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0日 星期四

喜馬拉雅的國度-尼泊爾(6)
分類:尼泊爾

叢林探險:與野生犀牛第一次接觸
清晨,我被屋簷上陣陣清脆的鳥叫聲喚醒。早餐後瑞桑說我的叢林健行導遊會來接我,七點整他便準時出現。他個子不高但頗為壯碩,皮膚曬的黑亮,身著墨綠色的卡其服裝,腳踩著健行用的靴子,手裡拿著短棍。他帶著我走到昨天觀賞夕陽風光的雷布提河邊,買了許可證交給我。河岸邊已停了許多的獨木舟和正等待叢林之旅的歐美觀光客,沒看到亞洲觀光客。我和一對澳洲夫婦被分配在同一組,連他們的導遊一共五人,上了獨木舟便出發了。

DSC00446我們沿著河流而下,冰涼的河水伸手可及。河水清澈,可清楚見到水中的水草、石頭和悠游其中的小魚。河岸邊高高低低不少小洞,那是河邊的水鳥槽穴,許多水鳥飛進飛出。
一路上也看到河岸邊有許多木頭搭起的簡陋房屋,鄰水而居村民,有的在洗衣,有的拿著水桶舀水,看見獨木舟經過便對著我們揮揮手。一位老先生指著河的遠處對著我們呼喊,導遊說老先生說不遠處有鱷魚。
我感到一陣興奮。

DSC00449不久我們便發現牠,我和澳洲夫婦同時低聲驚呼。這陰森的傢伙在距離我們約三公尺處,只露出雙眼及鼻孔在河面上,盯著我們直瞧。我想拿出相機拍照,但卻對這樣的距離感到不妥而放棄。不久我們又遇上另一隻鱷魚,牠背對著我們趴在岸邊曬太陽。導遊示意將獨木舟慢慢靠近,好讓我們拍照留念。
這趟獨木舟之旅約四十分鐘結束。我們在叢林邊的一處停靠點上了岸。我們首先得到的是地上一大坨糞便,蒼蠅飛舞其上。
這算是什麼待客之道?

導遊說這是犀牛糞。因為動物們在晚上都會到河邊飲水,所以河邊常常都有這樣的紀念品。嗯,不久我們便發現了犀牛的足印。兩位導遊討論後決定一起同行,因此我和澳洲夫婦三人走在中間,前後都各有一位導遊保護。我們一路上發現了不少犀牛和野鹿的足印,以及許多的臭犀牛糞,但是都沒看到牠們半點影子。受過鱷魚刺激後,在叢林中穿來穿去竟然只找到犀牛糞和動物足印,我覺得有點無聊,於是我和澳洲夫婦開始邊走邊聊打發犀牛糞之旅的時間。

就在經過一處水潭邊時,草叢中一陣晃動,沙沙聲中一頭巨大的犀牛在距離我們不到三公尺處站了起來!我真的不是開玩笑,一瞬間似乎我的心臟停止跳動,血液也凝固了。我只睜大著眼睛還有嘴巴,直挺挺地站在原地看著這比我想像中還巨大的灰白色傢伙。我不知道其他人有什麼反應,因為我的脖子僵硬無法轉動。犀牛側過頭來,小小的眼睛瞧了我一眼,朝著水潭的另一方跑去,激起一陣陣白色水花。

我這時才回過神來拿出相機猛照,發現身旁的澳洲夫婦也正拿出相機和錄影機拍攝。別看這傢伙巨大笨重的樣子,一溜煙便不見蹤影。我望向澳洲夫婦,他們也望向我,大家都是一副驚嚇過後的表情。不久前還覺得無聊的我,現在可能需要一些鎮定劑。

我們開始慶幸犀牛不是朝我們跑來,因為每年在叢林裡都有少數遊客因被犀牛追撞而死去。大家都被告知犀牛衝過來時要趕緊爬上樹去,但是說歸說,像我剛剛那樣全身僵硬,來不來得及跑都是問題,更別提爬樹。我的感覺如歷劫歸來。在這之後,我們三人再也沒有肆無忌憚地談天說笑,總是緊張兮兮地注意著四周草叢中的動靜。這時導遊發現老虎的足跡,叫我們三個來看。

「要是真的遇上老虎,我們會保護你們。但是請記得幫正在跟老虎打鬥的我們拍照。」我的導遊邊笑邊拿著短棍比劃。一點都不好笑,我開始感到恐懼。路上我們遇到另一探險隊,大家一碰面便互相問有沒有遇到犀牛,他們也遇上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來參加這種活動。」似乎受到驚嚇的年輕女孩,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哭喪著臉說。我們只能互祝平安後繼續各自的路線前進。

我們穿過一整片乾黃野草的草原,酷熱的天氣,讓我身上衣服都被汗水浸濕了。在回到雷布提河邊之前,我們最後的收穫是幾隻猴子。對岸就是我昨天看夕陽的地方,我們五人在烈日下捲起褲管、脫鞋涉水而過,結束了三個小時的叢林探險。

回到旅館用完午餐後,我只想好好地安頓我疲憊又受到過度刺激的身心。
除了我之外,旅館中今天多了三個旅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