
「五十埃磅。」我說。薩爾一聽差一點笑出聲來。
「那你砍我的頭好了。」老闆瞪大眼睛看著我。
「市集內的大水煙壺也不用二百埃磅。」我說。
我告訴薩爾別買了,我們轉身而出,老闆還追出來大聲喊價。
「七十五埃磅!」「五十埃磅!」
「三十五埃磅!」遠遠的呼喊聲。我沒聽錯吧?轉身一看,嗯,他的頭還在脖子上,好極了。
「XX…該死的傢伙。」薩爾忍不住罵出髒話。
「太過份了,別買。」班妮生氣地說。

我們走回碼頭邊,薩爾還是心癢癢地忍不住要買那水煙壺,他要我和班妮在這裡等他。
「我現在去問,如果還是三十五埃磅我就買了。」他說完跑回店裡。
我真想告訴薩爾,順便提混蛋老闆的頭回來給我,上了船無聊還可以在甲板上當足球踢踢。十分鐘後薩爾跑回來,我和班妮幾乎已被曬昏了。
「三十五埃磅,但是沒有包裝盒。」薩爾笑著拿出裝在塑膠袋的水煙壺。

回到船上我先回房沖了個冷水澡,我想在埃及照三餐洗冷水澡是必須的,因為實在是熱的不像話。到餐廳用完午餐,我又回房去小睡一會兒。我再度醒來時已不見陽光,在舒服的冷氣房裡一躺就睡過了頭。一看錶,已經是晚上了,我趕緊又到餐廳去飽吃一頓。晚餐後我走上甲板,夜風輕吹,暑氣一退感覺就舒服多了。深藍黑色的天幕繁星點點,周圍一片漆黑中,民房透出小亮點一眨一眨。船身激起的陣陣灰浪,逐漸隱沒平伏於黑暗中。這條生氣盎然,孕育著無數生命的尼羅河,在此刻是寂靜、無比深沈的。
廣播響起,我們在十分鐘後將靠岸。此行的終點路克索,應該就是遠方漆黑中的那一團亮點吧。

郵輪才靠了岸,新導遊便上來找我們三個。他名叫約瑟夫,將會負責我們三人在路克索的住宿及一切活動。他先帶我們到一間露天咖啡廳去喝飲料並討論之後的行程。薩爾和班妮預備在路克所之後前往西奈半島(Sinai)和紅海,我則預定搭夜車回開羅。約瑟夫說幫我們換了一家同等級的飯店,問我們有沒有意見。我並不是很欣賞這樣的行為,但在他一再保證是同等級的情況下,我們也沒多說些什麼。
我們就這樣隨便聊著。班妮還堅持要我試一口她點的水煙,茉莉花香味的。嗯,味道是不錯呢。直到快十二點,我們才返回郵輪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