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8日 星期二

喜馬拉雅的國度-尼泊爾(3)
分類:尼泊爾

四眼天神廟:蘇瓦揚布拿(Swayambhunath)
一夜好眠。我在六點半便醒來,梳洗後我走上旅館的屋頂平台。天色微亮,溫度讓我覺得有些冷,不過我倒是喜歡那種吸進絲絲清涼新鮮空氣的暢快感覺,當一股冰涼沁入體內時,似乎身體內所有的細胞都振奮起來。

從屋頂望下,清晨的加德滿都,一切似乎都還在沈睡中。路上三兩行人,幾個早起的人們在屋頂平台上跪著對著遠方參拜。薄霧中依稀可見北方的連綿高聳群峰,以及西方不遠山丘上的谷地最大神廟蘇瓦揚布拿(Swayambhunath)的金色屋頂。屋頂上棲息了不少烏鴉,我繞著屋頂走了一圈,受驚動的烏鴉紛紛振翅而起。突然聽到「咿-呀」開門聲,轉頭一看,是穿著背心的小鬍子先生,原來他住在屋頂上的小房間。他揉揉眼,問我睡得可好,我們交談了幾句。小鬍子先生表示要準備上班後便轉身回房間內。

我獨自一人繼續站在屋頂上享受這份寧靜安詳的感覺,但這樣舒服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初陽東昇後,陣陣人車聲便開始從四面八方傳來。幾秒鐘後,加德滿都又恢復成一片嘈雜混亂。

DSC00391我昨晚和艾迪絲約了早上十點碰面,趁著空檔時間,我獨自上街逛逛。在旅館附近的小店,我買了片熱爐上的薄餅,邊走邊吃沿著狹窄街道往杜爾巴廣場(Durbar Square)前進。一路上有背著書包的年輕學生、身披色彩鮮豔紗麗(sari)的婦女、肩上扛著貨物的小販、在混亂街上前進的各種車輛、經過你身旁便問你要不要搭三輪車的車伕、臉上掛著兩行鼻涕站在民居前睜大眼睛好奇地望著我的小孩、還有一隻一直跟在我身後,或許希望能分點餅吃的小流浪狗。

我發現一件事,加德滿都的男人很常吐痰。街上走的,巷弄兩旁或坐或蹲的,動不動便咳的一聲,然後往路面吐上一口,這樣的情景也算讓我開了眼界。

約四十分鐘後我到達杜爾巴廣場,在進入時卻被身後的男子叫住,原來觀光客要買票才能進去。我看了看時間,覺得買了票也不能逗留太久,我還得花上四十分鐘,沿著那條混亂而且希望還沒被痰淹沒的小街走回旅館。我選擇返回,我告訴那男子我不買票了,他瞇著眼看了看我,一副難道你連這小錢也沒有嗎似的不屑表情,轉身回我沒注意到的售票亭。
哼!呸!我也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回旅館後我在一樓的沙發上等艾迪絲,她下樓後表示先帶我去吃一頓早午餐。我們來到另一家旅館,旅館的大門口蹲著一個頭髮花白的瘦老頭子,他一看到艾迪絲便高興得站了起來,雙手合十放在胸前對她打招呼。
「Na-ma-stay」艾迪絲也微笑回禮。艾迪絲說她十幾年前來尼泊爾時便認識他,那時他也天天蹲在這裡。
我覺得有點難以想像。
旅館裡的櫃臺服務人員看到艾迪絲也和她打招呼,詢問她何時來的,為何沒有來住這裡等等。艾迪絲直接回答這裡的價格她覺得貴了點,服務人員表情尷尬的笑了笑。我們到旅館的中庭去用餐,艾迪絲說這旅館其實不錯,但以前沒有這樣大,她指著某一部份建築物說像這兒那兒都是新建的,庭園也重新整理和設計過。我們花了約三、四十分鐘,悠閒地在旅館中庭花園享受一頓早午餐。

餐後艾迪絲說要帶我去蘇瓦揚布拿(Swayambhunath)參觀。我們回到街上,向西而行。轉入黃土小徑,路旁散落著許多垃圾,兩旁的雜草如人一般高。一段斜坡向下,拐了個彎之後,眼前所見盡是田野景象,市區一切的紛亂嘈雜已遠遠拋在身後。

