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9日 星期六

歐亞薈萃-土耳其(1)
分類:土耳其

伊斯坦堡(Istanbul)
四月十八日下午五點,懷著興奮且愉快的心情,我跨海抵達了這個世上唯一橫跨歐、亞兩洲的著名城市伊斯坦堡(Istanbul)。

DSC00767出關後,在機場內的銀行櫃臺前遇上一位英國女孩凱西,她問我是否願意跟她一起搭計程車進市區。有人分攤車錢我當然願意,計程車總是比公車方便一些。我在銀行換了一百美金,令我驚訝的是竟然拿到土幣一億二千多萬!我望著兩千萬面額鈔票上的一堆零楞了一下,這是什麼幣值啊?!沒想到剛來土耳其就變成億萬富翁,我相信往後的日子我會充分享受到〝花大錢〞的快感。

踏出機場大門,我打了個冷顫,跟埃及比起來,四月的伊斯坦堡冷多了。這對剛離開酷熱的埃及的我來說,感受更是明顯。寒風穿透我身上單薄的T恤,我冷的全身發抖、牙齒打顫。我和凱西在計程車上聊了一下,她說要到老素檀阿梅區(Sultanahmet)去找她的澳洲朋友。她告訴我這個區域有許多便宜的旅館,還沒確定要住哪裡的我也可以就近找一找下榻之處。伊斯坦堡是由舊城和新城兩個區域組成,我們要前往的青年旅館在舊城素檀阿梅區,也就是位於藍色清真寺和聖索菲雅大教堂後方廣大區域的一隅。計程車緩緩地駛進了Akbiyik Cad.,巷子內除了幾間看來還不錯的旅館外,還有餐廳、雜貨店、旅行社、洗衣店等等。巷中瀰漫著熱門音樂聲以及露天咖啡座上許多年輕自助旅行者的談笑聲,是條充滿生氣的街道。

凱西的朋友住在素檀青年旅館(Sultan Hostel),她順利找到她朋友J,而我也在此要了一間單人房,房內簡單乾淨,一晚是一千多萬里拉(約十塊美金),價格還算可以接受。放下行李後,我和凱西以及J在旅館一樓外的露天座位上,在寒風中打著哆嗦,邊聊天邊喝啤酒。接著我們到巷口的餐廳吃了一頓八百多萬里拉,聽起來〝無比奢侈〞的豐盛晚餐。付錢時對於鈔票上的一大堆零我還不太適應,總是要一數再數。這裡對錢的說法我也不太適應,他們說150代表150千,就是15萬,有夠囉唆又麻煩。給錢的時候我總是小心翼翼地拿著鈔票在那裡默數著數字後的零。

伊斯坦堡的夜晚對我這個習慣埃及烤箱的觀光客來說,感覺似乎是進了冰庫一般。晚餐後,或許是因為有點受寒,我略感頭痛。在洗了熱水澡後我便鑽進了溫暖的被窩。

藍色清真寺(Blue Mosque)
翌日清晨,小巷脫去昨夜的喧囂,似乎還在沈睡中。
我踩著石頭路面,順著緩坡而上,繞過四季旅館(Four Season)的高牆,踏上素檀阿梅廣場(Sultanahmet Sq)。眼前景象讓我心醉不已:清晨灰濛濛天幕下,兩座巨大又美麗無比的建築物靜靜矗立在這一片安詳靜謐中。

DSC00749擁有六根尖塔、藍色圓頂及灰白色古樸石牆面的便是著名的藍色清真寺(Blue Mosque)。而就在其對面,廣場的另一邊,巍然聳立的則是聖索菲雅大教堂(Aya Sofya),它灰色圓頂、斑駁泛紅牆面,似在述說伊斯坦堡千百年來歷經希臘、羅馬、拜占庭、鄂圖曼等不同文化衝擊的悠悠歷史。這兩座絕美建築的圓頂及十座尖塔,構成了伊斯坦堡素檀阿梅區最著名且最迷人的優美天際線。

DSC00744我慢慢地踱向原名為素檀阿梅清真寺(Sultanahmet Camii)的藍色清真寺。它因寺內晶瑩剔透的伊茲尼藍磁磚(blue Iznik tiles)之美而被冠以藍色清真寺之名。
我穿過廣場旁的綠地,進入拱廊環繞的方整中庭,迴廊上方則是大大小小的圓頂及六根尖塔。主入口上方有塊匾額,綠底上鑲著如藝術圖案的金色阿拉伯文在晨光中閃耀。我脫了鞋,採上清真寺中一塊塊柔軟厚實、有著紅綠色圖案地毯。一早寺內還算空盪,並沒有許多人在裡面,只有少數信徒跪在地毯上膜拜、低聲吟頌著。清潔人員正拿著吸塵器清理地毯,吸塵器所發出的輕微轟轟聲伴隨著吟頌聲,在寺中迴盪著。光線透過四周大大小小、色彩繽紛的玫瑰花窗透了進來,柱、牆及天花上典雅精緻的藝術彩磁圖案,在光線照射下閃爍著瑰麗奇幻的光彩。由屋頂上方垂下呈圓形排列的昏黃燈泡,加上迴盪其中信徒們的經句吟頌聲,寺內景象如幻似真,瀰漫著一股神秘、安詳且平靜的氣氛。

DSC00747一位當地男子走到我身邊,輕聲向我打了招呼。他說這裡地毯上的每一塊方形圖案,都代表著一位信徒跪拜的區域,地毯圖案中分別有代表雙手、雙膝以及跪拜時額頭的位置。他還向我說明了寺中哪些空間是給女性使用的,以及寺內所有的裝飾圖案都是手工一片一片完成的。參觀前我並沒有多做功課,不過在他的解說下我倒是對藍色清真寺有初步的瞭解。他說完對我微微一笑,接著轉身跪拜去了,還真是位熱心的民眾。
我又繼續在寺中待了約半小時,然後我漫步回旅館,在一樓餐廳吃了一頓六百多萬里拉的豐盛早餐。

早餐後,我決定前往托普卡匹皇宮(Topkapi Palace)參觀。我沿著旅館前的Akbiyik Cad.走著,遇上兩個擦鞋小童,年紀較大的那個一看到我便提著木箱跑來。
「Shoes,Shoes」他指著我的鞋子說。
「不。」我簡單回答。
「為什麼?他們很髒。」他又說。我低頭看了看,嗯,的確,一雙鞋上沾了許多跨海而來的埃及黃沙。
「不。」我再次簡單回答。心想我可以自己洗。
「他們真的很髒!」小鬼大聲說。
「對阿,他們很髒,但不關你的事。」我開始覺得不耐煩了。
「為什麼不要?」他越說越大聲。這時旁邊年紀較小的小鬼也靠過來了。他們可能準備一人抱一隻腳,好讓我的一雙鞋子能夠再次以全新姿態示人。煩人的小鬼,我加快腳步離開,他們兩竟然跟著黏了上來。
「他們真的很髒!」較高大的小孩開始在我耳朵旁大聲廣播了。
「不要!」我也對著他大喝,繼續邁開大步。
他們終於沒再繼續黏上來。嗯,我潤潤喉繼續前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