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6日 星期三

尼羅河的子民-埃及(4)
分類:埃及

亞斯文(Aswan)
我這一晚上不知道醒來又昏迷了多少次,清晨破曉後,終於有機會一探窗外的景象。我們的火車似乎奔馳在兩個極端不同的地域之間,而鐵軌就是分界。右側窗外常是綠油油的一片,樹木、稻田,牛隻,還偶爾可見藍色的尼羅河及河面上的郵輪。而左側窗外則完全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景色,一整片枯黃的荒蕪沙漠、岩石、偶見的村落也宛如死城一般。尼羅河緩緩流過這片乾涸的大地,在這沙漠惡劣的環境中,滋養了無數的生命與生氣,是這片貧瘠不毛荒地上萬物的命脈,我完全瞭解了尼羅河為埃及之母之意義。

DSC00664我看了看錶,十點半過去了。昨天上車前我還特地問了旅行社的人幾點會到亞斯文,我得到的答案是九點半至十點左右。旅館老闆的兒子給我的答案甚至是八點半至九點。火車還轟隆隆地在鐵軌上奔馳,除了在惡劣環境下長途搭車的疲勞感之外,餓壞了的肚子早就開始抗議。天曉得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我們最後還是在中午十二點半抵達了亞斯文,中午十二點半!誤點了兩個多小時!

坐上來接我的旅館小巴,車上認識了往後幾天的另外兩位同行者:美國青年薩爾(Sal)以及他朋友法國女孩班妮(Bannie)。薩爾和班妮還是大學生,但薩爾看起來還像是個高中生,金髮、外表斯文、身材瘦高,一臉聰明機靈的樣子。法國女孩班妮,個頭較小,豐腴白淨,主修英語的她說著一口流利英文。到了旅館房間之後,第一件事便是打開冷氣、沖個冷水澡,位於上埃及的亞斯文似乎比開羅更熱!

下午二點,我和住隔壁房的薩爾及班妮便開始了今天的行程,我們在毒辣的陽光下,參觀了亞斯文水壩(Aswan Dam)、納賽爾湖(Lake Nasser)、以及菲萊神廟(Philae Temple)。

DSC00636菲萊神廟(Philae Temple)是我來埃及後所參觀的第一座神廟,菲萊神廟為祭祀愛西斯女神(Isis)而建,因亞斯文大壩的興建而遷移至目前的阿吉其亞島(Agilqiyyah Island,也有人稱其為菲萊島)上,必須由渡船口乘船前往。搭上小船,約十分鐘抵達,一路上湛藍的湖面在炙熱陽光下閃爍著耀眼金光。一上岸沿著階梯而行便可見神廟建築群,首先是兩列巨大的柱廊,每一根柱子的柱身及柱頭上都有不同的浮雕,柱廊盡頭是第一塔門,從第一塔門進入之後的建築群,其斑駁的牆壁上都刻劃著巨大的各式浮雕。導遊帶領我們逐一參觀,解釋著壁上浮雕的典故,最後繞至島上地標,由十四根柱頭如花瓣般的石柱所圍繞,圖拉真(Trajan)法老王所建之涼亭。

傍晚回到旅館,和薩爾及班妮約了七點半吃晚餐,趁著約二小時的空檔,我到尼羅河畔的大街上漫步。亞斯文(Aswan)位於尼羅河上游,自古便是埃及通往蘇丹的交通重鎮,現在則為度假勝地。深藍色的尼羅河,河岸邊的棕櫚樹,河面上白色風帆片片,這兒的尼羅河風光比起開羅真是美麗極了。但也有一件事是沒變的:埃及人纏人的本領依舊。

DSC00647「Felucca! Felucca!你要搭乘風帆(Felucca)嗎?」一路上每個看到我的人都要問上這麼一句。我是想搭乘,但不想被纏得壞了遊興,不過最後我還是屈服在一個穿著白袍,年僅十二、三歲小鬼橡皮糖式的纏功之下。我想如果我不答應,他會一路哀求且抱著我的大腿跟我回旅館。一小時遊河十埃磅,我想這十埃磅有一部份費用是用來讓我耳根子清靜清靜。

微風徐徐,我悠閒地倘佯河上,享受了一段難得的安靜寧適時光。當夕陽西下時,天空染上一片金黃,河上白帆片片,微波蕩漾的藍色河面在金黃色陽光下閃爍生輝,尼羅河夕陽景色之美展露無疑。

晚上和薩爾、班妮散步到河畔一家名為亞斯文之月(Aswan Moon Restaurant)的高級餐廳用餐,用餐區的一部份就位於舖設在河面的甲板上,窗外便是深藍色的河水。燭光搖曳伴隨著輕柔樂曲,我們在那兒享受了豐盛的一餐和浪漫的尼羅河夜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