我們愉快地邊走邊聊,甚至還翻過農人所搭起的圍籬,穿越農田。一路上遇到不少質樸天真的農村小孩,他們總是揮著手,笑著大聲說哈囉,我們也笑著回應。踩著木頭搭起的簡陋小橋渡過小溪時,身旁幾頭水牛被小孩拿著棍子趕下溪流,緩緩涉水而過。

DSC00406艾迪絲指著不遠處的山丘說就快到了。她表示帶我超捷徑走後門,所以不需要買門票,這果然是內行人的行為。接近蘇瓦揚布拿時,山坡下堆著許多大大小小石頭,石頭上都寫著許多的彩色經文。我們本來還走在山坡上的小徑,後來索性連小徑都不走了,就像在我們身旁許多相互追逐的野猴子般,手腳並用地爬上山坡,我覺得有趣極了。山坡頂上是神廟周圍的矮牆,我們兩輕易地翻過。

DSC00412已有二千五百年歷史的蘇瓦揚布拿(Swayambhunath)神廟,它又被稱為四眼天神廟或猴廟。周圍被許多小佛塔所圍繞的主佛塔為白色半球形,其上有金色塔身及十三層金色的螺旋屋頂,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耀眼無比。金色塔身四面畫有巨大佛眼,那眼神似乎看透了芸芸眾生的生、老、病、死。兩眼之間類似「?」的符號則代表數字「1」,有萬物和諧歸一的意思。塔頂上白、紅、綠、黃、藍寫滿經文的五彩經幡,在空中隨風飄盪。少數僧侶盤坐在主塔四周地上吟誦,周圍環繞了許多信徒,艾迪絲加入了他們的行列。誦聲裊裊,莫名的力量讓我心中感到無比的平靜與祥和。

DSC00419蘇瓦揚布拿又稱為猴廟是因為成群的野猴子在這裡聚集。起先我還不敢太接近這些猴子,但我發現牠們真的不太具有攻擊性,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我可以隨意戲弄牠們。不過看著這些猴子竟然在此和人們和平共存,也真是件新鮮事。我拿起相機,在非常接近牠們的情況下拍了張照。牠們也不閃避,只注視著我,真是很有趣。

DSC00422我在附近繞了繞再回頭去找艾迪絲,我們從主入口踏著上百的陡峭石階而下,回到大路上。回加德滿都市區途中經過一個小村,村內許多孩子正互相丟擲水球。艾迪絲說過幾天便是傳統的節慶,到時候所有的水球都是有彩色顏料的。幾個小鬼在屋頂上及窗邊探頭探腦,似乎準備對我們採取攻擊。果然,不一會兒兩顆水球飛來,差一點擊中我們。艾迪絲生氣地雙手插腰,對著上面的小鬼頭大聲斥責,我只能在一旁苦笑。

傍晚回到市區的混亂街道,刺激的程度更甚,因為除了要注意路況之外,還要隨時注意從天而降的水球。幾個歐美年輕女生被水球砸個正著,衣衫都濕了,但也只能笑笑地自認倒楣。

艾迪絲帶著我到一家餐廳吃晚餐,餐廳內櫃臺的服務人員也都如見老朋友般和她寒暄。由於我明天便要啟程前往奇旺(Chitwan),晚餐後艾迪絲向服務生要了張白紙,在上頭寫些奇旺(Chitwan)及波卡拉(Pokhara)的景點給我,甚至還畫簡圖告訴我位置。她也留了電話及e-mail,她告訴我如果六月我到了德國而她也結束了旅行,她隨時歡迎我的造訪。

我心裡泛起一陣感動。雖然我們只短短相識兩、三天,但她總是既如朋友又像個親切長輩一般非常真誠地待我。能在旅途一開始碰到她,我真是非常的幸運。

我們在接近十點時離開,要付錢時,服務人員說老闆來過電話,因此堅持不收任何費用,我又沾了艾迪絲的光而省了一頓飯錢。出了餐廳之後,艾迪絲要到相片沖洗店去,我因為明天要一大早起床,必須先回飯店去整理行李。艾迪絲給了我一個很溫暖的擁抱,並祝我往後旅程上都能順利平安。
獨自走在昏暗的小路上,我突然有了離別的感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