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0日 星期四

喜馬拉雅的國度-尼泊爾(8)
分類:尼泊爾

安娜普娜(Annapurna)山區健行1
三月三十一日,今天我要出發前往安娜普娜(Annapurna)山區健行了。用完早餐約八點半,我的登山嚮導K便和我一起搭計程車至巴士站。

抵達巴士總站後K去買票,而我則楞在廣場上。老實說我認為我應該是到了廢車場,空地上停了許多巴士,但我不認為有哪一輛公車是等一下我要坐的。坐上了巴士,才發現它不僅能跑,還是載了滿滿一整車的人在跑呢。我開始對這堆移動時發出鏗鏗鏘鏘的破銅爛鐵另眼相看,但是我還是保持著也許還沒到Nayapul我們就要開始健行了的心態。直到二小時後抵達Nayapul,我不得不對這輛性能五星級的廢棄物致上我最高敬意。它真的跑到了,而且後一段路還是一路上坡,雖然上坡時它排出的黑煙可能讓遠方的人誤以為發生森林火災。

DSC00472從下車處的茶店,我們順著旁邊陡坡走下階梯。察看入山證後,在吊橋前我們碰上山區騾隊,牠們在帶領下一隻跟著一隻,背上負著貨物和商品,在喜馬拉雅群山間翻山越嶺,走在狹窄的石板山徑上的陣陣蹄聲以及身上掛著鈴鐺所發出清脆鈴聲,是山區內千百年來延續已久,獨特且鮮明的景觀和文化。


我們踏著石板鋪成的階梯一步步往上走,由於我們在騾隊的後方,因此一路上有不少騾屎相伴。我們順著峭壁旁的山路前進,山路邊石坡下方是條溪流,溪水清澈見底。淙淙水聲、微風輕撫,眼前所見盡是一片翠綠,偶爾可見當地居民、天真純樸的小孩、牛群及馬群。有一次我們甚至和山徑上的牛群擦身而過。環顧四周所見的一切,真的讓我有脫離塵世之感。但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沒有佔據我的腦袋太久,因為接下來身體上的痛苦,馬上將我從飄飄然的愉悅感抽離出來。

DSC00474雖然行李我已整理過,只帶著滿滿一個普通背包及捆在背包上的睡袋,但我在健行兩小時後已開始感到肩膀不適,山路階梯上上下下,也開始讓我汗流浹背、兩腿酸疼、氣喘吁吁。在接近第一天目的地Tikhedunga的後段路程,幾次階梯直上,都讓望著漫長階梯,心底吶喊哪裡才是盡頭的我恨不得切斷雙腿。每向上踏出一步,我都要咬牙使盡全身力氣,雙腿還不聽使喚。有幾次我幾乎想放棄,乾脆坐在地上耍賴算了。一次途中的休息,當我起身時,竟然眼前漆黑一片,頭冒金星,過了約十秒鐘才恢復正常。

DSC00478路上遇到幾次供旅客休息的Guest House,我每次都滿懷期待、帶著顫抖的聲音問K我們到了嗎?
「還沒。」他每次都給我這樣簡單又令人心碎的答案。
我聽到時真想告訴他「你殺了我算了」。
就這樣走走停停,終於在下午三點後,我們抵達了今天要過夜的Guest House。
「我們到了。」K說,這樣簡單的一句話幾乎讓我淚水奪眶而出。
K拍拍我肩膀,以一副〝孩子你終於辦到了〞似的表情告訴我,上樓後的第二間房就是我們的。我雙手撐著階梯上的木質欄杆,腳步虛浮,踉踉蹌蹌踱上二樓。

旅店是木造的二層樓房屋,房間內只有兩張木板床,空無一物。但對我來說,這裡已經像天堂。我把行李往房內地上一丟,活像一坨爛泥似的坐在房門外走道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氣。二十分鐘後,兩位來自瑞士的女生抵達,我和住隔壁房的她們短暫地聊了一會。

傍晚約五點時來了一場大雨,山上溫度驟降了不少。隔壁房的兩位瑞士少女一身香氣走上樓來。
「還有熱水喔,趕快去洗澡。」她們告訴還攤在椅子上的我。
我趕緊換洗衣服一拿,不顧雙腳疼痛便衝往樓下的淋浴間。悲慘的是當我淋浴時,熱水已被前面使用的兩位瑞士少女用完。水龍頭一開,溫熱水在五秒後倏地變成冰涼刺骨的冷水時,我差一點就在淋浴間內發出足以驚動九天的慘叫聲。想起不久前她們才告訴我瑞士有些地方的人對觀光客很冷漠,數分鐘後我便沐浴在她們所送我的〝冰冷〞下。細細品嚐這份沁入心骨的冰涼,她們的話還真饒富深意哩。
晚餐後,今天受盡折磨的我,在日記本上寫下血淚史後便鑽進睡袋不省人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