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9日 星期三

喜馬拉雅的國度-尼泊爾(4)
分類:尼泊爾

前往奇旺(Chitwan)-體驗急速快感
清晨五點四十五分起床。六點十分小鬍子先生已在一樓等我。他幫我背著大背包帶著我走路到巴士站,我們約二十五分鐘後抵達。

冷清的馬路上停了幾輛舊巴士,許多人站在巴士旁頂著寒風、喝著小販賣的熱飲驅除寒意。確認了前往奇旺的巴士後,小鬍子先生把行李遞給了站在巴士車頂上的年輕小伙子,小伙子接了過去,用繩索把車頂上的所有行李綁著固定。我給了小鬍子先生小費,和他道別。

坐滿乘客的巴士在七點整出發,約二十分鐘後便出了市區。我身旁是一位尼泊爾老先生,他一直以好奇的眼光看著我笑。不會尼泊爾話的我嘗試以簡單英文跟他溝通,但他不懂英文,所以不管我說什麼他都只會笑著搖頭,只有在我說奇旺時他點了點頭。很好,至少我沒有上錯車。沒多久我便昏沈沈睡去。

因為頭撞上車窗而醒來,但從此後我再也沒有睡意。
我發現我們的舊巴士正以驚人的飛快速度奔馳在蜿蜒的山路上,一片片的綠色景物快速地後退。老舊的車身在飛馳震盪中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音,每一次轉彎都發出駭人的煞車聲。不算寬敞的山路上並不是只有我們一輛車,司機似乎要盡一切可能超越其他車輛。因此當前面有車時,他便猛按喇叭,然後加速超車。我發現在來車道的巴士也同樣以高速衝刺,絲毫沒有任何減速的意思。因山路狹窄,每一次的會車都有即將擦撞的恐怖感覺,這讓我神經緊繃,握緊雙拳,但屢屢都化險為夷安然度過。

我望了望窗外,心想該不會還沒到奇旺我便翻落山崖了吧?這樣的旅行結果也太戲劇化了一點。看看身旁的老頭,他還是望著我笑。我只能請老天保佑。
途中只在一處叫Lovely Panorama的小餐廳停留了三十分鐘,讓大家下車活動活動、上廁所、填飽肚子,以及收收驚,然後我們便繼續進行在蜿蜒山路上飆車的刺激遊戲。我想尼泊爾的巴士司機都蠻適合參加原野賽車。

後半段路程上最戲劇化的畫面是看到一輛車因撞到牛而翻倒在路旁的山溝上。巴士上的乘客都睜大眼望著這一切,但我們的司機並沒有因為這景象而體認到什麼。我只能繼續請老天保佑。

DSC00424感謝老天,我們幸運地在下午一點平安抵達奇旺。皇家奇旺國家公園(Royal Chitwan National Park)位於尼泊爾南部,接近印度邊境的台拉(Terai)地區。從前是尼泊爾皇室的狩獵區,如今則是亞洲最佳幾個觀賞野生動物的區域之一,叢林裡最著名的野生動物是犀牛和老虎。


乘客從國家公園外圍便開始陸續下車,我和一些還在巴士上旅客的目的地是終點站。我們才下了車就被旅館招攬顧客的人團團包圍,我拿出信封內的旅館資料,大聲喊著表示已訂好旅館。穿出人牆,一位年輕人走上前來,看了看我手上的資料,指著前方的吉普車要我上去等他。他則回到人群中繼續進行搶人的活動,幾分鐘後他空手而返。
「走吧。」他上了車告訴駕駛。
吉普車發出一陣低吼聲快速向前,我望著身後的一群人逐漸消失在漫天的黃沙中。驕陽炙熱,我只希望盡快到達旅館。

幾分鐘後便抵達Hotel Chitwan Park Cottage。這裡每個房間都是獨立的一層樓斜屋頂小屋,屋頂上還舖著乾黃的稻草。小屋呈L形圍著一個由涼亭在中心所形成的花園,感覺還算雅緻。隔著庭園與我房間相對的大屋子便是餐廳,年輕人要我把行李放好後便前往餐廳用餐。年輕人名叫瑞桑,二十四歲。他告訴我今天早上三個旅客離開之後,我是目前這裡唯一的客人。他的眼中透露出些許的無奈。

我點了一份雞腿飯後瑞桑便到廚房去請人準備。他出來後便坐在餐廳櫃台旁休息,他告訴我如果有任何需要就叫他一聲。我邊用餐邊望著餐廳上方的吊扇,對於這大餐廳裡只有我一個人在用餐的情況也略覺得無聊。用完餐後瑞桑說因為只有我一個客人,他傍晚可以帶我到處逛逛,我可以先回房去睡個午覺。我跟他約了四點半在中庭碰面。

回到房中洗把臉,打開吊扇,脫了上衣我便倒在床上。奇旺真是熱,熱得令人懶洋洋地提不起精神。我昏沈沈睡去。

四點半瑞桑來敲我房門,我睡過頭了。我在房裡大聲說抱歉,請他等我一分鐘。T-Shirt一穿,鞋子一套我便出門。門一開便可感受到屋外的熱度,我又回房去拿了帽子。
「很熱吧?」瑞桑笑著說。
「是啊,非常熱。」
我問他我們要去哪兒。他說帶我去河邊看美麗夕陽。

出了旅館後便是田野。我們走在田間的黃土路上,周圍所見是用茅草和泥磚搭蓋的簡易農舍、在門口追著雞玩耍的小孩、在路旁吃著青草的牛隻、人一接近就跑開的羊群,遠處原野上還有幾頭象。瑞桑一邊走一邊告訴我明後兩天的行程。不久我們便來到雷布提河(Rapti River)邊的餐廳,點了冰飲,我們便坐在遮陽棚下欣賞河岸風光。

sunset河對岸是廣大的深綠色叢林,幾個人在河邊戲水。一位年輕金髮女孩坐在河畔的獨木舟上,雙腳跨過小舟伸進河裡,靜靜地看著書。

隨著夕陽緩緩沉落,天空被這落日之火染成了一片美麗燦爛的橘紅。我走到河畔,河面上閃爍著橘色及金黃色的波光,周圍所有的人都抬起頭痴痴望著這令人著迷的景色。當火紅的太陽慢慢沈入河對岸的黑色叢林中時,天空顏色愈來愈深,逐漸由橘紅色轉為淡紫色。當夕陽隱沒在深暗叢林的那頭,穹蒼暗了下來,河對岸所有的一切都沒入一片深黑中。
我漫步回棚下,向瑞桑說了聲謝謝。就算這一路來奇旺只見這醉人的夕陽風光,我也覺得值得。

1 則留言:

Joe 提到...

令人有無限的想像..."只見這醉人的夕陽風光,我也覺得值得"...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