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3日 星期日

尼羅河的子民-埃及(1)
分類:埃及

飛抵開羅(Cairo)
離開尼泊爾時,原本還離情依依的我,被搜了三次身搞得有些煩躁。出境時搜了一次,這也就算了,進候機室時又搜了一次,沒想到在踏上階梯進飛機前又被搜了一次。是怎樣?我像罪犯?我應該比較像流浪漢吧。

這真是一段令人痛苦的漫長飛行,從四月七日早上由加德滿都出發,先飛新加坡(Singapore),在機場內等待四小時,再飛至杜拜(Dubai),在杜拜極現代化的國際機場下來伸伸腳、活動筋骨一小時。而漫長的飛行旅途上,我則是昏睡、看電影、打電動玩具交替進行。然後終於在四月八日清晨六點,飛機降落在開羅(Cairo)四周一片黃沙的機場中。

領到行李通過入境審查後已是七點,機場內有點冷清。出了航站大廳,找到了巴士站,站牌前停了一輛966號公車,司機是一個肥胖的老頭子。我告訴他我要到香草廣場(Midan Talaat Harb),他咧開嘴笑了笑,用手勢示意我上車。車票可以在公車上買,我選了司機斜後方第一排座位坐下,也不管他聽不聽得懂英文,再次向他確認我要到香草廣場,請他提醒我下車。他用手勢在嘴邊比了比,似乎在向我要煙抽。並不抽煙的我塞了二埃磅給他,他又露出那一口黃牙對我笑了笑。也許我該給他背包裡的黑人牙膏。倒回座位上,巴士開始慢慢向市區前進。我發現駕駛座前擺了一些小飾品,還有一本厚厚的可蘭經。

一路上我發現一件令我頗為驚訝的事:埃及馬路口站了許多警察,但似乎只有我這個觀光客看的到。因為路上往來的行人完全不把警察當一回事,也不理會在馬路上疾駛的車輛,人們任意從各方向穿越馬路。相信如果我在台北市這樣做,絕對會先被叫去訓一頓,然後不是紅單便是聽不完的交通安全講習。這裡實在太妙了。

到了巴士站,司機轉過頭來示意我下車,跳下車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像個積木堆成的雷姆斯希爾頓飯店(Ramses Hilton)。司機也下了車,嘴裡說著「Midan Talaat Harb」,手指著方向告訴我。我向他道了謝,背起行李,跟著一群人在交通警察面前闖紅燈跑過馬路。噢,感覺真的是妙極了。

走了約十五分鐘,我找到了在香草廣場上的鬱金香旅館(Tulip Hotel)。進了一樓,大門旁的地板上還躺了一個有點髒兮兮的男子,眼前一部狹小的老舊電梯,就是那種還要我自己把鐵門拉開,進去後再轉身把鐵門關上的那種(背著大行李請倒退進入,才不會無法轉身)。旅館位於三樓,櫃臺後方坐了位面容慈祥的老闆。本以為會在此找到另外兩位台灣友人,但他們目前正在埃及某處逍遙快活。

我要了四樓一間房間,房間頗乾淨,大小對我來說也綽綽有餘:兩張單人床、一個洗臉台、衣櫃、吊扇,房間的天花板很高,應該有四公尺以上,因此感覺很舒適。我放下行李呈大字型攤倒床上,望著挑高的天花板,歷經長途飛行的我湧起朦朧睡意。

很滿足地睡了一覺,傍晚我上街去漫無目的遊蕩。香草廣場(Midan Talaat Harb)上著名的香草大街(Talaat Harb),往北可通往歐拉比廣場(Midan Orabi),往南可通往瑞塔廣場(Midan Tahrir),這附近是市中心最熱鬧的區域,密佈著銀行、各式商店、餐廳、旅行社以及路邊地攤小販。傍晚暑氣稍退後在這區域逛逛,到處是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的熱鬧景象,可見識到開羅人在太陽西下後生龍活虎的一面。除了幾次被面帶熱情微笑的埃及男子纏著搭訕之外,感覺還不錯。晚餐我就在旅館附近的小吃店買了沙威瑪(Shwarma),價錢約台幣二十元,配上口感微辣的當地醃蘿蔔、醃菜瓜,滋味真棒。

2 則留言:

趴趴走的小花 提到...

嗯!
開羅的交通真的很誇張,
想要過馬路還要憑真本事呢!
喇叭一定是開羅人開車不可缺少的東西!

阿鏗 提到...

to小花
的確
在那邊過馬路真的是一件緊張又有趣的事
不只是按喇叭
嘴裡還要大聲嚷嚷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