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7日 星期四

尼羅河的子民-埃及(7)
分類:埃及

路克索
早餐後結束了這兩天兩夜的郵輪之旅。約瑟夫帶我們三人到旅館去,旅館離尼羅河畔的大街有一段距離,外觀雖乾淨卻不怎麼起眼。旅館一樓外面有一個游泳池,不過池水混濁到除非我將被曬死,不然我絕不會下去的程度。或許應該說我倒寧可選擇被曬死。走廊陰陰暗暗、死氣沈沈,我一直找不到燈的開關在哪。房間還好,有床有空調我就很滿意了。放好行李後,我和薩爾、班妮一起出去找午餐吃。班妮一路上都板著臉生悶氣,薩爾偷偷告訴我因為班妮不滿意這間昏暗的旅館,還有那個有點恐怖的游泳池。餐後頂著大太陽步行回來,在旅館的附近的果汁店買了杯甘蔗汁喝,真是讓人意外的香甜可口又清涼!我好久沒喝甘蔗汁了。

DSC00696淋浴後睡了個午覺,下午三點我們前往卡納克神廟(Temple of Karnak),這是埃及最大的神廟群,也是路克索的觀光重地。老實說我真的已經對神廟喪失興趣了,埃及簡直到處都是神廟古蹟,而每個著名神廟內都是萬頭鑽動。話雖如此,柱室中如石林般的高聳巨柱(聽說柱頭上的圓盤大的可承受約一百人站立其上)、埃及方尖碑等等,還是讓我開了眼界。接下來是路克索神廟(Luxor Temple),至此我已經開始茫茫然地跟著人潮在嘈雜的神廟中到處流動。六點結束參觀行程,我只想趕緊回旅館去沖個涼快的冷水澡。

DSC00695晚餐約瑟夫來帶我們去一家還不錯的餐廳。這兒顧客不少,我們就坐在露天座位上享用晚餐。美中不足的是我的雞腿上除了胡椒粉外,還灑上一些車輛經過時所帶起的塵沙。吃飯時薩爾和約瑟夫還對中東情勢進行了一場發表會及辯論,他們討論什麼我沒興趣,不過當薩爾提到當他打電話給他母親說要來埃及自助旅行時,他母親的反應倒挺有趣。
「呀!埃及?!噢,我的天!噢,我的天!」薩爾說他母親在電話的另一頭不斷地歇斯底里大叫,然後就把電話給掛了。哈哈哈,美國人對反美情緒高昂的中東國家果然較為敏感。

「大衛,你下一個國家是哪?」薩爾問我。
「土耳其。」我回答。
「為什麼要去土耳其?你到了伊斯坦堡你就知道,成群的吉普賽小孩圍著你,在你的面前揮動報紙,然後你的所有東西就被扒光了。」他說。
「不會吧,那是義大利吧?我朋友說土耳其不錯呢。」
「土耳其也是,你要小心。」他說。我望向班妮,她也點點頭表示贊成。
「呀!噢,我的天!噢,我的天!」我是不是也該歇斯底里大喊一陣子,然後改行程啊?

餐前我跑到對面的果汁店買了一杯甘蔗汁,餐後又喝了一大杯,薩爾和班妮對我如此迷戀甘蔗汁的行為感到不可思議。或許這是對家鄉也有的東西一點點的移情作用吧。約瑟夫說要帶我們去打打桌球,我們步行了約二十分鐘,來到一處公園。星期天的晚上,飲料販賣處前的大草皮上,所有的位子都做滿了聊天的民眾,小孩子在草皮上嬉戲,好不熱鬧。桌球桌就在不遠處,總共有三張。約瑟夫要了張桌子,他和薩爾先比一盤,我和班妮則坐在旁邊樹下餵蚊子。

約瑟夫連贏了薩爾二次,換我上場。我為國爭光贏了約瑟夫,他似乎有點不相信會輸給我,哈。接著換旁邊一個埃及年輕人上場,周圍開始聚集一些其他的年輕小伙子,他們好奇的問我們三人是哪來的。結果談笑間我又贏了一場,哈哈。約瑟夫不服氣地再次上來挑戰,結果竟然又敗在我手下,哇哈哈。其實我的球技只能算非常普通,但在阿拉的眷顧下連贏了三場。埃及人臉上無光,周圍的小伙子派出了一個厲害的角色,果然讓我下台一鞠躬。

我滿身大汗走回樹下,心想冷水澡白洗了。薩爾又上去比賽,終於在讓他嚐到勝利滋味後,才心甘情願的結束桌球賽。我和班妮已被擾人的蚊子叮得全身是包。

後來我們又跑去旁邊的遊樂場玩碰碰車和旋轉咖啡座,旋轉咖啡座每次轉到靠近桌球台的那一邊,那些年輕小伙子就揮手大喊「台灣!台灣!」。多久沒玩過這種東西啦?我竟然跑到埃及來玩這些小孩子玩意兒,不過今晚倒是真的挺愉快的。

2 則留言:

小摩女 提到...

這篇內容真可愛~~

阿鏗 提到...

to小摩女

歡迎光臨
謝謝你誇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