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30日 星期三

愛琴海上的天堂--希臘(6)
分類:歐洲、希臘

伊亞(Oia)小鎮
翌晨,享用了一頓豐盛的自助式早餐,我正準備離開餐廳時羅斯和蓋兒走了進來。
「嗨,大衛,早安。一切都還好嗎?」蓋兒一見我便拍拍我輕聲問。我覺得我和這對澳洲夫婦很投緣,尤其是蓋兒,她像一位非常照顧人的長輩。或許是因為我和她女兒年紀相若,又是獨自一人旅行。和她談話時,從她望著我的眼神中,我總是看到她對我的關心與疼愛。旅途上這些原本陌生國外友人的關心,總讓我感覺格外的溫暖。我留在餐廳和他們聊聊天。
「大衛,你預計幾月會到澳洲?」羅斯問我。
「我想應該是十月吧。」
「十月,嗯,那時澳洲的氣候應該算不錯。」
蓋兒寫下了位於澳洲墨爾本家裡的電話給我,告訴我一旦有機會前往墨爾本,一定要通知他們。除了艾迪絲之外,我又多了兩位日後旅途上可以拜訪的朋友。
這時中年女子進來,看到我們三人都在。
「你們決定住這兒還是要換回原來的旅館?」她問。
「大衛,留下來,千萬不要換。」羅斯告訴我。
「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

DSC01185結束了和羅斯他們夫婦倆愉快的談話,我騎上機車,前往今天的第一個目的地:著名的藝術小鎮伊亞(Oia)。我一路上哼哼唱唱,沿著公路而去,溫暖陽光宜人,涼爽微風輕撫。公路旁,紅褐色及黑色岩塊的山壁上有許多紫色小花,另一邊,原野上紅、黃、白色小花隨風搖曳,遠處則是一片淡藍海景。

伊亞(Oia)位於聖托里尼島北方,同樣是一個臨著山崖而建的小鎮。這些於在山崖上,過去由黃土蓋成的石洞屋,如今漆上各種色彩。小巷的這面是粉藍、粉黃和雪白相依,對過則是淺綠、淺紫、連接著赭黃。這些形狀、曲線圓滑的屋舍,飾以小巧的陽台、窗櫺、階梯,以及鮮豔的植物花卉,色彩呈現出多層次的豐富變化,將基克拉澤群島(The Cyclades)地中海式的建築美學發揮的淋漓盡致。我著迷地穿梭其中,宛如置身於夢幻童話世界。

DSC01183我來的早,曲折的巷內,除了令人驚豔的屋舍、幾位坐在屋前望著那片廣垠海洋的居民外,沒有人聲喧囂,一切是如此的寧靜美好。步下沿著山崖而建的階梯,景致真是迷人至極:眼前是一片延展至天邊,寧靜迷人的廣闊海洋,幾艘白色小船劃過其上,山崖邊層層疊疊精巧迷人的各色屋舍,嶙峋崖壁下,則是一片不斷拍擊著岩壁的蔚藍海洋。

我懷著極其愉快的心情在此逗留了約兩小時,準備離開時,各式藝品、精品店、藝廊、餐廳、咖啡館等才紛紛開始營業。我挑了幾間藝品店逛了逛,決定在還沒湧進大量觀光人潮前離開,好保有我對此處宛如世外桃源般脫俗寧靜的感覺。

DSC01207回到費拉城已近正午,我前往卡馬利(Kamari)海灘。這兒有一整片綿延數公里,佈滿黑色砂石的沙灘。海邊的大道旁,一支支撐開的遮陽傘,餐廳、酒吧、各式商店林立。選了一家餐廳,躲在遮陽傘下吃著午餐,享受音樂、海風以及沙灘上的美景。一整個下午我都以無比輕鬆的心情,騎著車在島上漫無目標的逛。傍晚我又回到費拉,在崖邊欣賞了夕陽美景。

天空開始披上深藍色薄紗,山崖邊亮起點點燈火。
晚餐後在費拉城熱鬧又能撩撥觀光客購物慾望的商店街上,我再度巧遇了羅斯和蓋兒。
「大衛,我很擔心的你未來。」羅斯一看到我便說。
「擔心我的未來?為什麼?」我一臉疑惑著問他。
「千萬別帶老婆來這兒。」他笑著說。
「我們今天什麼都沒做,從早到晚就是不斷地購物血拼。」他補充。一旁的蓋兒開心地挽著羅斯的手笑著,雙眼都瞇成一條線。
「哈哈哈,我瞭解。」我笑著回應。
我告訴羅斯和蓋兒我今天去了伊亞,並從相機上秀了些照片給他們看。
「很漂亮的地方,我們明天會租車過去瞧瞧。」
我告訴他們明天我便要回雅典,他們倆分別和我抱了抱。
「大衛,到墨爾本來一定要通知我們,我們希望再見到你。願你旅途一路順利。」蓋兒拉著我說。
我心懷感激,對離別也感到依依不捨。

打包好行李後,我再度上街。在聖托里尼的最後一夜,陪伴我的是啤酒、充斥著震耳樂聲和歡笑聲的熱鬧酒吧,還有酒吧內跳到桌上熱情地扭動身軀,令男性瘋狂拍手叫好的年輕火辣女孩們。
酒精似乎開始在體內發揮效用,微醺的我獨自踩著漆黑夜色回旅館。

沒有留言: