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24日 星期四

歐亞薈萃-土耳其(9)
分類:土耳其

具利珍與亞斯金
清晨七點,我回到了伊斯坦堡。從巴士總站轉搭一般巴士,再轉乘電車,約一個小時後我回到了素檀阿梅廣場(Sultanahmet Sq)。回到了熟悉的素檀青年旅館,櫃臺的先生看到我笑著問我這幾天的旅程好不好。通舖都滿了,有點疲憊的我,要到一間單人房後坐在櫃臺前的椅子上休息。這時來了一位亞洲面孔女孩,短髮、單眼皮、皮膚白晰、身材瘦高。
「嗨,你從哪兒來?」我問她。
「韓國。你呢?」
「台灣。」

具利珍於是我們在旅館的一樓有了短暫的交談,這位名叫具利珍的韓國女孩,也是一個人單獨旅行,因為昨天晚上才剛抵達伊斯坦堡,初來乍到的她對這裡的環境狀況還不太熟悉。具利珍告訴我她想將身上一些美金拿到大市集(Grand Bazaar)附近換成土幣,問我方不方便陪她去。同樣都是來自東亞的自助旅行者,本來就多了一份親切感,加上剛回伊斯坦堡的我對今天的行程也還沒有任何概念,於是我毫不猶豫地答應她。
「大衛,謝謝你」她放心似地點點頭微笑說著。



到大市集的路上,我向她簡單介紹這兒的環境。大市集以及附近區域是伊斯坦堡最熱鬧繁華的地區之一,密佈著各式各樣的商店和錢幣兌換處,街道上常見來自世界各國的旅人。初抵這兒的旅人,到了這裡總會遇上些什麼,雖然可能也會遇上些麻煩,如一堆不斷纏著觀光客要請到店裡喝杯茶,其實是想兜售地毯的人。不過和這些人打打交道,免費喝個幾杯熱茶,或者逛逛幾間當地有趣的商店,也不至於太無聊。

具利珍告訴我她想在土耳其停留個二十天或一個月,打算聽聽我的意見。我把這些天來所看過的地方向她說了,也給了她一些交通和住宿的建議。比較了幾間兌換處的匯率之後,我建議她先換個五十元美金就好,因為土耳其的幣值每天跌。美金在這裡是強勢貨幣,買東西時可直接交易,使用美金還可以好好殺價一番。今天一美元換一百三十五萬里拉,比起我剛來那天,又貶了約七萬里拉。她換了錢,我們便踱回旅館巷口的餐廳一起吃了頓早餐。

具利珍說她昨天遇上一位美國女孩,約了今天一起坐船遊博斯普魯斯海峽,邀我一同前往,我欣然答應。結果中午十二點半時,具利珍並沒有出現,在旅館外頭等待的我,閒著也是閒著,便和一位土耳其中年男子攀談起來。這人還蠻有趣的,他名叫亞斯金,身材跟我相若,老帶著墨鏡,嘴唇周圍蓄著一圈鬍子,他在旅館斜對面的高級皮衣服飾店上班。

「喜歡伊斯坦堡嗎?」亞斯金問我。
「很棒阿,我蠻喜歡的。」我說。
「哼,你們觀光客才會這樣回答。」感覺上他白了我一眼。我看不到墨鏡下的眼睛,不過我覺得是那種對這答案不滿意,帶有些許不屑的眼神。
「你不喜歡嗎?」我問他。
「當然不喜歡,我恨透了這地方。」他的回答讓我有些訝異。
「為什麼?」
「你沒生活在這兒,你不會懂的。」他說。「胖子,你說是吧?」他問了問身旁一位坐在椅子上的肥胖男子,胖子聳聳肩笑了笑,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
「去他的伊斯坦堡,去他的土耳其。」亞斯金說。
我覺得他真的對現狀很不滿。這時遠處傳來清真寺的吟頌聲,這些吟頌聲每天總要固定透過擴音器播放個幾次。
「你知道嗎?我以前唸書的時候住在清真寺對面的小閣樓裡。每天總是被這些巨大聲音吵的受不了。我有一次終於忍無可忍,於是把窗戶打開,對著窗外狠狠地大罵一聲fuck you!」亞斯金說。
「你不是回教徒嗎?」我問他。
「這不重要。」他淡淡地說。我看他真的是個叛逆份子。

我們就站在旅館前隨便聊著,直到過了一點,具利珍才匆忙出現。
「大衛,真的對不起,我遲到了。」她不好意思地不斷道歉。因為昨晚睡眠不足,她早餐後回去休息竟然睡過了頭。具利珍的另一位美國女孩則不見蹤影,我想她應該久候具利珍不到而離開了。

和亞斯金道別。我和具利珍沿著冷泉街坡道一路滑到艾米諾努(Eminonu)。碼頭前一樣是熙攘人潮,陣陣烤魚香從海上搖搖晃晃的小船飄出。我們到售票口查了時刻表,決定明天早上再進行博斯普魯斯海峽一遊。望著對岸沿著高地而建,層層疊疊的建築物,加拉達塔(Galata Kulesi)顯眼的綠色尖頂似乎在召喚我們,我們決定前往對岸的伊斯坦堡新城一遊。

走上加拉達橋(Galata Bridge),橋中間充斥著呼嘯而過的疾駛車輛,兩旁則是疾步來來去去的行人和擺攤大聲叫賣的小販。加拉達橋不只是連接伊斯坦堡新、舊兩城的要道,這兒也是一個消磨時光的好場所。橋兩旁總掛滿了一支支的釣竿,許多悠閒釣客倚著欄杆談天說笑,每個人腳邊的白色水桶中總有幾隻小魚兒。

到了對岸,這兒雖然稱為新城,但沿著蜿蜒的石頭小路而上時,所見仍充滿了濃濃的歷史感。比起對岸擁有眾多古蹟的舊城,新城的歷史也不過年輕了幾百年。順著斜坡小路而上,我們來到了伊斯迪克拉爾路(Istiklal),這條商業大道是新城最熱鬧繁華的區域,街道兩旁名牌精品店、時髦的流行服飾店、各式美食餐廳、酒吧、咖啡廳櫛比鱗次,是條充斥著流行、現代、商業氣息的大街,唯一還嗅的出歷史味的是許多帶有巴洛克裝飾風格的建築,以及行駛於道路中央,造型古樸、紅色木製車廂的古董電車。星期六的晴朗午後,街上滿是人潮,人群只在路面電車經過時散開,當電車過後又迅速淹沒整條街道。

我們沿著伊斯迪克拉爾路一路走到盡頭塔克辛廣場(Taksin Meydani),這個中央有著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紀念像的圓形大廣場上車水馬龍,周圍大樓林立。回程途中,為了選擇餐廳也讓我們兩個傷透腦筋。伊斯迪克拉爾路上有許多物美價廉的大眾餐廳(Lokanta),這些餐館很像台灣的自助餐店,玻璃窗後的每個餐盤上都有一道菜,菜色種類豐富、花樣繁多,令人眼花撩亂且食指大動,我和具利珍一連看了好幾間餐館還拿不定主意。用完午餐後,我們兩各舔著冰淇淋,又參觀了具歐式風情的美食餐廳:齊傑奇頂蓬通道(Cicek pasaji)以及熱鬧的魚市場(Balik pazari)。

DSC00898我們步行回加拉達塔,買了票搭電梯上到頂層。塔頂層的餐廳外圍是一圈走廊,這兒是觀賞伊斯坦堡新、舊城風光的最佳場所。我們在此消磨了短暫時光,再慢步踱過加拉達橋回舊城區。過了馬路來到耶尼清真寺(Yeni Camii),寺前方的廣場階梯上擠滿了人,有胸前掛著相機的觀光客、伸手討錢的乞丐、兜售商品的攤販,這裡充滿了伊斯坦堡特有的,總是人潮洶湧、充滿活力,又帶著無止盡的騷亂氣氛。但在我們倆脫了鞋進入清真寺後,便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清真寺內真是個可以擺脫嘈雜喧鬧、沈澱心緒的絕佳場所。不過當你決定再出來被街上的混亂給吞沒時,你可能要花點時間從地上數百雙鞋子當中找出自己的鞋來,或許你可以帶雙舊鞋來換,這是個不錯的點子。

耶尼清真寺旁的埃及市集(Egyptian Bazaar),是我們今天徒步之旅的最後一站。和大市集不同,這兒是伊斯坦堡當地居民來採購生活用品的主要市場。市集內人聲鼎沸,熱鬧無比。埃及市集以各式香料、乳酪、水果、乾果等日常生活食材為主,當然也有不少其他的商品。各種食貨、香料所交織而成的奇特味道,瀰漫在市場中。

我們最後一路漫無目的地閒逛,直到街上亮起了昏黃燈光,才拖著酸疼的雙腿回到旅館。本來還跟具利珍約了十一點看肚皮舞秀,但我已疲憊不堪,只好去敲具利珍房門,告訴她改天再看肚皮舞秀。現在床鋪對我來說,吸引力比火辣的肚皮舞孃還大的多。

4 則留言:

焦糖 提到...

嗯~我知道了,你們住的是青年旅館.
我是從土耳其(11)往回看的...
這位亞斯金先生好像有點浮燥,跟印象中的伊斯蘭子民不太一樣,我去過埃及,雖然埃及到處是荷槍軍警,可是老百姓感覺都滿溫和的~

阿鏗 提到...

to焦糖
浮躁我是覺得還好
可能因為和我談的比較多才會讓你有這種感覺
其他的人看起來也都很溫和阿
不過纏人的功夫是埃及人略勝一籌

焦糖 提到...

大市集和埃及市場和galata tower 和taksim都去了,很喜歡伊斯坦堡
雖然伊斯坦堡人比較市儈,我還被罵"stupid"(氣),不過,伊斯坦堡真的很美很棒

阿鏗 提到...

to焦糖
伊斯坦堡真的很棒
我也挺喜歡這個城市的
有一股特殊的味道和氣氛

不過你為什麼被罵笨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